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乡干

    作者:李正贵

    开春了,但一冬积攒下来的雪还没化完,斑斑点点铺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结一层壳儿。也不知是谁家的两只老母鸡,腆着一冬养下的臃肿身子,一前一后地从雪块上踱过,那些本来干干净净的雪壳上就呈现出毫无规则的鸡爪迹子,带着土星子。吴...

  • 乡村蝴蝶

    作者:方明贵

    读小学二年,班上有个女生,叫高暮。我对她产生了暗恋。说暗恋尚欠准确。她长得好,我暗中喜欢她,才对。那时还不兴爱情,可见我有多么早熟。我俩同一个村,放学站排,我经常排在她后面,往家走。所以排她后面,是有原因的,我裤子后面磨...

  • 上梁歌

    作者:刘文华

    山歌哟,从古唱到今,唱山歌的人老了,一茬又一茬,青山绿水没有老,故乡没有老,山歌老没老?能不能从今唱到明?——引自作者的散文诗《山歌》一秋天,熟透了。秋阳像醇酒,远远近近的山,醉乎乎的人,醉乎乎的。东西两头的山墙都起好了...

  • 重现的镜子

    作者:刁斗

    写作是一种反抗方式,我越来越坚信这样的观点。是的,作为一个多秒有引起抽象含混的逻辑结论,反抗的意义,往往不是一个写作者在写作之初就能意识到的,它是我们在漫长的写作实践中逐渐总结和提炼的结果。打个比方吧,这就像人类最早制作...

  • 伊犁马

    作者:高建群

    该书收有作者的《白房子》《马镫革》《诱惑》《伊犁马》和《大顺店》等短篇小说。除《大顺店》写一名惨遭过日军蹂躏的“慰安妇”茴香扭曲畸形的人生经历外,作品大多写一名边防战士复员前后的生活、工作环境和情感变化以及对生活的深沉思...

  • 大猎帮

    作者:徐大辉

    三江历史变迁,风云变幻人随之嬗变,同父兄弟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之路。周庆喜变节死心塌地投靠日本人,赵永和却率领猎帮这群血性汉子走上抗日道路,国恨家仇交织,善良和丑恶共舞,猎人的枪口冲着民族的敌人且不仅仅是獐狍野鹿……奇特...

  • 证词

    作者:刁斗

    这是刁斗在他的小说《证词》(《证词》发表于上世纪末的一期《收获》里)里出现的一封信。男主人公早早写好这封信,交代离婚的妻子让女儿貂蝉背到烂熟。到他被半夜叫醒,要去坐牢的时候,他让女儿在电话里背诵这封信。貂蝉将醒未醒,出于...

  • 野草乱长

    作者:董立勃

    这一年二宝七岁,家里呆不住,凳子上坐不住,一有空,想往外跑。跑也跑不远,顶多跑到西边的沙漠里,南边的荒地上,东边的水库边。不用跑远,就这些地方,二宝玩起来,没有个够。这个地方也怪,不管往哪个方向走,都有路。路很多,数不过...

  • 作者:宫林

    二蛋这家伙能表演翻肚皮,此刻亮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绝招,除了赢得一阵笑声以外,可把我们几个“平庸”之士害苦了。他晃动泥鳅般的脊背远去,烈日炎炎下的我们开始望着他的背影暗骂他不够意思,不能同甘苦共患难,关键时刻掉链子,风口浪...

  • 她的城

    作者:池莉

    这是逢春的手,在擦皮鞋。这还是逢春的手,在擦皮鞋,十五分钟过去了。蜜姐瞥了一眼收银台上的钟,瘦溜的手指伸过去,摸来香烟与打火机,取出一支烟,叼在唇间,噗地点燃,凑近火苗,用力拔一口,让烟雾五脏六腑绕场一周,才脸一侧,嘴一...

  • 西湾河

    作者:王璞

    如今什么都讲究原汁原味,我想,若要把发生在50年前的那个故事原汁原味地讲出来,那就得从3年前,也就是2009年那天去西湾河吃鱼蛋河讲起。当然,这就得先讲那间炮制出了这一美味的粉面店,以及粉面店的所在地——西湾河,在那里我...

  • 太阳的金飘带

    作者:贺虎林

    秦晋大峡谷的日头,总是比其他地方来得要晚一些。等太阳的金娃娃蹦到黄河浪尖上嬉笑腾跃的时候,河畔上人家已经做了半前晌营生了。枣芽听见妈把第二锅花馍也揭出了,心里越发地着急。奶奶又进来了,问,河那边的还没到?妈说没呢。这是奶...

  • 泰勒粉钻

    作者:尹德朝

    早上,一个叫艾富再的民工突然病倒,脸色苍白口吐血沫,脑袋也摔了个窟窿。艾富再的病倒在大家的意料之中,山上环境太恶劣,谁也撑不了多久。刘德胜除了感到浑身冰凉疲惫外,还有一些自责。人都是他领上来的。最初老板只讲开采基建石,上...

  • 作者:洪放

    刘子东起床后,并没有急着梳洗,而是站在阳台上看了会儿天。这阳台很窄小,用朴丽的话说:两个人站在上面,就转不过身来。也是该换房子了,现在住的这房子还是朴丽她叔叔留下的。朴丽的叔叔生前一直在省地矿局工作,终生未婚。他死前三年...

  • 塔或牧歌(长篇小说)

    作者:邵云飞

    故事梗概:时空被风雾笼罩,所有人都深陷一场突如其来的“除害运动”之中,在洪流的裹挟下感受自己倏冷忽热的体温嬗变的环境让真实的场景水草般飘摇无定这是一个布景荒诞的舞台各色人等悉数登场,沉浮于螺旋的沙漏,或偏执、或放任,追寻...

  • 塔镇的塔

    作者:王方晨

    “我今天不能不打你了,”陶玉兰说,“我不打你我将会很难受的。但你别怕,我会打得很轻。”陶玉兰的动作无疑引起了人群的一阵惊呼,但是他们不解怎么会没听到耳光响亮的声音。远远地看去,陶玉兰就像是在随意翻看了一下孙小芹美丽的面庞...

  • 他从山中来

    作者:陈晓农 赵宏兴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我们应邀前往桐城市采访安徽信诚电脑有限公司董事长,桐城市民生担保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刘克胜先生。汽车出了合肥,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盛开的油菜花宛若金色的海洋。伴隨着阵阵春风,金黄的油菜花海浪般涌动...

  • 太监升官记

    作者:辛穹

    京师,紫禁城东南,有个崇文门。崇文门内有条小巷,名叫东裱褙巷。明朝万历十一年。腊月里,家家户户,都忙着过年。富户悬灯结彩,杀猪宰羊。穷家洗洗涮涮,缝补衣裳。这天,夜阑人静。东裱褙巷里住户的灯火相继熄灭。巷子深处,有家屋里...

  • 太阳黑子

    作者:薛舒

    凌中圣已经很久没有搓麻将了,自从女儿凌亦非考进市重点高中后,他就开始改邪归正。凌中圣是一家公交公司的客运司机,开大巴,没有什么业余爱好,偶尔上完早班,被一帮狐朋狗友叫上去搓半天麻将,玩儿到兴头上,常常连晚饭也顾不上吃,一...

  • 野马

    作者:尹向东

    在康定喝酒,是一件既酣畅又伤身的事。酒上桌,没人设防,自己一杯杯斟满,然后干掉。酒瓶成堆散在脚边时,每个人都在一个虚无的高处,尽情释放自己,直到两眼昏花,舌头僵直,才跌跌撞撞回家,像一头雪豹卧着疗伤,得用整整一两天的时间...

  • 他生门

    作者:(日)久坂部羊

    眼前是扇模糊不清、看不真切的朱漆大门。这门究竟因何而存在?这是一扇逃生的门。这是一扇让人绝处逢生的门。这是一扇给人以活路的门。事情的缘起,要追溯到1995年我刚从美国回来之后。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就全乱套了。“庆祝木川昭介...

  • 雾里青往事

    作者:余同友

    一早起床,老徽州石埭县(1965年为修建太平湖水库,偌大的石埭老县城被淹在了深深的湖底,据说,湖面平静无风时,人们潜入水中,还可看见一条条石板道、一幢幢青砖瓦房和毕尚书家门前的石狮子呢)大夫第街天方茶庄大当家郑鹤林就觉得...

  • 太平无事

    作者:舟扬帆

    天元寺座落在西郊的半山腰上,是四方乡民集资建的。寺庙落成那天,县公安局从刑警大队抽了些人去,以备万一,怕人太多弄不好出个什么岔子。大队长老李眼睛睃巡一遍:“曹三九呢?”曹三九连应着:“来了来了。”从屋里钻出来。李大队没好...

  • 聋哑时代(之四)

    作者:双雪涛

    当她开始毫无节制地买东西,裙子,高跟鞋,发卡,腰带,不断地有快递员敲开我家的房门送到她手上,当她开始不断地接起李冬梅的电话,从争吵变成悄无声息的发呆,当她一次次地回到家里,然后又一次比一次更久地回到我身边,当我问她她买东...

  • 上海,一九八几

    作者:侯珏

    阿飞刑满释放,带着从良的女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他去应聘群众演员,果真被剧组录用。他能成为王宝强第二吗?他们在贫贱中挣扎的爱情能够经得住考验吗?夏天尚未过去一半,我引以为豪的不锈钢肚子就顶不住了。那天上午,当我背着DV刚...

  • 太阳雨

    作者:谢文峰

    阳光被雨点和乌云褪去了多姿的色彩,一些黑暗中的故事便开始发芽了,但风雨过后总有温暖的阳光和绚丽的彩虹……——题记。在海拔两千米高的矿山上,山与山之间挤出一块比较平缓的地方,方圆十余里。太阳从这边山垭口升起,又从那边山垭口...

  • 作者:宁肯

    如果熟悉晦涩难读的《一座幽灵城的拓扑学结构》,居延泽对自己所置身的幽禁之地一定不会陌生。就像常说的,现实早已在书中存在,很多时候我们实际上并不生活在现实中而是生活在文本中。那书的开头这样写道:头一眼叫人震惊的,是墙的高度...

  • 太阳宫

    作者:叶广芩

    太阳宫是北京过去、现在都不太有名的地方。有时候母亲会领我到太阳宫住两天,太阳宫是乡下,出东直门坐三轮车得走半天。去太阳宫的季节多是夏末秋初,早晚天气渐渐转凉,各种瓜果开始下市,气候不冷也不热,是个敞开了玩,敞开了吃的季节...

  • 我是二叔的种

    作者:刘秋英

    我爹叫曹树林,我二叔叫曹柏林,我爹比我二叔大四岁。我二叔讲义气,朋友也多,赚钱很有道。从农村包产到户时起,经过几十年的苦心打拼,现在我二叔很有钱。据说,他有一回存钱用的是两条麻袋装的。银行因此还特意派人暗访过我二叔,专门...

  • 他的城

    作者:杨澄宇

    杨澄宇,一九八一年生,现居上海,任职于牛津大学出版社。下雨了,他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要了一杯茶,在这个书店的一角。他走得有点累了,正是上班时间,他找了个微小的理由出来办点事,匆匆下了地铁。匆匆上了地面,匆匆走过这个城市...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