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喀什噶尔

    作者:王刚

    这是一部自传气息浓郁的小说,王刚身上似乎并未完全褪去青春期的某种热情,他在小说中借由17岁的“我”,倾诉新疆的一切,阳光明媚、空气清新的喀什噶尔、阿克苏、库尔勒、沙雅等等地方宛如新生的画面在读者眼前重现,南疆的小镇就像是...

  • 酉水往事

    作者:彭承忠

    一隅小山村,一个大社会。六十年前,一个小女孩冒着风雪上山寻父,巧遇三岁孤女幺小姐。从此,两人的命运与这个小山村连在一起。半个多世纪,纵然是平头百姓,亦在风雨中起伏,悲欢离合。青年人追求更加舒适快捷的现代化生活节奏,前往城...

  • 故土乡情

    作者:西出阳关

    我从小在山村长大,五岁就跟着姐姐放牛,六岁开始跟着村子里的大孩子放羊,七岁开始读书。我大学毕业之后,又回到了那个村子,因为故土难离,我决心让自己的家乡变成一个乐土! 

  • 拉太阳

    作者:李学辉

    南瓜秧在用完最后的精力后,哀怨地盯了一眼南瓜,缩成了绳。王老贵挪挪南瓜,掐脐带般掐断南瓜秧,田埂上的二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南瓜集合在一起,围罩着大磨盘南瓜,享受着王老贵搓抚的待遇。刚脱了秧的南瓜不能直接存贮,需要经受太阳和夜...

  • 陪夜的女人

    作者:朱山坡

    天一亮,女人就收拾东西走了。但凤庄都忙于为老人办理后事,开始没有谁留意她的离去,直到有人突然说起,方学明的父亲癌症到了晚期,挨不了多久,开始哭苦喊痛,喋喋不休地叨唠先他而去的老婆,看样子也需要陪夜的女人,她们才想到女人。...

  • 挪坟

    作者:青梅

    一切顺利,郭家的坟挪完了,郭主任和可好先生的女人们请了善人一起到新坟来烧火烛摆香桌,供酒是两瓶青花瓷的景芝。善人是香香的娘,她用公鸡冠子上的血下了符咒,口中念念有词,念完后顺手把公鸡撒开了手,让它往田野跑去,这只鸡是要放...

  • 前面是梨树,后面是芭蕉

    作者:须一瓜

    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从山上往下看,整个村庄在绿柳浓阴、水光潋滟、秋蝉声声的围绕之中。入秋的村子,像一幅笔画纯熟的老画,有心的人发现,桥头石狮底下、宗祠屋檐下、老槐树干上,还有晒谷坪、农资站、小卖部,这一路过去,都还能...

  • 蝌蚪湾

    作者:徐少林

    为改善生活,舅到湾中去给我钓鱼,如今他使的钓鱼工具现代化了:钓鱼竿是一节节用红绿玻璃丝缠的竹竿;钓鱼绳是化纤线;浮儿是一头红的羽翎儿;钓鱼钩是倒滑刺的钢钩。钓上来的鱼再不是白鲢,而是二斤多的大鲤鱼。晚上姥姥又祭湾了,烧一...

  • 菩萨保寻妻记(短篇小说)

    作者:扎西才让

    不知何时,雪花变大变多了,在风中劲飞。山上、树上、路上,都铺满了雪,整个世界都处在灰白色的寒冷中。疾风将雪花也吹打在白塔上,只一会工夫,各层塔体上,就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或许再过一会,那白塔就会被雪掩盖,只能看清大概的模样...

  • 蒲草人物

    作者:冯伟

    蒲草的村口又聚集了一些想出去卖血的男人,他们一个个瘦骨嶙峋,衣衫褴褛,稀稀拉拉地向村外走去。他们刚来到水库旁,大舅坐着一辆马车来到了水库的大坝上,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气喘吁吁,有气无力地说:“你们不能去了,你们卖血染上了病...

  • 茄庄的愤怒

    作者:赵文辉

    赵老四落了个走路不利索,嘴还跑风。到这种地步,茄庄人就没法再恨他了,又开始跟他说话了。赵老四又成了以前的赵老四,脸皮比城墙还厚,见人就跟人家要烟,人家手里刚割的肉,他也敢张口让人家给他。吓得茄庄人见了他就绕弯,躲他。文玉...

  • 苦涩的西瓜

    作者:遥远

    当刘民领着十几个男人和四台拖拉机到牛爸田里来摘瓜的时候,牛爸把牛儿锁进房间自己则躺到床上。牛爸听到拖拉机的笃笃声由远而近。牛爸听到牛儿在隔壁房间里朝外大喊刘民我操你祖宗。作为父亲,牛爸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做。暑天正午的太阳像...

  • 前面就是麦季

    作者:李骏虎

    太阳把红芳的脸上晒出了紫色的斑,那个时候她已经三十四五岁,身上少女的影子荡然无存,体态和神情都从少妇向着中年妇女发展。南无村小她一轮的新媳妇们抱着孩子开始在巷口闲聊后,红芳不再熬喝了十多年的治疗不孕的中药。那个时候她每天...

  • 燃烧的月亮

    作者:王松

    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摩达头目在那个早晨跳下悬崖之后,为什么过了那样久才传来一声枪响?我曾经问过很多人,也有过很多种猜测,但没有人能做出合理的解释。这恐怕要成为一个永远的谜了。还有一件更令人奇怪的事。几年以后,摩达头...

  • 抠号

    作者:方明贵

    一球落日,不舍离开白天舞台,但它越来越黯淡,渐渐的,被山尖吞没,终于让位给了晚上。晚上有月亮。比起往常,距十点还差一大截,我就守水边,盯看水面。十点了,小纸船没来。心想,再等等看,兴许会来的。很快到了十点半,按照规律,这...

  • 哭丧的女人

    作者:少一

    红白喜事,历来是乡土中国人生旅程中两大重要礼仪。丧事中的繁文缛节,与婚嫁喜事一样具有古老深厚的民俗传统。哭丧女九英婶的哭声送走了神仙湾的很多人。然而,这位职业的哭丧人却无法正大光明地送她的老伴,甚至搭上了自己的性命。为什...

  • 去宋镇

    作者:柏祥伟

    我爹招呼村里人帮着把李长明送进县城里的医院里。做了CT观察,在左腿的骨头里加了钢板,绑上了石膏绷带。李长明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每天注射止疼和消炎的针药。我爹去看过几次。想等李长明出院以后再多给他一些钱。我爹最近这次去看...

  • 人面桃花

    作者:郭刚

    头七的最后一天,父亲终于把三叔领了回来。坟上母亲在烧纸钱,见到三叔来瞪了他一眼后就哭得更厉害了。三叔一直跟在父亲的身后,现在突然快步几步超过了父亲,一下就跪在大爷的坟前呜呜地跟着哭了起来。没人拉他,阳光打在他的身上光斑起...

  • 秋天来了(短篇小说)

    作者:左右军

    解头发的时候,我闻到了她身上有一种我从来没有闻过的香味,还看到她的手指上戴着好几个戒指,有黄色的,也有白色的,中间都有玻璃一样的各色珠子,亮闪闪的。我晓得那东西叫宝石。村里英婶就有一个,拿给我娘看过,但不舍得戴。她说是她...

  • 梦中行走

    作者:那仁苏拉(蒙古族)

    却吉玉措的眼睛呈现出一种迷离而柔美的状态,像杏仁一般的眼眸,那么真挚而朴实,偷偷微笑的嘴唇恰似一钩新月。我的心加紧跳动起来,双腿不禁稍微往后挪动了一点,而她,却靠我更紧了,并且很自然地将满是发辫的头颅深埋在我的胸前,似乎...

  • 鹿扎顶的女人与我们的初婚

    作者:何申

    后半夜,一切都静了下来,我又回到鹿嫂家的西屋,把门插得严严的。可是没有用,鹿哥略一用力,就把门端了下来,然后说去山上看看防备林子着火,你们好生歇着吧。后来,我就听见东屋的鹿嫂下地找水喝,我又听见前院小香叫狗别咬别咬。我不...

  • 羌塘不落的太阳

    作者:张荞

    在尼玛县的几天,我和妈妈也互通过几次信息,但并没有告诉她,我生病了。我只希望她知道,我喜欢的地方有多美,我喜爱的女孩有多可爱。可惜妈妈身体不好,不然我多希望她能够亲眼看到我热爱的藏北羌塘,亲眼看到那些骄傲的藏野驴,那些优...

  • 纰漏

    作者:苏北

    剩下我一个人,我看着床上淋湿的破被卷着。我无心睡觉。我心里空空的,我不知道少了什么。外面的雨下着,我倚着那床脏兮兮的棉被,坐在这个陌生库房的床上,怀里抱着一杆长枪,听着外面的风声,雨声,秋虫的鸣叫声。我怎么也睡不着,我东...

  • 欠债还钱(外一篇)

    作者:韩旭东

    骚虎跑来了,问韩宝山,怎么了。刘毛堂跑来了,问韩宝山,怎么了。韩宝山也迷惑,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是秋天,风一阵一阵地刮。两个公安把许豆娘往车里塞,一阵风刮乱了许豆娘的头发,一绺一绺的头发被风扬起,许豆娘的头发都花白了。一九...

  • 秋风引

    作者:付秀莹

    小桃请了假,在家专心待产。人们都说,最好是个女孩,上面有个男孩,儿女双全,就圆满了。小桃私心里可不这么想。她想要儿子,亲儿子。从小看多了没有儿子的难处,这种想法早就在心里生了根,发了芽。如今,樊大勇也升了,单位的二把手,...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