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玩火

    作者:高占祥

    陈艳是个典型的白领丽人,从北京一所名牌大学的新闻系毕业后,被分配到E省省城锦辉市一家电视台当记者。由于她面孔漂亮,身段惹火,口齿伶俐,没多久,便跳槽当了电视台生活栏目主持人,收入也达到一个理想的高度。两年后,春风得意,有...

  • 蛙声一片

    作者:邱晓鸣

    天刚麻麻亮,树上的鸟儿就叽叽喳喳地吵开了。鸡从竹笼子上跳下来,三五成群,叽叽咕咕,在院地里闹得欢实。早起的妇人在河沿上捶衣裳,声响传至对岸,叠成一串啪哒啪哒的回音。村街渐渐活泛蓬勃。晨光在湿漉漉的雾气里越来越亮,夏日的乡...

  • 外星人光临黑龙江采集人类种子

    作者:张茜荑

    当我动笔的时候,首先顿虎的是这篇东西将会引出什么样的后果。94年的不齿上夏季格外炎热,不单单是在中国,而是全世界大部分地区的气温都是居高不下。7月初的天,《黑龙江经济报》的周冠增打电话,问我:“你听说了吗?黑龙江某林场出...

  • 守护

    作者:郑局廷

    为了镇上的文化广场,文化站长“不择手段”地与官商斗争,他守护的是自己的职业道德,也是小镇居民的精神家园。周宏明做梦也没想到,在奔知天命之年,会面临下岗的危机。本来,担任一个小小的文化站长,值不得个什么。在镇里,文化站是七...

  • 死亡黑名单

    作者:周祥先

    2001年4月8日傍晚,市刑警大队队长赵勇刚坐到饭桌前端起饭碗,手机便响了。是局长打给他的,叫他立即赶到阳明宾馆,说阳明宾馆的老板郑阳明被人杀死了。赵勇无奈地对老婆、孩子做了个苦脸,放下饭碗便冲出家门。

  • 一步一惊心

    作者:杜超

    “老夫虽已被那狗昏君贬为庶民,但老夫当朝为相二十年,大小官员皆是老夫一手提拔,大多仍在暗中与老夫来往,皇宫禁卫六大统领也都是老夫的心腹,老夫去职后,狗昏君也免去了皇甫飞雄禁卫正统领之职,同时调海瑞老贼的贴身卫士苏人杰上任...

  • 遗失的美好

    作者:镕畅

    整个车厢失去平衡地朝前涌,又向后倒置,一位男乘客的声音失常的尖利,他的脚面被一位女乘客的高跟鞋快要戳穿了,他咆哮着,说那儿肯定会肿起来,三天也消不了。顺着他的声音有人发现,男乘客说得一点也不夸张,紧挨他站的那位女士鞋跟的...

  • 理由

    作者:雨桦

    艾文真正认识人生、经历人生是从经历男人开始的。确切地说是在她二十八岁这年的春天。一个很普通的男人改变了她人生的轨迹。这个男人叫余成业。艾文是在遇上余成业之后开始跟她丈夫许建国吵架的。如果没有余成业的出现,艾文宁愿相信她跟...

  • 涂满油漆的村庄

    作者:李约热

    我是韦虎的弟弟,我愿意当他的弟弟。在我们村,最高的山是加广山,然后依次是加脉山、加料山、加饭山、加权山。我们要在这五个山顶上,砍掉五棵大树,之后在将倒未倒的树下,安排一个人在树下守望。加权山是我弟,加饭山是我哥,加料山是...

  • 挖坑

    作者:林权宏

    这个故事之所以叫挖坑,是因为它始于一次挖坑。当然,挖坑是农村人的说法,准确地说应该叫挖地基,盖房盖楼的前期工作。不管盖房还是盖楼,首先就得挖坑,这是起码的常识,谈不上多稀罕。包括这次挖坑,尽管算是村委会的官方行为,因为并...

  • 玩笑

    作者:郊庙

    一个周日上午,我的大学同学李辉上门拜访。我的妻子带着我们的女儿昨天去乡下她娘家过周末了,恰好我一个人在家。弟妹呢?溜溜呢?李辉一进门就大呼小叫。回乡下了,老李,中午我们到楼下的湘味馆好好喝几杯。我说。我和李辉同在省城一所...

  • 外科医生

    作者:徐岩

    张琴是很偶然的一个机会认识医大三院的外科医生李清河的。像她这么一个漂亮女人,又是搞舞蹈和唱歌的艺术家,怎么能去结识一个面孔冰冷、缺少热情和温暖的外科医生呢?李清河个子高挑,面皮白净,说不上眉清目秀,却也有些气质。这是两个...

  • 神针侠胆

    作者:冯光

    清朝末年,上海提篮桥有一幢三楼三底的小楼掩映在梧桐树的浓阴之中,这便是有名的李荃康诊所。诊所的主人李荃康给人看病与众不同,无论什么疑难病症,他仅凭一根金针,针到病除,常从死神手里把病人性命夺回,所以人称“神针李”。然而,...

  • 收税记

    作者:欧阳伟庆

    那天真的很闷热,整个车箱里散发着浓浓的脚臭味和汗臭味。我被那气味熏得晕车。我跟我哥说,我要呕。我哥让我坚持,他说,你再忍忍,快到了,下了车透透气就好了。我说我真的不行,那汽油味我闻不得,还有那刹车时我心就要从心窝子里蹦出...

  • 童年

    作者:华杉

    八岁那年,张婷随父母工作的调动,从乡下迁到了一个叫乌林的古老的小县城里。当时机关宿舍大院就在城东近郊的一个老式大院里。那一带有一个古怪的名字,叫观音墩,因为离我们大院门不远的小河有一株奇大的近五百年的老朴树。大院在一个宁...

  • 图兰.朵之呼麦

    作者:郭雪波

    老歌手想将自己的呼麦歌唱艺术传给儿子,儿子拒绝。老歌手绝望之际,一个蒙古族少女走近了呼麦,学习了呼麦,最终成就了呼麦。这是一篇充满蒙古族风情,生活气息浓郁、富于艺术魅力的小说,值得一读。上世纪90年代,美国人莱顿从“图瓦...

  • 砣村已经远去的圣人们

    作者:白天光

    杨百钟已经老了,他拿着宰猪刀的手已经发抖了。在砣村杀猪宰羊的都算手艺人。砣村管这些手艺人不直呼其名,只叫他们百年来传下来的绰号,按说杀猪宰羊应该叫屠夫,而砣村却叫他们寒手,这也是有来历的。当年屯村出了一个举人,这个举人叫...

  • 外地人

    作者:刘晓珍

    糟糕,毛衣又长毛了。金叶的头伸进床底下,外面仅露着撅得老高的屁股,翻看着发霉的领子镶着同色皮子的白毛衣。这件衣服她很喜欢,几乎就是出门的行头,现在却布满了灰绿色的霉点。金叶把身子尽量放平些,使劲再往里爬爬,尽力屏住呼吸,...

  • 作者:陈家桥

    刘自坤和我父亲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又同分到一所大学教书,他们之间的交情理应是深厚的,不过我从父亲那儿听来的印象中,他对这位老刘同志始终是有成见的。至于为何,父亲也讲不明白。当然,老刘先生我自小就认识,本来对他不曾注意,父亲...

  • 晚不安

    作者:徐衎

    他们从没想过,在年过半百的时候,他们之间会有一场“辩日”——“你先下来,地上凉快。”“你先送点水上来,我渴了。”“我让你下来喝水啊,谁叫你挨着太阳那么近。”“和太阳没关系,早上吃的蒜薹炒肉太咸啦。”“和蒜薹炒肉没关系,你...

  • 木水流

    作者:李正洪

    我知道上述都是我当年的英勇壮举,但我就是无法记起来这个“德贵”到底是谁。世上事,蹉跎消磨得多,可能我们在某些人的记忆里不死地活着,而我们却将对方无情地忘了。我绞尽了脑汁,终于还是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但他脸上表现出来的亲昵...

  • 守墓人痴恋亡女

    作者:张铁成

    残阳西下,暮霭沉沉。一阵疾风掠过,那稀疏的树林里发出飒飒的声响,宿鸟惊飞,寒鸦聒噪,这本来就已显得凄凉的坟地,又凭添了几分萧索,几分阴森。说起尹家这块坟地,大概已有几百年了,原来只不过是块乱葬岗子。坟地里荒草萋萋,白骨粼...

  • 图书馆

    作者:刘从

    与我隔桌对坐的是个巫女。这个自称为巫女的人深得我的信任,所以我才相信了她说过的所有话,即使这次见面是在距离上次她毫无征兆地消失十多年之后。所以,在这样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下午,我和她这位自称巫女的旧识对坐在图书馆的阅读...

  • 土地

    作者:向本贵

    李家坪乡方圆百里,都知道李家坪村有个鼓眼崽。因为他的名气大,人们竟忘了他姓什么,叫什么名,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都叫他鼓眼崽。鼓眼崽这个名字的由来,全是因为他的眼睛鼓。他的眼睛鼓得有些特别,眼珠子像两个羊卵子,凸在眼坑的...

  • 夜雨寄北

    作者:闫文盛

    事实和预料中的差不离儿,南方的气候溽热多变,整个夏季足足有三分之一的天气在下雨。雨水一来,林小山就没法子出门,整天呆在工地上,像一只候鸟似的。他挨着工棚去串门,不到两周,工人师傅们就都认识他了,总是在他前脚离开,后面便有...

  • 年伯鸥先生外传

    作者:阿正

    我和友人上了车。年伯鸥突然变了业余警察,在我车前做出许多“卖萌”的动作,指挥起交通来。引起许多路人的瞩目,他却毫不愧怍。柯女士看着他慈爱地笑。那之后我心里留下了一分酸溜溜,还有一分对年伯鸥又嫉妒又羡慕的担心。我感觉我这“...

  • 投降

    作者:陈占敏

    李欣当上了正局长以后,子宫里的瘤子就长大了。她当副局长的时候,割过一回子宫里的瘤子。那时候主刀的刁大夫拍着她的肚子不客气地说:“还得长。”她那时候真的有点生气了。她不埋怨刁大夫给她留下了长瘤子的根,她知道那不是大夫自己说...

  • 痛症

    作者:陈陈相因

    玉笙打电话的时候,我在相馆二楼给相片做档案。楼下,彩色打印机在工作。声音就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猛兽,像要逃离整日辛苦的挣扎。那是我们心照不宣的秘密。我拽了件衣服,打算往顾玉笙家赶。穿好衣服,扫了眼镜子,发觉我长得越来越像她...

  • 头顶一片天

    作者:王可心

    杨八四十二,他媳妇马淑花四十,儿子杨乐宝十七岁,一家三口。杨八住在西山运河里的东北角,越过火车道往山上走200米,拐过一个垃圾点就到了。这里杂乱又肮脏,走入胡同,路的两侧是臭水沟,街道干部曾经多次组织清理,但成效甚微,除...

  • 陀螺的舞蹈

    作者:安然

    “一个只会哭的女人让人由怜生厌,一个不会哭的女人则让人由恶生怖。婚姻就像一个黑洞,一旦跌入就绝无逃逸的可能。”这篇出自文学新人的爱情小说真实得让人心颤,残酷得让人心碎。读后,你不得不直面我们所熟悉的生活中大多数人的婚姻现...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