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水长流

    作者:娄光

    早晨,桑梓路,刘医生的诊所里,人们在议论死去的阿苏阿苏其实是城郊村的女人“这女人,干吗喝农药呀,过不下去就离婚,怕什么?” “就是,就是又没被捆着绑着”“好啦,一个外地女子哪有那么多办法,看那酒彪子凶神恶煞的!”“因为一...

  • 李海叔叔

    作者:尹学芸

    叔叔临终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见我一面,可我面对叔叔的这个愿望,表现得足够自私和冷酷。这次的苦梨峪之行成了一面镜子,我好像一下看清了我自己。难道虚荣与虚伪是一对孪生姐妹?天空灰白,像是有雨似下非下。车到闪坡岭,我无意中朝车窗外...

  • 司息河的呼吸

    作者:张世勤

    四杀把当上书记之后,就不再杀猪了。严格地说,不应该再叫他四杀把,他有名字,叫罗马。因此,张罗村有一部分人已经改口,喊他罗书记。但大部分人,背地里还是叫他四杀把。四杀把不再杀猪,但心里那把刀始终没放下。他现在琢磨的,是杀树...

  • 死亡赔偿

    作者:川流

    梅木莲锄棉地杂草时,远远地望见婆婆一颠一颠朝她跑来,婆婆嘴巴一张一合的,声音被风吹得七零八落,传到梅木莲耳中,只是一些碎片了。婆婆再过几个月就满六十九周岁,农村习俗“做九不做十”,正月里,丈夫曹学宝和梅木莲商量,要给婆婆...

  • 水仙花开

    作者:小岸

    早起叠被子的时候,水仙在枕巾上捏起了十几根掉发,有黑的,有白的。白的像绣花用的白丝线,亮晶晶的,还有光泽呢。黑的呢,却算不得黑了,仿佛在土里滚了一圈,灰扑扑的。她轻轻叹了口气,把它们团起来,揭开火炉盖,丢进炉内。随着“噗...

  • 硕板多往事(小说)

    作者:阿青

    张虎生浑身激起一圈鸡皮疙瘩,脑海浮现一个念头,小汉川常常幽灵似的转山,莫不是这娃儿有灵,老早相中了那块……那块墓地?暗夜,躲躲闪闪的灯光映照几张幽暗的脸孔,张虎生、小汉川、曾三娃、罗米萝等人依稀可见。张虎生乘阿西亚不备,...

  • 水往高处流

    作者:罗伟章

    天没亮明白,孙永安就担着水桶出了门。淡蓝色的晨雾把镇子藏起来了。镇子名叫普光,多年以前曾是一座远近闻名的寺庙,那时候叫普光寺,木鱼声和唱经声浸浸润润的绵延了数百载,到上世纪初叶,一场不明不白的大火将庙宇焚为灰烬,自此僧人...

  • 水族

    作者:午非

    我一直觉得自己适合养鱼。每到春天,和那些穿梭在鱼市的人一样,尽管神色冰冷,但眼睛烁烁生辉。我寻找那些不同寻常的精灵,在它们生动有趣的亲昵和对抗中,达成最后的和解。我不在乎它们最后离我而去,我只需怀念。你做梦吗?每次从梦中...

  • 连塘魅影

    作者:向本贵

    邹水生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又坐了几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回到连塘村的时候,天刚刚黑下来。还在济河的这边,邹水生就听到河那边村里的广播咿里哇啦地叫个不停,认真听,广播里面的叫喊声就听清楚了:“大家都认真听着,今天连塘村村委会进...

  • 少年刀

    作者:杨凤喜

    母亲训诫我的时候总会把黄金荣作为反面教材。母亲说,黄金荣纯粹是个流氓,阿飞,臭虫,小痞子,不务正业不走正道的混账王八蛋。母亲说,让梁不正下梁歪,黄明灯就不是什么好货,黄金荣迟早也要蹲号子的,说不准还要挨枪子呢。母亲想方设...

  • 离经叛道二重奏

    作者:吴芯雯

    他强调说:“在我的教育观念中,十八岁是一个独立生存的倒计时转折刻度,教育如果完不成这个使命,我有足够理由另辟蹊径。这就是我这些年行为的终极理由。”老周说他将在这本书里重申他的教育理念和他对为人父母应尽义务和责任的理解,还...

  • 荔荔

    作者:纳兰妙殊

    我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一动不动。后来不得不慢慢把身子弓一点,弓一点,就像不得不竭力忍耐身体内部某处的疼痛。眼里涌上来的液体,热辣辣犹如酒浆。那一刻我想:我曾多么爱她,我仍将多么爱她,世上没人能及得上一半。但我知道,在等了这...

  • 离开一座城

    作者:秋野

    第二天,当飞机从北郊机场起飞飞到城市的上空时,田梅透过机窗俯视着身下的这座城市,突然觉得陌生起来,这就是自己生活中的城市吗?此时此刻,她想不起还有谁还在这座城市里……周晓曼去了印尼,刘天水回东湾过年去了,叶一凡逃避得无影...

  • 离那儿不远有个养老院

    作者:浦歌

    我站在这里,突然产生了奇怪的被遗弃感、失控感,以及隐隐的被期待感,这期待是眼前这些植物造成的,似乎正是经过我从城市中心里带来的一双眼睛的注视,它们瞬间被解放了。不然它们终究会寂寞地自生自灭。当然这可能只是我的一时臆想。只...

  • 立碑记

    作者:野莽

    某公因怀念保姆的恩泽,决意清明为她立碑修墓。而她两个侄儿却为保护田地萝卜报出高价、砸碎墓碑,攻击人身。呜呼,人贱于萝卜世间少有,敲诈自己的亲人更是罕见。嫲嫲对我和对我的饿哥是一样的,就连问这话的时候都是一样:“我要是死了...

  • 离你有多远

    作者:李月峰

    钟红不是一个人,而是多个的综合体。最初那个钟红是我初中时代的同班女生,长得又瘦又小,十三四岁时还像八九岁的样子。有一天,她自编自导了一出剧目,对母亲谎称自己被人强奸了,目的为唤醒一向重男轻女、漠视她存在的母亲的母爱之情,...

  • 李红旗的期冀

    作者:詹政伟

    黄君君怔怔地看着李红旗,好像怀疑那话是从他嘴里说出的,因为现在的李红旗不像是一个刚康复的精神病患者,而是一个哲人。她忽儿被感动了,她坚决地说,李红旗,你放心好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一定会回家的,回到你那套95平米的...

  • 李老西的今天

    作者:李相华

    棋龙在病床上躺了十天,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他就悄悄地逃出医院。棋龙跑到离渡春城一百八十里远的三官洞,发现洞中的恐龙蛋还在。棋龙笑了,只要恐龙蛋在,就还有希望。这是他的最大秘密,他还要去贩卖恐龙蛋。他再也不会傻儿吧叽的当街...

  • 少年兮归来

    作者:王方晨

    少年小志,时常冷笑梅梅初次见小志,就对桂桂说:“这小子,你小心些呀!”梅梅是镇政府干部桂桂说:“我不知道要小心他什么?”梅梅说:“不怕他拧你脑袋?”桂桂疑道:“他拧我脑袋作啥?我把他从红杏庄带到塔镇,过几年就能当掌勺的,...

  • 上耶

    作者:阿袁

    他和她,有妻、有夫,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在当下,这是爱吗?一首情歌比一个亲吻更长,一场炽热如夏日骄阳的爱恋,还未等到秋凉便已散场。现代人的爱,或许不再适合以时间丈量,但为什么,我们仍怀念那古诗里的“长命无绝衰”?师大中...

  • 少男

    作者:潘小平

    小陶阿姨踅进来的时候,小九正在给一个客人做“全身”,直到她进来了,站在了他的身后,他还浑然不觉。小陶阿姨伸出胳膊,环住了小九的腰,把脸俯在他的后背上,悄没声息地问,什么时候……能做好?小九僵住身子,压低了声音,央求道,小...

  • 红橄榄

    作者:肖亦农

    一部蕴含着沉实厚重的现实人生内容的作品。作者简介:肖亦农,河北保定人。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后又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院,文学硕士。现任内蒙古作家协会副主席。1973年开始发表作品。198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电视...

  • 李想和他的文化自觉梦

    作者:廖静仁

    “叽咕”几声,连续有三条短信蹦了出来,李想逐条阅过,心里顿时踏实多了。第一条是向义天发来的,虽然有些意外,也算是尘埃落定了。第二条是雪霁发来的:“敬爱的李想同志,我不会再孤单了,因为我的人生中除了一位异性知己,又有了一个...

  • 力拔山兮

    作者:本刊编辑

    林野退伍前三天打了一次架。那天,几个战友喝完酒,出了小酒店里,一个战友说:“你看那个家伙力气真大!”一个收破烂的中年人拉着一架板车,上面的东西堆得快触到天空低垂的电线。不知道他车上拉的什么东西,把车胎都压瘪了。车上的皮带...

  • 上海十日谈

    作者:陈仓

    十天爱了一辈子。第一日:5月7日米昔的电话通了,这是“五一”长假的最后一个黄昏。我独自坐在报社的办公室里,无聊地注视着窗外。也许前一天刚刚刮过大风,也许华灯还没有完全亮起,夜色还没有淹没而来吧。处于白天与夜晚交接的时刻,...

  • 乱世闪婚险恶心

    作者:白天光

    ……这年秋天来得很早,没到立秋,天上就飘起了小雪。亚历山大在他的地里收割葡萄,看着葡萄地里落满了清雪,就感叹着,看来今年要不顺哪。唐久凌这天也去了亚历山大的葡萄地,望着地上的雪,和亚历山大一样感慨,这是天灾。亚历山大说,...

  • 上海上海

    作者:陆亚芳

    母亲打来了电话:你什么时候回来?你外公这几天天天都过来找你。是不是又找我替他写信?母亲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上海那边一直没回音,老头子睡也睡不着,吃也吃不香,这两天都跟掉了魂似的了,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再找你给他写写信。你没告...

  • 乡村大鼓戏

    作者:顾振威

    乐乐领着六零、馍筐、狗子去找队长孬孩时,孬孩正蹲在门槛上吸他自卷的纸烟。乐乐满面挂笑地说,胡庙有电影,放《闪闪的红星》,咱们去看吗?孬孩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几步跑到厨房里,在水缸里面舀了一碗凉水,咕咚咕咚灌进肚子里,又...

  • 他不是一个完美的“苹果”

    作者:本刊编辑

    他是一个被收养的弃儿,养父母只是卑微的蓝领阶层;他和朋友沃兹创办了苹果公司,一番艰苦创业之后,成就斐然,却被自己一手创建的公司踢出门外;随后,他创办了NeXT和皮克斯两家公司;13年后,他重回“苹果”,带着王者归来的气势...

  • 乡村NBA

    作者:王曼西

    篮球运动是人类和平共处的象征,可以超越国度,可以超越战争,可以超越人性,可以形成产业,得到了不同民族善良人们的钟爱——题记。王曼西,宁夏海原县人1979年发表处女作《风雪之夜》,后有《包红指甲的女人》《长子的愤怒》《乡村...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