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重明卫:大明机密

    作者:雷君

    以大明王朝为背景的传奇故事,以10年前离奇的梃击案为发端,牵扯出被称作中国“X战警”的重明卫组织,而这个传说中的“第十三卫”专司捉拿号称暴烈嗜血的异能者“畸众”,三个少年或因理想、或因身份、或因好奇各自深陷其中,应对接连...

  • 急急如律令

    作者:九包子

    故事从我在算命瞎子那里拿了五十块钱说起,到了半夜,我身后竟然多了个女人的声音······

  • 成都爱情故事

    作者:刘采采

    《成都爱情故事》讲述了以夏青为首的几个年轻人漂在成都创业奋斗的青春故事,故事时间跨度17年,来自外地的夏青、时序、李华玲等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最终扎根在了成都,建立起了自己的服装王国,获得了事业、友情和爱情的成功。

  • 民国诡案录

    作者:张佳竹

    一个二十年前从树上“长出”的孩子,二十年后长大成人,为赴神秘巡城马之约,带着一封空白的信成为又一名巡城马,踏上了追寻真相的道路。文修书,就是这个树上长出来的孩子。巡城马代写家书,往来南北,足迹遍布各地,遇见的人多了自然难...

  • 爷的那辈人

    作者:老明

    故事概要 这是发生在民国初期一个农村家族内部争斗的故事。 在一个远离喧嚣城市的宁静的小山庄里,住着一群杨姓的族人,他们戴着祖先的光环,享受着祖先留下的土地生养繁衍后代。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自然,那么有序。可是有一天,...

  • 怀疑三部曲

    作者:王小波

    这本书里包括了我近年来写的三部长篇小说。我写长篇小说是很不适合的,主要的原因在于记忆力方面的缺陷。我相信如果不能把已写出的每一根线索都记在心里,就不能写出好的结构,如果不能把写出的每一句话记在心里,就不能写出好的风格,对...

  • 龟院儿

    作者:春雨

    小说《龟院儿》共五十余万字。龟院儿,是一个典型的北京大杂院,也是一个反映市井生活、描摹人生百态、展现人性善恶的大舞台。故事叙述解放初期到改革开放前夜这一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北京南城的四合院里,一群升斗小民的悲欢离合、喜怒哀...

  • 唐人秘传故事

    作者:王小波

    我住在立新街甲一号的破楼里。庚子年间,有一帮洋主子在此据守,招来了成千上万的义和团大叔,把它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搬来红衣炮、黑衣炮、大将军、过江龙、三眼铳、榆木喷、大抬杆儿、满天星、一声雷、一窝蜂、麻雷子、二踢脚、老头冒...

  • 发廊情话

    作者:王安忆

    《发廊情话》一书收录14个短篇:《小新娘》、《波罗的海轶事》、《云低处》、《角落》、《世家》、《乘公共汽车旅行》、《发廊情话》、《姊妹行》、《羊》、《乒乓房》、《一家之主》、《稻香楼》、《51/52次列车》、《临淮关》等...

  • 兽医董小曼(中篇小说)

    作者:刘国强

    董小曼一直在两个男人间徘徊。有时候,跟他们都近,也都远。有时候,又跟他们不远不近的。想到他们的差,两个都想丢。想到他们的好,又都想要。可是,两个都丢了,她舍不得。两个都要,也是不可能的。董小曼一咬牙:选一个算啦,爱咋地咋...

  • 像群星存在那样存在

    作者:鬼金

    “呼……吸……呼……吸……深呼吸……”这是银子每次遇到什么事情自我调节的方法,来自曾经练习过的调息。银子会感到整个身体变得舒展开来从身体内部向外充满了力量和那种强烈的存在感,调节过呼吸以后,她慢慢睁开眼睛,眼皮是僵的,像...

  • 想像一个歌手

    作者:蒋韵

    元宵节刚过,正月十六,我们就来到了这个叫柳林的地方。我们来这里是为了看红火,这里的红火,有个名称,叫“盘予会”,“盘子会”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来这里,原以为能看到伞头秧歌,结果,十里不同俗,这里是不唱伞头秧歌的,看伞头秧...

  • 叶脉

    作者:洪忠佩

    事情真的有点玄,午觉醒来,爷爷说他做了个梦,梦见柄应掉在珠江里爬不上岸,他得去救。话还没落音,爷爷头一歪,就一觉睡了去。婺源离广州那么远,迢迢千里,专人去报讣不现实,就花一块银元托贩运木头的水客捎信。谁知,水客不高兴了,...

  • 树树皆秋色

    作者:方方

    女大学教授华蓉早已习惯了单身生活。有一天,当一个名曰王老五的男人从电话闯入她的生活时,她不由得被对方感染并渐渐有了某种疑惑和期待。后她因自己的博士生发表一篇抄袭论文,牵累到自身并几乎弄得身败名裂时,王老五却拔刀相助,对此...

  • 象牙塔

    作者:詹政伟

    接到那个电话时,陈佳斌惊呆了,他压根儿没有想到他会听到妈的哭声妈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地说,佳斌啊,妈不想活了,真的不想活了……陈佳斌心烦意乱地说,妈,你不要哭,你和我说说,到底出什么事了?你爸丢下我,跟那个狐狸精走了!我找...

  • 向太阳

    作者:王明明

    初秋的傍晚,于晖坐在出租房狭小的客厅里,暖阳温和地抚摸着他的肩头,那感觉就像是家。他衔着半截烟,随着嘴里吐出的蓝色烟圈一卷,七年就这么过去了。他心里凉丝丝的,悲伤变成了一匹脱缰的野马,开始在时间的荒原上疾驰,没有留下任何...

  • 双蕖影

    作者:张春莹

    乡下康家大院在三和镇东南朝向的一条人稀清寂的巷弄里,一扇两开的木门,端重大方,涂朱色漆,两只锃亮的黄铜铃耳,没有门神,康家大门不贴门神。从巷弄里出去,是条宽些的街,沿街三两店铺,行人不多,只有逢上清明、端午、重阳几节和春...

  • 兽医罗布

    作者:次仁罗布

    “我们是兽医罗布的老婆!”我望着眼前这两个女人,两个为兽医罗布生过小孩的女人,封闭的记忆开始苏醒过来。从现在倒数过去,大概有十六个年头了吧。“日子像风一样刮得轻盈!”我不自禁地这样感叹。兽医罗布和他的两个女人、遥远的县城...

  • 想做一个好男人

    作者:孙建成

    这天下午,天下起了雨。江南五月的雨绵绵不绝,从应氏集团公司大楼里看出去,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绿雾之中。傍晚时分,雨不但不见要停的样子,反而越下越大,瓢泼似的雨点打在办公室窗玻璃上,形成了厚厚的水幕,将里外隔成了两个世界。董...

  • 一百块大洋

    作者:邓宏顺

    这显然是一个好看的故事。一段不为人知的大湘西剿匪轶事,充满了悬念和机巧。一对情同手足的兄弟,一个是杀人如麻的土匪,一个是宅心仁厚的良民,他们在命运的两难选择上,是大义灭亲,还是狼狈为奸,从而将兄弟生死情演绎到令人扼腕和动...

  • 素心兰

    作者:张子雨

    腊梅先是在枝条上打苞,后来就一点点地绽开了,花瓣像蜡浸染出来的,没有一片叶衬着。夏冰把被寒风吹掉在地上的花瓣放在腊梅根部。下雪了,腊梅花就托着那些雪花,层层叠叠的。有几瓣从雪的被窝里探出了头,夏冰就笑。知道它们俏皮呢。腊...

  • 香吾山

    作者:陈敬黎

    丁哈巴今日娶堂客。前日他牵着瞎娘上郎也纯的家门,结结巴巴地请他的老板郎也纯一家人喝喜酒,给他长脸。已经是阳春三月了,天气开始燥了起来。郎也纯抬头看了一眼快爬到天顶上的日头,放下手上的石雕凿,边交代石雕师傅们早一点收工,边...

  • 双眼皮

    作者:薛舒

    开学第一天,冯煦就发现林素那双东方女人特有的丹凤吊梢眼,竟变成了双眼皮大眼睛,他带着略微夸张的表情惊叹道,咦!一个假期不见,变成大美女啦!林素怔了怔,冷冷一笑,什么意思?林素的神经正处于高度敏感期,说话有些冲,因为这个假...

  • 夜奔

    作者:卫鸦

    那确实是不短的一段路程,从百门前到大芬,中间隔着一个狭长的木棉湾村。我每天要从中穿梭两次,到大芬去给一家画行老板画行画,或步行或奔跑。步行至少也得半个小时以上。到了台风季节,风大雨大,我便只能跑,把两只鞋子脱下来提在手里...

  • 香树街104号

    作者:宗利华

    胖嫂站在火锅店门口,正拿悲天悯人的目光,扫描着香树街上的行人,忽然一扭头,关注起小满的肚子。小满一袭宽松的亚麻色外衣,站在对面的梧桐树下,抬起头,隔着树冠眯了眼睛看天。可疑之处在于她的那两只手,好像忍不住就要摸一下小肚子...

  • 谁不想人五人六

    作者:韦陇

    缘起蔡小兰,在见到周生之前,我得认真地忆一忆这个女人因为周生在电话中说,张继,晚上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我们是老同学,很久没聚了,顺便呢你也跟我说说蔡小兰……嗨,有什么就说什么吧,不用有什么隐瞒了我问,我和蔡小兰有什么值得...

  • 响马传

    作者:叶广芩

    京剧《响马传》改编于传统剧目《贾家楼》,说的是情末绿林的故事。——作者笔记。公共汽车一路颠簸,沿着山道大喘气爬行,沉重缓慢,随时有停顿的可能。头顶是阴霾的天,灰暗厚重,脚下是翻卷的云,同样的灰暗厚重。偶尔的,灰暗厚重里冒...

  • 向往一个美丽地方

    作者:王宗坤

    张小齐的生活是从一个雨天发生改变的。张小齐喜欢雨天,这与情调没有关系。虽说张小齐对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还算满意,但离“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的那种小资情调还相差甚远,说到底他喜欢雨天无怪乎是收入...

  • 书生长剑

    作者:程虎

    公元一八九四年,清光绪二十年的金秋,海岛城市厦门的气候十分炎热。这天,正是农历七月十五日,是佛教“盂兰盆会”,各寺院诵经拜忏,众多虔诚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地来到天界寺进香。虽比不上五老山下的南普陀寺热闹,但那些进香的佛门...

  • 树德桥

    作者:叶广芩

    1971年深秋。他是傍晚被带进来的,进来的时候胳膊底下夹着个包,后背缝着大块白布,布上有“牛树德”三个字,打着红叉,看来是他所在那个地方对敌斗争的风俗和披挂。叫牛树德的人被安排在医务室的隔壁,跟我隔了一道稀疏的板子。我从...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