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四十天之战争片断

    作者:韦昕

    黄土原上的川坡沟壑地带。浑水河从川道里流过,河面很宽,河水不深,一片黄泥浆水远望如镜,走到近处才能看清那水是缓缓无声地流动着的。已经是农历三月初了,河面上冬季的浮冰早就消融殆尽,徒步赤足涉过当不会冰凉瘆人的了。天刚麻麻亮...

  • 谁都盼着生活发生点什么

    作者:蓝石

    工商管理员老黄双手插在灰色制服的裤兜里,同时肥厚的下颌随着双脚弹动的频率,一踮一踮地上下摆动着,冲我说,你就先把货挂这儿吧,等里面的床子空出好位置,你再挪过去。老黄让我挂货的地方不是一个具体的铁皮床子,而是一根从铁皮床子...

  • 谁敢砍下我的头

    作者:庄程彬

    “将相本无种”这话一点儿不假。曾经威镇东省的大帅战佐麟,一起根儿也是个胡子,和沙家浜里那个胡传魁一样,总共才有十来个人,八九条枪。一次,竟胆大包天地抢了官家的弹药库,由于约好了的“三江吼”临时变卦没有来,结果成了单挑,绺...

  • 谁家有女初长成

    作者:严歌苓

    一个纯真心怀憧憬的四川农村少女,上当受骗并被人贩子强奸后卖给了大西北的一个养路工,在被迫过上无奈的婚姻生活后,她发现,她陷入了一个阴谋,她是他们兄弟俩(一个是傻子)花一万元买来的共同财产,她在绝望中举起了菜刀。杀死两兄弟...

  • 四月还乡

    作者:魏留勤

    我们村叫文武村。有这么一个有气势的村名,千万不要以为我们村出过什么文能治国的文化英才、武能安邦的护国良将。有此村名,实在是因为我们村以文、武两大姓氏为主、几个小姓为辅而得名的我两年未归的文武村,粗看,一如两年前的模样,房...

  • 水乡长

    作者:江长深

    水乡长喝多了酒,尽管戴着一副墨镜,眼前的世界仍是五光十色,天上的太阳,就像在酒席上自己手中高举着的玻璃酒杯,一会儿在这里晃晃,一会儿又在那里晃晃,通往乡政府的水泥路面软绵绵的,在酒杯的晃动中起伏着,人和车都在上面跳舞!醉...

  • 死对头

    作者:张弛

    一得到艾英癌症晚期的消息是在中午下班时分。当时李革飞正浑身倦怠地拖拉着脚步向机关食堂走去,路面上凸起的一颗小石子绊了他一个趔趄,恼怒的三字经刚刚脱口而出,就隐约听见背后有急促的脚步声赶上来了。来者是处里的同事戚培德,匆匆...

  • 说不出来的幸福

    作者:曹多勇

    村庄紧东头住着一户哑巴人家。女人是真哑,整天“啊、啊、啊”地说着村人听不懂的哑语。男人不哑,是个南方蛮子,蛮得很厉害,说话“蛮音格朗”的,村人也是听不懂。村人干脆就把这么一户人家叫做哑巴人家。蛮子男人是这一年春天来大河湾...

  • 水城刑警

    作者:余述平

    冈茨一直认为,生活在水城的刑警肯定是世界上最悠闲最幸福的警察。水城的治安形势格外好,好得让这里的警察没有多少事可以做。他们有些人都染上了各种各样的怪癖,或者说不叫怪癖,叫爱好,这个说法也许更准确些。譬如,刑警大队长罗丝就...

  • 谁偷走了你

    作者:王宗坤

    刚过十一点,主任来到我们办公室,把奶牛现场会的材料扔到我桌上,让我给畜牧局打电话。我问找谁?主任皱了皱眉头,嘴角先微微朝上一撇,接着就又耷拉了下来。我知道主任这样是表示他有些不耐烦,潜台词是,你怎么这么笨,找谁还用我来告...

  • 水漫蓝桥

    作者:梁帅

    我在东北农村长大,记得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听见村里人——无论男女——都能扯着嗓子唱上几句二人转。那声音能传出挺老远,每当我走过田间地头,听见地里面的老农一边锄地一边唱二人转,我都会被那粗犷豪放的声音所吸引。就像有的孩子...

  • 水香

    作者:米原

    水香解下腰间的围裙刚要取碗舀饭时,已经仰头刨完第二碗饭的孙榔头突然尖叫一声蹲下身子,一边捂住疼痛的腿弯一边瞪眼怒视从后面踢他一脚的王铁汉。蹴在灶房门口吃饭的金宝和牛斗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齐把头转向孙榔头和王铁汉这边。王铁...

  • 死囚

    作者:朱忆湘

    西伯利亚的寒流裹卷着这座城市,凛冽的朔风发出低沉的呜鸣声。夜,在寒风里瑟瑟发抖。宋菲骑着自行车出了繁华的解放路向北一拐,进了僻静的车站街,虽然街道宽敞,路灯明亮,因为两旁没有商肆店铺,天一黑路上行人和车辆就稀少了。特别是...

  • 老总·师哥·女助理

    作者:义凤

    去顺义的路上,师哥拿出一个存折对刘占五说:“你的企业,我给你管了将近两年,因为身体越来越不行,让别人管我又不放心,最后我把它卖了,现在一个浙江人在那里当老板。我把卖厂的钱都放在这个存折里,足够你下辈子享用的了。你要用它赎...

  • 说话

    作者:孙志保

    宋天明到麦地里转了一圈,太阳才慢慢地从东边升起来。太阳很暖和,被一层玫瑰色的云包围着,软软的阳光就成了玫瑰色,麦地也成了玫瑰色,所有的麦子都成了玫瑰色,好像漫天遍野种的都是玫瑰花。麦穗已经齐整了,浆也灌了,已经有柔软的麦...

  • 死着

    作者:张翎

    柳絮,杨花,雪,羽毛,飞尘……我想到了世界上一切轻盈的物体,可是我比它们还轻。我不具体积,缺乏形状,所以,我也没有重量。我没有四肢,没有躯干,甚至也没有头颅,我却依旧能看、能听、能闻。我的感官失去了承载它们的器皿,如丢了...

  • 谁是黑马

    作者:严苏

    美国那边刚咳嗽,世界跟着就打喷嚏患感冒。这世界真他妈奇怪,看着是各过各的日子,跨海隔洋,八竿子打不着,到头来却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拴在一起的。罗列坐在他的日杂店里,面朝马路,两眼发呆,跟个傻子似的,半天才眨巴一下。几天前他...

  • 谁是螳螂

    作者:李亚廷

    辽城出现个神乎其神的传奇人物,头戴面具,身穿螳螂衫,飞檐走壁,如履平地,手持二十响匣子枪,指哪打哪,百发百中。他还有一手绝技,袖筒里藏着数枚或十数枚箭头,如同拇指大小,派上用场时,手起箭飞直射对方要害,箭入人亡,十拿十稳...

  • 水竹园

    作者:夏艳平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摘自汤显祖《牡丹亭》题记一青竹出生的那个晚上,她爷爷欧敬亭梦见一棵竹子,一棵青青的竹子,从对面的竹园里走出来。那棵从竹园里走出来...

  • 十九间房

    作者:苏童

    林建法主编的《十九间房》是名家自选学生阅读经典系列之一,《十九间房》收录了他的部分代表作品,他的小说大都呈现出优雅、阴柔而又凄清、冷艳的风格,美丽的意象下面是死亡的气息与令人不安的阴谋。它可以视作苏童所有小说的样本。这是...

  • 老谭以及我们逝去的日子

    作者:狗子

    大概是这样吧,他俩的举动超出了我对爱情的想象,甚至有所破坏,我难道不是早就应该对爱情不再抱有那样的——几乎所有文艺作品中所表现甚至所宣传的——想象了吗?怎么就那么难以放弃那样的想象呢?我应该谢谢他俩——谢谢尖嘴猴腮公鸭嗓...

  • 乡村旧事

    作者:雪儿

    小河自东向西,穿过村的北边刚过了汛期,河水慢慢见清,雨儿的父亲就拖了网上河里打鱼。雨儿的父亲是个退伍军人,说是上了朝鲜战场的,手受了伤,每月国家都给工资的,村上的农活干不了,没事常在河里打鱼,到镇上换点零用,家里倒也方便...

  • 死刑获释

    作者:杨春国

    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下了一场大雪,好大好大,整个城市变白了,整个城市被覆盖了,整个城市也沸腾了。每年冬至市政府都专门下达清雪令,各部门各单位,自扫门前雪,包括门前临街的。当天的雪当天清,没有督促,没有动员,只有检查、曝光、...

  • 死于象蹄

    作者:朱一叶

    我时常有一种渴望,一双大手抱紧我的脑袋,将它抛向墙面,就像摔碎一颗鸡蛋,脑浆四溅,而这双大手又恰巧就是我自己的,这副时常伴随着《Perfect Day》出现的慢镜头画面有点不可思议,也不太符合逻辑。可是我这样年轻,又这样...

  • 睡袍

    作者:聂与

    她想他那天一定是又喝多了。每次喝完酒他都给老家的人打电话,没电了换上一块电池接着打,跟每个人说的话都是重复的,像歌曲里复调的高潮部分。他如此依赖童年的记忆或者是创伤,谁知道呢,反正,他从来都是把她晾在一边当观众,那种三更...

  • 私仇

    作者:赵秀林

    曲长山从口外回来这天,正赶上八月十五中秋节。长山信没打话没捎,领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子,说回来一下就回来了。一进门,长山就对大奶奶和长岭长水两个伙计说:“这是柳枝,路上捡的干闺女。”一句话,首先就把长岭的心说得凉凉的。十...

  • 死因

    作者:陈迪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距东方最大的都市上海三万里之遥的非洲国家利比里亚。利比里亚位于非洲西部的大西洋畔,气候宜人,四季如春,风景优美,与人们通常印象中的被认作非洲象征的“炎热、干旱”完全不同。得天独厚的环境,使该国成为...

  • 私了

    作者:张克盛

    下午五点的时候,别的部门都下班了,但是营业部全体人员还在开会主管营业部的副行长崔杰亲自主持会议,而不是通常的营业部主任夏红主持会议原本定于每季度末召开的银河办事处营业部工作会议,现在突然提前了,现在刚刚是这个季度开始啊全...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