作品分站:
  • 新华书店:我们的岁月

    作者:王钧

    新华书店成立于1937年,即将迎来80岁生日。几十年来,新华书店售书无数,却没有一部正面表现新华书店人的文学作品问世。本书作者王钧在新华书店工作20多年,对新华书店有着深切的认知和深厚的感情,他潜心多年写就这部正面表现新...

  • 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

    作者:陈之骅

    俄国十月革命距今已整整95年了。这是世界历史上第一次由无产阶级及其政党领导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人类历史上一个划时代的事件。它揭开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崭新一页,把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由理论变为现实。本书由五部分构成,即革命前夕的...

  • 我的大爹

    作者:韩天航

    我大爹叫杨自胜,我叫他大爹那当然是以后的事。不过我叫他大爹叫惯了,所以在讲述他以前的事时也用大爹来称呼他。我母亲柳月的老家在西北黄土高坡的一个小镇上。小镇的周围都是一些光秃秃的山,只要一有点风,就会尘土飞扬,小镇便笼罩在...

  • 心慌慌

    作者:陈晴

    那天是我的生日,亚丽一定要约我出去吃饭,说是庆贺一下。39岁了,有什么好贺的,只嫌时间过得太快,再也追不回年轻的时光。“39岁怎么了?你没听说这是人生第二春嘛。”还第二春,连第一春时都没什么感觉的。被亚丽生拉硬拽,进了一...

  • 翁婿的战争

    作者:刘晓珍

    26岁的姐姐因担心成为剩女,迫不及待地嫁给了姐夫。大婚之际,父亲借故拒绝参加婚礼,一场翁婿战争拉开了序幕。父亲帮助姐夫转业到了工厂,却因拒绝姐夫那一声“爸”而使两人的矛盾激化。十几年后,当姐夫再叫第二声“爸”时,早已物是...

  • 我的婚变

    作者:柳溪

    北平,四个年代初。我挎着书包,从教育部街的女生宿舍走出来,神经还是那么紧张、麻木,昨日在西单六部口电车站一名日本少佐被枪杀,据目击者说,枪手是一个麻脸青年,于是从昨天下午起,一直到今天早晨,宪兵队在全城搜查,已经逮捕了好...

  • 我的理想

    作者:尉然

    马大个子一进村口,刘素兰就猜到他会来她家的小卖铺里买香烟。马大个子已经有四五天没来买过烟了。他该来了,刘素兰想。果然让刘素兰猜中了,马大个子将他那辆破自行车往村街上一扎,就朝刘素兰走过来。那时候刘素兰正倚着门框嗑瓜子,刘...

  • 我把女友嫁出去

    作者:敖超

    藏历年刚过,一股强劲的春风像爆米花似的,爆开了布达拉宫北面龙王潭公园古老的左旋柳含苞的柳芽。扎西正是在这个时候告诉我他被他女朋友甩了的消息。看见他沮丧的样子,我就像看见了未来我的样子。天气慢慢暖和了起来,我和卓玛在共享了...

  • 猿猴之城

    作者:楼楼

    如果在几年以前,你说句“一寸光阴一寸金”,像我父母一样在面前告诫我时间的珍贵,我可能会对你另眼相看。我的意思是说我会觉得你了不起,懂得一些人生的至理名言,或者拥有非凡阅历。回过头想想,我感到我那时的确幼稚得有些可笑。对于...

  • 我的“廊桥遗梦”

    作者:王泽群

    我的故事,是从那个初夏的清早开始的。我想不出更好的故事名字,所以,决定还是把那部经典的小说名字“抄袭”过来,用作我的故事的名字吧。但是,我的故事里,没有一星星点儿的抄袭。全是真的。全是我自己的故事。我叫素怡。没有姓。所以...

  • 人皮剪影

    作者:周独鹃

    两种身份一九四二年深秋。日本关东军占领下的省城,傅家店地区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大街上行人寥寥,枯黄的榆树叶在傅家店的街头上随风胡乱翻滚,曾经繁华热闹的荟芳里一带,许多店铺上着门板。即使有酒楼、茶肆开着门,也看不到有顾客出...

  • 人文山水珞珈

    作者:昌切

    武汉拥有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大学,并非始于一九一三年在武昌东厂口方言学堂校址、利用原有设施和教员设立的国立武昌高等师范学校;更非始于一八九三年由张之洞在武昌三佛阁大朝街口创办的自强学堂,而是始于一九二八年经国民政府大学院允准...

  • 心居

    作者:何流

    吴雨桐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老也老了,都到了退休的年龄了,却被一件事情骚扰得坐卧不宁,这事情就是那个令人头疼的职称!其实,他也有职称,15年前就有了,不过那是个中级职称,这职称的名目叫“三级编剧”。吴雨桐所在的紫溪县是中原...

  • 心殇

    作者:石杰

    天还没有亮,而且,离亮还早着呢。程副研究员又醒来了,在那个特定的时刻,仿佛有人在冥冥之中唤他一样准确。醒了,静静地躺着,睁着或闭着眼,然后一直挨到天亮。这两年他一直就这样。为什么呢?不知道。起先,他把这归因于身底下的那张...

  • 阴阳先生

    作者:周羡文

    狼洞沟镇裕民粮油贸易公司总经理柏清林在一次意外交通事故中死了。车祸发生后,抹着鬼脸儿的李半仙儿跟头把式地跑到了事故现场,就见司机赵伟德满脸是血打横死在了公路上。当他看见裕民粮油贸易公司的总经理柏清林时一下子惊呆了,他是板...

  • 心虹

    作者:寒郁

    王光斗一张马脸,大。带露这样评价说,一面镜子都盛不下它。带露是他现在养的小。王光斗就借着酒劲很孟浪地把带露压倒在身下,大眼泡子喷着火咧着大嘴错着满是烟渍的牙,说,哥哥可还有个地方更大,看你盛得盛不下。带露一路惊笑着又是打...

  • 人伦之剑

    作者:刘福定

    黄老爷子老来得子,认为是上天的恩赐,想给儿子取一个既长命又高贵的名字。那时候破四旧破迷信,与之相关的,大都消失或蛰伏于地下。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偷偷潜到算命先生家里,好话说了一箩筐,洗手多年的“半仙”才勉强答应。问完...

  • 让毛泽东流泪的“铁军”之失

    作者:蒋开华

    湘南。道县。潇水西岸。清澈的河水在冬日的阳光下波光粼粼,一群水鸟刚在岸边落下,即刻又惊叫着腾空而起,然后绕着江岸兜了一个大圈子向远方飞去了。鸟儿不敢落脚的地方有人。不是几个人,是灰麻麻的一片人影潜伏在岸边的草丛中。陈树湘...

  • 我爱你,昆明

    作者:刘宪坤

    正是夜班时间,我来到病房走廊尽头的厕所,戴上长长的浅红色橡胶手套,将四个隔间里面塑料筐中的塑料袋提出来。那里面有用过的卫生纸。我伸直双臂,头向后仰,轻轻系上塑料袋口。这个,不能用力,否则,一不小心,鼓胀的塑料袋便会冲出一...

  • 天算

    作者:李治邦

    在这里讲述的故事,隐蔽了人物的姓名,但发生地点和时间是真实的。2011年是中国收藏业最复杂的一年,出事最多,故事也最多。孙海阁的父母就在这年清明后遇难,他们在春天去云南的腾冲兑购缅甸玉,结果碰上一批上等的好货,于是两个人...

  • 远村

    作者:罗布次仁

    第一声枪响之后的数月里,只有普布一家人搬出了村子。村里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搬走的,更没有人知道他们搬到了哪里。从那以后,酱布家的房子一直空着,村里人谁也不敢进他的家门。其实,村民们都想进去看看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

  • 全军大比武

    作者:任燕军 陶克

    文革前夜,军界的暴风雨历史推出郭兴福我军六十年代开展的大比武运动,与郭兴福的名字是连在一起的。郭兴福是英雄吗?不,他是地地道道的凡胎俗骨。在那个讲究“根红苗正”的岁月,他更显得平凡,而且有些“历史污点”。1930年,郭兴...

  • 好教育成就好孩子:解密熊孩变学霸的45条法则

    作者:房超平

    《好教育成就好孩子:解密熊孩变学霸的45条法则》是一部全面系统、切实可行、有料有趣的教育力作,案例与解读密切结合、家庭与学校教育相得益彰、本土实践与西式思维有效融通。《好教育成就好孩子:解密熊孩变学霸的45条法则》每个篇...

  • 我爱美金

    作者:光盘

    刘荣霞的馄饨摊点摆在沱巴街口,顾客大都是街坊邻居,流动人少,生意不太好。刚从企业下岗那阵,她和老公马民权一起守这个馄饨摊,后来发现两人守一个摊子实在浪费,马民权便外出找活干。他没有任何特长,工作不固定,一年换十来个工作是...

  • 我不叫刘晓腊

    作者:王棵

    铺子里的几排货架、一面墙面,围合成三条甬道靠墙那条甬道最长,顶头是一扇门,门里是一间储藏室——这么说不完全对,刘晓娜跟方大亿也在里面睡觉现在刘晓娜坐在这长甬道的外端,那儿恰好是铺子的出入口刘晓娜坐在那儿,盯住甬道中间的那...

  • 我的草莽父亲

    作者:刘晓珍

    你问我和父亲的关系?嘿嘿,没啥好说的。我一生向往一个能在一起生活的、热乎乎的、可触摸的、能吊在脖子上撒娇的父亲——生活却偏偏赐给我一个影子父亲。我可以说是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单亲是这些年的时髦叫法,我的伪单亲家庭生活却是...

  • 心跳知道

    作者:吴克敬

    得到容易知道难。小时候生活在老家扶风,常听老辈说,“早知三天事,富贵一千年”。可见知道是多么重要。可是我们又能知道什么呢?别说三天,就是三秒后的事情,我们都没法预知。大洋彼岸的美国,一场激烈的NBA比赛,是哪两支球队不重...

  • 我爱手机

    作者:海诚

    夏日降临,季风和豪雨解放了被沙尘暴弄得灰头土脸的都市,蓝天下鳞次栉比的楼群、飞翔的鸽群、路边巨大的手机广告牌……都仿佛新从洗衣机里捞出来一样鲜亮可爱。当然叫人眼睛一亮的还有装扮入时的漂亮女人。这天下午,阿倩来到公寓附近的...

  • 我的宝贝儿

    作者:滕肖澜

    海老头是银行的保安,六十来岁,除了背有些弯,精神还不错。每天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是他的工作时间。他不怎么说话,见到脸熟的人,也就是点点头,笑一笑。遇到别人有麻烦,比如,卡被机器吃掉了,他就上前,指点他们该怎么做怎么做。偶...

  • 心草

    作者:朱宏梅

    早上七点,心草推开“好心情”玻璃门。领座。菜单。大麦茶。心草冰凉的手指一点一点转着滚烫的茶杯。这阴冷绵长的冬天真是吃不消。杯子是青釉的,古色古香,衬在中式条桌上,很好看。贵的不是面,是这种精细,哪儿哪儿都精细。很多人说吃...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