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夏瓜瓤红,秋瓜瓤白

    作者:余一鸣

    和尚力大无穷,13岁时,能把船背上岸,能背很多人的柴。可惜生在吃不饱的年月。民国28年,和尚20岁,娶媳妇当天,鬼子来了,当着他的面,奸杀了新娘子,还杀了他爹。有多少力气能对抗子弹?和尚恨鬼子也恨自己。小时候的伙...

  • 风生水起

    作者:余一鸣

    《风生水起》是个“讨债”的故事。陈新民以非常手段讨回了债务,则付出艰辛、屈辱和血的代价。故事给定的真切感、亲切感是显在的,问题是,在艺术的法则上,“真切”、“亲切”乃至“新鲜感”、“可读性”通常并不足以“感动”抑...

  • 我们埋葬了它

    作者:张惠雯

    我们那讨厌的舅舅,一个脸尖、眼睛小的坏蛋。他是个到处闲逛的“浪荡子”。他看到我们的老母羊和它那唯一被留下的小羊,小羊正挨着它的母亲在睡觉。我们谁也没有看出它有任何什么不对劲……

  • 闪亮的铁轨

    作者:杨遥

    乡村里的一段铁轨引来的一位少年,一时搅乱了乡村正常的道德秩序,陷入了猜疑和敌视的漩涡,再加上叙述对少年内心活动的省略,一时间其实连读者也难以分辨其中的是非了,道德在这个微不足道的事件诱发下暴露出其自我封闭和排外性。杨遥这...

  • 把坏事进行到底

    作者:杨遥

    一帮靠捡拾垃圾过活的流浪汉,被一个漂亮姑娘吸引,争先恐后地从门缝里看人家挂在铁丝上的女式内衣,再怂恿田七卖掉狼狗黑豹以换取嫖资,这些荒诞行为的背后表现了寻求作为男人的最卑微的最起码的性需求,但即便如此,愿望能否实现也隐含...

  • 上帝变脸·第一部

    作者:尚建国

    构思二十年,写作十年,作家尚建国最新长篇小说力作《上帝变脸》惊艳面世。自然探险,社会探险,心灵探险,构成了小说最雄奇、最瑰丽、最诡秘的情节风景线。小说南北通透,从北京,到深圳,到香港,视野开阔,是全面观察与透视当...

  • 有时候,姓虞的会成为多数

    作者:弋舟

    像我们这样的寄居者,在兰城的雁滩比比皆是。我们来自五湖四海,可目标却未必是同一个,当然你要笼统地概括一下,五湖四海的目标也能够被你在理论上总结成一条定律什么的。我们的房间在雁滩一栋四层小楼的顶层,四壁连带房顶都没有经过粉...

  • 我在迈阿密

    作者:娜彧

    《我在迈阿密》讲述的是一位在读博士生的情感生活。这个无论个人还是家庭都相当优越的“我”,却无所事事没有进取动力。他目光所及或兴致盎然的事物还是男女之事。比如一个名曰孙不言的人搬到宿舍后,讲述他与女朋友的故事是:我们每天做...

  • 米乐的1986

    作者:李晁

    我们坐在护城河旁惟一残留的城墙上,现在是公元二零零九年,这段城墙早在我们出生前就矗立于此,历经岁月的风尘及两次大地震的考验却不慎败在城市规划的脚下,连贯的城墙被轰隆作响的挖掘机扒成了多米诺骨牌的样子,历史的防线被...

  • 鸟人

    作者:余一鸣

    胡森林是个矮、瘦的小伙子,一个典型的卑贱者,却有着自己的血性和禁忌,那就是坚决容不得对他骂娘。他专为客户拍摄捉奸罪证的私家侦探。当他终于拍到罪证场面时,却发现这一切都是设的局……

  • 在屋顶上散步

    作者:张惠雯

    来到我住的这个地方,要经过一片肮脏杂乱的街道。只要我站在楼顶的平台,就看见遥远的下面这一堆线条盘织在我所在的这栋建筑物的周围。平台太高,风常常吹得我双眼干涩。我偶尔吼叫唱歌,想象风把我的声音吹进某一个窗口、某个房...

  • 雨林中

    作者:张惠雯

    去年,我在马来西亚霹雳州旅行的时候,曾参加一个短期的热带雨林生存训练营。我们一组外国人在进入雨林的中心地带之前,被分成了五个小队,我和另外三个人——两位新加坡人和一位美国女士被一个叫拉扎克的当地人带领,要在北霹雳...

  • 垂老别

    作者:张惠雯

    遭儿子遗弃的王老汉内心的寒颤、茕茕孑立,都被作者以非常节制、细腻的笔致,写进旷野中四起的寒意里,写进老人无有所归、唯有在空荡荡的小路上不断行走的姿势中。而小说最让人心疼的地方,是面对如此无情、冷漠的儿、媳,老人隐忍的谨小...

  • 作者:张惠雯

    这个年轻人叫艾山,当他第一天来到牧区诊所时,他发现诊所和兽医院竟然是在同一个院子里。诊所也就是刷了白墙的两间平房,一间是药房,一间里面放着两张床和四个陈旧得快要涣散的输液架子。在院子的一角,一间孤零零的小房就是他...

  • 弹簧刀

    作者:刘浪

    后来,杨小白告诉我,他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右手伸进了衣兜,握住了那把刀子的刀柄。紧紧地握。他说他当时的感觉,就是有个类似一块大石头的什么东西,突然压住了他的心脏。足足有两分钟啊,他的心脏是静止的,之后猛然擂鼓一般咚咚咚...

  • 眩晕

    作者:孙焱莉

    郝云梅属于那种说话掷地有声的女人。郝云梅说我“你纯粹是个傻子,一个男人怎么混到你这个地步呢!”她说这话时,背对着我,嘴对着桌子上的一只闹钟,很认真的样子,这是她一贯的表现。她经常用这种看似散漫、旁敲侧击,却有着惊人针对性...

  • N次流产

    作者:陈集益

    小说写退役妓女从良后的生活,焦点是“流产”,首先因为“流产”之故,被人耻笑的丈夫与退役妓女矛盾重重。其次“流产”也象征着各方面对于略有资本者的盘剥,最后终于被掏空。一个幸福的家庭走向了衰败,丈夫杀死了妻子。

  • 旧事了

    作者:付秀莹

    温润淡漠的女子,远离虚荣与名利,孤注一掷地深陷于爱的泥沼,却为爱情友情所背叛。

  • 奔丧

    作者:杨遥

    一群大学生,毕业几年之后去参加以前班主任父亲的丧事,过往的情人,当年的同桌的你,住在上铺的兄弟,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 施耐德的一日三餐

    作者:哲贵

    老板施耐德和谢丽尔是一对“半路夫妻”,头一天晚上他“侮辱”了她的女儿,她在等他给一个“说法”。施耐德的手上戴着一枚“大号螺帽”一样的金戒指,还镶着鸽子蛋大的红宝石,在谢丽尔看来夸张、别扭而又土气……

  • 走神

    作者:娜彧

    年近古稀的大学教授钟老师来到这个陌生的小城是为了替去美国陪读的女儿看家。将近八十岁的“老不正经”却是被有孝心的儿子强行接来这个陌生小城的。一个大学教授和一个乡下老头,两个性格迥异、人生背景完全不同的人就在这个陌生之地从素...

  • 牛气

    作者:冷启方

    陶西华的人贫穷,但不乏志气,可是总是命运不济,又不让人接济,最后竹林弯的人再次想出办法,强行帮助,让陶西华从恶劣有命运中走了出来。

  • 轮子是圆的

    作者:徐则臣

    咸明亮是个司机。谁也不会想到,他会娶了水上船老大老黄已经有了一个女儿的女儿。车技一流的他酒后会撞到人,而那被撞的人要求他再来一次,一心要他轧死自己。轧死了人的他坐牢回来,妻子已经给别人生了儿子……

  • 和新疆人交朋友

    作者:杨遥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被侮辱与损害的人,有时侮辱与损害别人的人同样在被别人侮辱和损害。小城摆夜市摊的与新疆卖羊肉串的发生一系列冲突,这是入侵和被入侵者的冲突,最后他们却成了朋友。

  • 孤岛

    作者:杨遥

    到处都是孤岛,在那些我们自以为繁华、热闹的地方,其实一样孤寂、荒凉。为了青春,为了理想,马上出发。

  • 雨呢

    作者:娜彧

    就业的困难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基本难题之一,学中文的大学毕业生王海找工作的命运可以想像,但王海内心祈祷的是:“明天我的运气会好起来的。”

  • 向东的道路现在向西

    作者:刘浪

    向东,是坑坑洼洼的一条土路。路的两旁长满齐腰深的野草,真就有点像清纯女子的长发,但被风轻轻梳理几下就行了,不需要电烫或者冷烫。间或也会有一二棵柞树,站在自己的影子里发呆,如同正在回想着什么,其实当然什么也没有想的老者。如...

  • 山中客

    作者:李晁

    老张扛一捆稻草,从山上下来。稻草干燥而蓬松,在清晨清冽的空气中香味依旧不散。下了几日冻雨的山路变得湿滑,一旁的粟米草上还留有细微的霜粒。其实从昨天起,天就阴干起来,像块风吹肉。谷地里的风硬硬地,打落了不少枫香的叶...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