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拉钩兄弟

    作者:柳桂萍

    红色夏利出租车在夜雨中奔驰,雨点“刷刷”地毫不留情地甩在风挡玻璃上,雨刷“咔咔”地毫不客气地刮去雨水。司机李仪瞪圆两眼,注视着雨雾茫茫的街道,不时瞥一眼后视镜——后排座上,一对老夫少妇毫不顾忌地在逗趣儿调情;李仪早就看出...

  • 蓝山午后

    作者:马爱茹

    很久了,我都不太想独自面对蓝山的景致,尤其是某个心情不错的午后,那时的树木和花草随着阳光的恣肆照耀,正散发出清润爽朗的香气,前一晚凝结的露珠袅袅腾腾地漫开,似有似无地轻舞,一种迷幻感就袭了来……我微闭着双眼,那片树荫下的...

  • 浪迹东京

    作者:胥周文

    东京——高度现代化的都市。钢筋混凝土铺天盖地,找一抔黄土,比寻一块黄金还难。地下有火车,地上也有火车;火车居然在耸入云端的高楼大厦中穿行。高架公路,如同密布的蛛网,群蚁似的小汽车,畅行无阻。被欧洲人称为“工作狂”的日本人...

  • 垃圾时间

    作者:马步升

    再过200天,康裕如就到了退休期限,这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不管你想退不想退,都得退,国家政策是给大家制定的,不过,康裕如对这事向来看得很开,在他出任省农牧厅厅长那一天,他掐指一算,按他的年龄刚够一届任期,任满的那一天,也就...

  • 苦旅

    作者:严啸建

    苏珊手捏那封信,目光痴滞而步履缓慢地走向机场南北地铁通道。人生最痛苦的是生离死别,那是一种深深的失落——从镜头只看到五指在痉挛般地挤捏着那封信。虞添如:“……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异帮相逢总是有缘。我们都不是那种守旧的人,这...

  • 恐水的女人

    作者:李文方

    今天心情不好,做事有些恍惚。为了振奋一点,我在腰间佩上MP3,双耳戴上微型耳机,节奏强烈的音乐灌满了我的全身。反正时候还早,公司里的人们还没来上班,我就放肆地随着音乐节拍晃动身体,打开了廖总办公室。按照惯例,公司老总的办...

  • 苦杏仁味

    作者:杨少衡

    运输化学危险品的卡车跌落山涧,附近水库一旦被污染,市区将面临重大危险。这场事故不仅影响了他的仕途生涯,更牵连出官商的种种利益纠葛。关键时刻,是奋不顾身还是明哲保身?值得铭刻的不是最后的结果,而是当初的抉择。项亦成问:“是...

  • 老酒泡人参

    作者:叶明新

    进展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聂鸣今年正好四十岁。他认为性有时重要,有时不重要,完全看人处于什么时间段中。他说,赚钱的时候我就觉得性一点都不重要,可有可无——不过这是指赚钱的过程当中。赚到了钱,落袋为安了,陡然松弛的神经和...

  • 李约翰

    作者:霍艳

    这是李约翰来新西兰的第三十个年头,他打算提前关店庆祝一下。他在最后一个顾客进来之前,翻转了close的牌子。还有十米,那人就要走过来了,李约翰快了一步,把门上锁。他躲在角落,扒开窗帘一个小缝,看那人不甘心地敲了敲门,又向...

  • 蓝色卡车

    作者:西湖编辑

    昭昭曾经说,四处流浪讨生活并不是好日子。我记得他说这话的时候,嘴唇上的干燥死皮沾了口水,粘住了一支快烧到尽头的香烟,他习惯性地将手从嘴边向下移去,指缝被烫了一下。他轻轻地叫了一声,把烟头朝解放牌卡车外吐去,烟头在地上滚了...

  • 朗霞的西街

    作者:蒋韵

    “活泼地”西街是朗霞的家。她家住在西街一个叫“北砖道巷”的小巷子里。从那条小巷子里出来,一抬头,就看到了巍巍的鼓楼——那是这个小城里最醒目也是最壮阔的地标。鼓楼建于何年何月,朗霞不知道,也从来没想过这一类的问题。在朗霞的...

  • 来路不明的百万善款

    作者:彭霖山

    碧云峰上有座问心庵,每天翻山越岭前来烧香许愿朝拜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据传这庵有上百年的历史,庵内供奉的观音大士有求必应,十分灵验,故而香火旺盛,长久不衰。时至今日的庵主已是第六代衣钵传人,法号馨慧师太,虽说年过花甲之龄,...

  • 老高的菜

    作者:刘涛

    按理说,老高根本不具备自己种菜的条件。第一,他不是农民,从没干过农活,根本不明白菠菜为什么只能吃叶子,土豆为什么只能吃根茎;第二,老高没有地。老高住城市,家在一栋高层大楼上,客厅里铺的是花岗岩,卧室铺地板,阳台铺瓷砖,在...

  • 老警怂“长得坏”

    作者:李强

    张德怀,我们胡同里住的老警察,外号“长得坏”。脸上一条大大的伤疤,从左眼皮直到嘴角,那是在抓捕一个犯罪集团主犯时留下的纪念。就是这条伤疤,把他的脸给带歪了,怎么看怎么不像好人。再加上北京人说话吞字,张德怀仨字念快喽,就听...

  • 蓝莲花

    作者:安勇

    早晨八点,杜律师和小冯在天信大厦门前碰面,搭乘205路公交车赶往南山看守所。车上的乘客不多,车厢里流动着一股淡淡的水腥气,大概刚刚打扫过。两个人在司机后面的位置坐下来,透过前挡风玻璃,能看到站前大厦顶层圆形的旋转餐厅和雾...

  • 纸飞机信使

    作者:梁安早

    神奇的纸飞机,承载着小主人公的梦想和希望,它最终能否帮助小主人达成心愿?亲爱的小读者,快与我们一起乘上这艘神奇的纸飞机,一起在充满奇幻的童话王国里邀游吧!

  • 记忆编织

    作者:悲伤感应

    一场无人能够破解的密室杀人案,涉案相关的人员记忆全被篡改。天才织忆师凌哲的介入,不料牵扯出了一系列更加黑暗的事件,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结局,渐渐浮出水面……

  • 两个女人的哭声

    作者:山石

    沉鱼(陈瑜)走出市歌舞团大楼的时候,她的耳边还回响着团长丁笑天那句半真半假的话。丁笑天当时是在办公室里拍着沉鱼的肩头说那句话的。“你真是个守旧的女子呢。”说完这句话,市歌舞团团长丁笑天就冲沉鱼讥讽地笑了一下。沉鱼走出市歌...

  • 李梅的自传体小说

    作者:柳岸

    那天,我刚到编辑部,就看到办公桌上放着一本花花绿绿的杂志,封面上好像是一个女人的照片。这是美编小李订的服装杂志。现在的女孩,就是喜欢研究服饰,前天还跟我说,她特别喜欢的一个服装设计师,设计了一套田园风格的衣服,她很喜欢,...

  • 连环案元凶

    作者:狄保寿

    夜色已深,远江市金月剧场曲终人散,精彩的歌舞演出落下了帷幕。观众退场后,演员慢慢离开剧场回家。本市红得发紫的漂亮女演员林环在停车场找到自己的奔驰轿车后,就将车驶出了停车场。她全副心思沉浸在刚才自己演唱时满场欢声雷动的激动...

  • 凉拌面

    作者:张艳茹

    半夜,铃声大作,顾家诚被惊醒,顾不得披衣跑向客厅。电话是英子打来的。顾家诚忙问发生了什么事。英子哽咽地说着。好一阵,顾家诚才囫囵半片听出意思,英子和峰因为钱的事打了起来,这次她下了决心要离婚。第二天,顾家诚本打算上班后给...

  • 骊歌

    作者:弋铧

    李平贵是一清早就起的床。一清早的含义是天刚擦亮,日头还没见影儿呢,可满地里却是白花花的光。从窗棂边往院子里看,还有点灰蒙蒙的雾,黏黏糊糊的一丝湿气,隔壁人家屋里的公鸡还睡得熟,对门那条凶猛的大狼狗也还盹着,空气里散开来隔...

  • 李丽正在离开

    作者:手指

    李丽问老板,这本书多少钱?老板把书接过去,是一本《教师职业培训》,他看了看定价,对李丽说,八块。李丽说,太贵了吧?老板说,这原价三十块呢。李丽说,你这是二手书,封面都折成这样了。老板说,这书我不知道卖了多少本了,前几天还...

  • 连环骗局

    作者:李治邦

    说起骗来,新近一件事让人听了似乎是天方夜谭。在北方一座城市的西南角,有两家银行。某一天,在两家银行中间开张了第三家银行。这个地方原先是个小铺,因为经营不景气空闲了半年。银行开业后,就有人跑来储蓄。很简单,有开业的就有买卖...

  • 离天堂半步

    作者:高凤堂

    这个秋季阴雨连绵,南方的梅雨天气占据了陂县城的上空,也耗尽了朱云山的耐心。他有理由相信自己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心情随着气候的变化而变化。好在已是仲秋,空气不潮湿,也用不着烦躁时训斥隔壁的女秘书。这是朱云山的领地,方圆四十...

  • 连环

    作者:唐宋

    十岁那年,村里发生了一起强奸和杀人案。请注意,不是强奸杀人案,虽然案子的主角是同一对。当然主角可能还有第三个,一个戴绿帽子的男人,不过这只是我的推断。那年,我还经历了人生的第一场离别。这是后话,先说这个案子。强奸者和杀人...

  • 泪水的航道

    作者:曹明霞

    又到了星期五。每个星期五的下午四点,是徐福和陈冰艳约见的日子。今天,徐福特意早来了一会儿,他要休息一下。室内有点冷。这是一片商品房的住宅小区,室内供暖,始终比不了那些公家的宿舍——不但暖气足,还常常超期供应。徐福的一个朋...

  • 老乡

    作者:俞胜

    姚小帅的运气是从他35岁这年好起来的。之前他的日子不但过得捉襟见肘,而且有些凄惶:来京城工作七八年了,住的房子还是老婆单位提供的一间宿舍,刚开始那两年,宿舍还显得宽敞些,前年儿子姚郑又迫不及待地来到人间,一家三口挤在一起...

  • 冷血之物

    作者:陈再见

    一想起来,都有些后怕。戴清弢几乎是逃着离开的,街上飘着绒毛一样的细雨,冷得有些打战,他刻意控制好脚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一个有事的人,但还是感觉街上人都在看他,像是他头上戴着一顶奇怪的帽子,像是他脸上沾上了什么东西。那...

  • 历史迷雾中的廖仲恺案

    作者:曾庆榴

    1925年8月20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国民政府委员、军事委员会委员、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恺,被刺杀于国民党中央党部门外。此为中华民国史上一宗扑朔迷离、在一定程度影响并改变了历史走向的突发事件。此案过去80多年矣,而...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