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高人

    作者:矫健

    我思故我在。这话说得聪明。不管那位先贤试图说明什么哲理,他首先证明了脑袋的重要性。假如没有脑袋,我们还存在吗?一个植物人虽然活着,却没有任何知觉,能算人吗?疯子傻子满街乱跑,肢体健康而脑子废了,还不如死了算了!据说,现代...

  • 高产

    作者:江耶

    刚过春节,夏天就急不可待地赶了过来,太阳一天紧似一天地热了起来。在高大的井架前面,一幢新式办公楼的三层办公室里,苏兴坐在桌前已经老半天了,杂志和报纸在手上换来翻去,也未能看进去一个字,而身体里却流动着一股烦躁的东西,使得...

  • 肛肠科医生和他的养生会所

    作者:杨玉祥

    读高中时,部队来学校招兵,我们一百多个男生女生被几辆大轿车拉进一所部队医院。当我拿着白色的体检表,内科、眼科、耳鼻喉科一路检下来,顺路来到外科诊区,推开一个虚掩的门,里面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军医和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护...

  • 钢轨

    作者:季栋梁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夜里一场淅沥小雨,稻田一碧如洗。挂满露珠的稻叶像锡箔打制的,翻转着初晨纯净的阳光,露珠让整个田野珠光宝气。经过一夜的过滤,空气十分的甘冽,携裹着稻谷的馨香,清醇扑人。鸟儿们卖弄着亮丽的歌喉,掠过翡...

  • 岗位

    作者:晓风

    沈健行副教授对课堂教学的掌控能力已到了收放自如的地步,这不,下午4点30分,结束语的最后一个字音刚刚出唇,下课铃声就响了,那悠长而又舒缓的旋律,仿佛为他以王者之姿欣然谢幕而特别设定的背景音乐似的,将师生都倾力参演的一场精...

  • 高倍望远镜下的故事

    作者:李治邦

    刚刚立夏,太阳费了好大的力量才勉强下山。天一黑,在这座海滨城市的东南方向,就预示着一场血雨腥风。东南方向有一群新建筑物,还没完全竣工。只有一条新修好的道路通到建筑物里面。城市里的两拨流氓因为一个叫于红的女人,发生冲突。各...

  • 花姑溪鱼事奇谈

    作者:周新天

    鱼拓阁是一座二层小楼,钓湖第一处景观。杨渡远说,这是整个钓湖最赚钱的地方。只要客人进了这座楼,通常都会主动要求做鱼拓。说是鱼拓,其实是鱼的半面石膏模。为什么叫鱼拓呢?为了古雅。杨渡远介绍,他经营的这座钓湖,主要是赚富人和...

  • 瓜果飘香

    作者:范志军

    上班的路上,手包里的电话响,显示的是胡主任的座机号码。他告诉我,到机关后先到他办公室去一趟。我不敢怠慢,连自己的办公室都没进,径直去了胡主任那。中间路过卫生间,听到便池里潺潺的流水声,小腹不由一紧,这才感到憋了泡尿。我犹...

  • 观赏鱼

    作者:孙且

    我可以称得上资深的望远镜爱好者。江湖上的名气是无法浪得虚名的,那些花钱请酒得来的不切实际的吹捧,就像清晨浮于地表的薄雾,俟太阳一出,了无踪影。我用望远镜去看星星。那颗流星拖曳着银光,在天幕上划出一条笔直的斜线……“马胖子...

  • 怪圈

    作者:施益民

    钱师“哟”一声,便把办公室的宁静破坏了。钱师说:“到点了到点了!还坐着干什么?下班下班。”大家惊诧地看着手腕,笑笑,没理他,继续看报。方方看的是《中国体育报》。瑛瑛看的是《城市晚报》。巫师是党支部书记,看的是《政工简报》...

  • 你一定要相信我

    作者:徐东

    子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现在真的是对未来没有信心了,我被现实给彻底打败了。我感到自己的血液就要凝滞了,呼吸有时都困难,我的那颗心也麻木了。深圳这个城市是坚硬的,并不像人的心那样柔软,可以说这个我曾经热...

  • 上海行

    作者:蔡其康

    过一天,志杰接到老马组长从深圳打来的电报,说考察组即日返回东北,望他尽快回大虎山。志杰再三考虑才下了决心回老家。晚上,婶知道了依依不舍地拉着他手,一再要留他在上海,说像他这样的人才在上海好好坏坏总是能找到工作的,让他不要...

  • 上海不是滩

    作者:陈仓

    陈元想起来上海前,道长的卦:此去东方,必犯桃花;土入水中,何去何来。这后半句的意思,不就是哪里来回哪里去吗?拍完了,陈元打开手机,回头欣赏这些照片。发现有张照片没有拍好,无端地钻进了两个人。这种事,在旅游中常常都会发生,...

  • 征服格拉纳达

    作者:(美)华盛顿·欧文

    《征服格拉纳达》是美国文学之父华盛顿·欧文的一部重要著作。从“征服”二字,读者不难知道这是关于战争的历史故事。而这场战争,是不能、也不应该忘记的,它像世界上其他的重大战争一样,极大地影响着人类的发展进程。了解它们,对于我...

  • 你在里昂做什么

    作者:郑亚洪

    邱一民在电话里说这五年他活得很累,我说许多人在里昂发了,你没有吗?他嗤地一笑,里昂又不是黄金遍地的天堂。我一到那里就想回来了,一个和其他城市一样俗不可耐的城市。我的眼前浮现出一个瘦而高的背影,他走在里昂的大街上会不会显得...

  • 爱情伤口

    作者:梦痕

    高阳从重大中文系一毕业就去深圳闯荡,下了火车就给林燕打了个电话。林燕是他女朋友辛月的表姐,在深圳华美化妆品公司做总经理,她接到电话立马开着皇冠轿车去火车站接高阳。在见到林燕的那一刹那,高阳被她的美丽惊得头昏目眩。这女人实...

  • 狗天堂

    作者:李汉平

    这些年,城市里的人养狗成风。这大约因为生活好了,人们养得起狗。弄一些牛肉啊、排骨啊,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想想三年自然灾害的年头,街上是看不见一条狗的。若是有狗在街上一露头儿,很快就会被人抓去给炖了。饿啊,人们连自己的肚...

  • 国民的城市

    作者:李辉

    鲁国民发现鲁家庄的事情说不清楚。他只在家里蹲了两年多,庄里人就以为他已彻底还原成农民了,这辈子甭想进城去了。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县人事局的同志说,现今本科生多如牛毛,找不到工作再正常不过,但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还是重视的,迟早...

  • 的哥浪漫曲

    作者:赵仁庆

    清晨五点钟,我被一泡尿憋醒。撒完尿重新回到被子里,上下眼皮却说什么也不肯合到一块,楚河汉界似的像在跟我较什么劲儿。这阵子,我的神经系统出了毛病,有些衰弱、功能失调和紊乱的症状。我这副身板算是给造害完了。早晨出车,冬日里少...

  • 情缘大裂变

    作者:吕纹果

    月朗风清,夜阑人静。在新世纪雄壮的钟声里,一个没有准生证的男婴,在鹿州市妇幼院的产房里刚从娘肚里拱出来,连眼皮都还没有睁开,就被市长夫人——黑胖富态的妇科主任王虹给抱走了。王虹怀揣着婴儿,从医院那扇不显眼的小边门钻出来,...

  • 开宝马的老板

    作者:沈海清

    见人都到齐了,何大为才阴沉沉地开了口:“大家说怎么办吧,刚才金鑫房地产开发公司的马总打电话过来了,问我这事怎么了断?”女记者万圆圆的一篇报道,给《长河晚报》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得罪了一位在长河市举足轻重的人物。《长河晚报》...

  • 愤怒的叶子

    作者:虹静

    贾浩接到儿子电话时,凤弦正在沙发上看电视。贾浩忙降低了语调说别着急,我来想办法。凤弦把眼神从电视的荧屏上挪到贾浩的脸上:“咋了?”“没咋的。”贾浩把手伸到裤兜边,又立即抽了回来。很早以前已经戒烟了,可此时此刻他真想抽上一...

  • 如此拥挤的昼与夜

    作者:孙焱莉

    我被一杯咖啡迷失了方向,黄昏已至,在柳城的大街上,我不知自己是谁,该往哪里去。那杯咖啡是一个女人请我喝的,确切地说,是一个陌生女人请我喝的。先说我我叫吴大忠,今年三十六岁。在柳城的群星商场二楼有个鞋档,每月收入相当可观,...

  • 晒心

    作者:李治邦

    东墙好不容易从单位提早回家,他觉得身心很疲惫,似乎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给老婆打个电话,老婆回电话给他,你自己做饭,我这边的账目还没清楚。东墙的老婆在一家私企当财务主管,每个月挣的钱比他多,于是家里的话语权都在老婆那儿。回...

  • 第三把钥匙

    作者:老三

    小猫是在早餐桌上接到蒋涛的电话的。“有个紧急采访。”她一边到衣架去拿衣服,一边跟徐良生说。徐良生从粥碗上抬起头,瞄着她窈窕而略显单薄的背影说:“我特意为你熬的八宝粥,不吃了?”“晚上回来吃。”小猫到玄关处换鞋。徐良生跟了...

  • 噩梦醒来

    作者:陈武

    刘小谢个子细高,宽肩,长臂,长一张周周正正的脸和一双女孩一样讨喜的眼睛。刘小谢十七岁那年进城,跟着表哥学干活。表哥的工作是疏通下水道。刘小谢的工作自然也是疏通下水道。这项工作技术含量不高,以卖体力为主,说白了,就是能跑腿...

  • 花好月不圆

    作者:俞莉

    周六的晚上,蓝晨约千红去海港城看电影《杜拉拉升职记》。千红笑道,我们俩非职业女子看人家职业女子怎么混,是不是有点文不对题?蓝晨道,谁说我们没有职业,我们是职业家庭妇女!千红扑哧一笑。多么理直气壮!说得好!她决定这个晚上暂...

  • 鸿鹄将至

    作者:孙智正

    天气很冷,附近几乎没来过,可能坐车曾路过。城市实在太大。小明和小红已经看了好几处房子,夜里不好找地方,楼号都看不清。今天很晴,虽然是晚上,天空也是蓝幽幽的。小明说,每幢楼的楼顶都应该装霓虹灯,写着几号几号楼。小红说,你想...

  • 怪哩古董的事(短篇小说)

    作者:池也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好像是午后的某个时候,好像是在办公室里,我接过一个电话。我用了好像这个词。我之所以用好像这个词,是因为,我始终不能证明这个电话的存在,甚至,我曾经肯定打过这个电话的人,面对我后来的肯定也一脸无辜,满眼...

  • 关东第一点心

    作者:白天光

    香木镇谷香园掌柜谷三绳一般是不在果子铺中出现的。谷香园是香木镇唯一的点心作坊,除了作坊,还有三个铺子。一个铺子就在谷香园门口,叫谷香园一铺子。一个铺子在香木镇西的官道十字路口,那儿有一个杂货大集,逢双日子必有集。谷香园二...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