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蝗灾之日

    作者:(美)纳撒尼尔·韦斯特

    “许多船沉了,永远抵达不了藻海,但梦想永远不会消失。在某些地方,梦想会折磨某些不幸的人,而终有一天,那人被折磨够了之后,梦想就会被重新复制出来。”在旅馆当了二十年会计的荷马、演了一辈子小丑的哈利,还有那些怀抱希望却找不到...

  • 她跟我聊到枫树、水的微笑以及永恒

    作者:(法)安东尼·帕耶

    一个关于被我们忽略了的时间的故事,一个关于拖延、关于明天、也关于此刻的故事。在大多数人看来,26岁的亚历山大·克劳诺斯无疑过着令人羡慕的生活:完美的身材、薪水不错的管理层职位、刚刚租好的两居室公寓……但邻居老太太埃莉斯的...

  • 双城记

    作者:赵柏田

    1730年春天,一个叫全祖望的外省青年随身带着两万余卷图书前往北京。此时他的身份是宁波府学的一名诸生,因成绩优异被选作拔贡北上应试。如此庞大、沉重的行囊要从浙江运往北京,放到今天也是一笔不菲的托运费,何况是交通条件低劣的...

  • 湘山街七十八号

    作者:邓焕

    时隔两年,当我再次踏进湘山街,小心翼翼地沿着青光光的石板路静静地走着时,湘山街还是两年前的模样:门碑还是那座红漆斑驳的木楼,只是换了一幅新对联,然而鲜红已褪;一壁残颓半废的鹅卵石墙上苔痕处处,耷拉在墙头的枯草在风中无力地...

  • 香火

    作者:弋铧

    这是十小时内第三次来这家医院了。每回都像冥冥之中有天应一样。它的大门并不开阔,掩在密密的梧桐树间,如果是夏秋季节,你简直会忽视这所市内最好最大医院的存在。现在是冬季,梧桐早就像秃了顶的老人,一毛不剩,在残败的萧瑟里佝偻着...

  • 树的影子

    作者:韩思中

    宋树花弓了腰,把两条大腿紧紧夹着走路,好像是她的怀里隐藏着什么金贵宝贝,一不小心,就会暴露出来让人看到一样。现在是上坡路。要想进入乡政府大院,这道坡不走是不行的。坡路看起来并不十分陡,也不长,大约二十几米远的样子。走完这...

  • 双凤楼纪事

    作者:鲁彦周

    这是著名老作家鲁彦周先生新近完成的一部40余万字的长篇力作。作品通过发生在双凤楼内曲折动人的故事·展现了四户人家、两代人的命运纠葛,揭示了人性中的善恶美丑。该书将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本刊特将其中的第一至第八章刊出,以飨...

  • 双驴记

    作者:王松

    直到若干年后,马杰才告诉我,他终于真正了解了驴这种畜牲。他是在大学里学到这些知识的。他读的是农学院。这让我很不理解。我和马杰同是1977年参加高考,而且在同一考点的同一考场。但后来,我去师范大学数学系报到时才听说,他竟然...

  • 香花花坡

    作者:李悦

    丑丑叔离去,是两个携狗上山玩耍的小男孩儿意外发现的。这山沟沟地界儿,春姑娘步履蹒跚,断不肯早到的。虽说已是三月阳春,然而便是向来早发的崖畔上的那几株老杏树,尚初蓓蕾努嘴,远不是落雨的时节。可那天却怪,一打早,天便麻阴副脸...

  • 书香

    作者:郝庆军

    人是环境的动物。我记不清这句话是赫胥黎还是达尔文说的,总之肯定出自一位笃信进化论的智者之口。读书的时候,初次听到这句话后我颇不以为然,认为进化论早已过时,哪有后现代理论与时俱进?自然,那个时候血气方刚,酷爱时髦的话题,信...

  • 双枪女将冯淑艳

    作者:姜国

    她是一位依然健在的东北抗联老战士、曾经叱咤风云的传奇英雄她叫冯淑艳,今年98岁,生活在北国冰城哈尔滨……婚礼闯进鬼子兵1916年,9岁的冯淑艳随父母来到吉林省穆棱县(现黑龙江省穆棱市)穆棱镇九站泉眼河屯居住为了养家糊口,...

  • 一百零四个人的生命和一个人的名誉

    作者:张作民

    我犹豫了好长时间,要不要把这个故事写出来?无数影视剧都有这样的画面:敌人——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日本鬼子——摇动着白旗从坑道里走出。可突然间,角色要掉过儿。我想象不出那会是怎样一个场景:王营长双手高高地举着一件白衬衫,向荷枪...

  • 香李

    作者:蔡阳启

    楚歌将自己悬挂在香李树上的时候,我正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那天气温有点低,天气有点冷。微风,窗帘上绿色的波浪轻轻涌动,雪白的菊孤傲如一杆漂泊的桅帆凄凄清清地在波光里沉寂;窗外,半爿月亮在灰灰的云层里时隐时现,路灯像患着白内...

  • 向阳湖

    作者:刘益善

    刘益善,一九五〇年十二月生于武汉,祖籍湖北鄂州。一九七三年始做文学编辑,现任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长江文艺》杂志社社长、主编,为湖北省有突出贡献专家。创作出版有诗歌、小说、散文专集等计二十部。中篇小说《回家过年》、《河...

  • 匪王传奇

    作者:徐大辉

    抢掠行动胡子四梁八柱冲锋在前,前打后别,不然不配做四粱八柱,威望是杀出来的,危险时刻方显英雄本色。生死换来荣誉、成就、地位、板力,流贼草寇论功行封,立功要用鲜血换。小胡子的话令她震撼:不死几回当得上大爷?她竟然爱上了匪首...

  • 舌尖上的毒

    作者:曹永胜

    孙焕平是江苏淮安楚州淮城镇闸口村的一个农民,从2009年4月7日至11月7日,他开着自己购买的小卡车,走遍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行程5万里,耗资10多万元,自费义务宣传《食品安全法》。有人说他“神经病”,妻子要跟他离...

  • 少女与泰坦尼克

    作者:徐小雅

    少女五年级时体重55公斤,此后十年间更像吃了发酵粉一样迅速膨胀。她尝试各种减肥方法,也渴望过爱情。当青春之轮被肥胖压沉,少女能否赶走心魔重新开始?温莹莹十二岁时正式进入青春期,人像吃了发酵粉一样,迅速长长、长宽。肚子总是...

  • 少女与战争

    作者:弋舟

    弋舟,本名邹弋舟,1972年生,祖籍江苏无锡;2000开始小说创作,迄今已有长中短篇小说100余万字刊于《作家》、《天涯》、《花城》、《山花》、《中国作家》等文学刊物,部分作品辑入若干选本,并被选刊转载,著有长篇小说《蝌...

  • 少许是多少

    作者:须一瓜

    游兵在厨房里修菜罩子,他希望在老婆起来之前修好。游兵的父母从外地来了,母亲一来就把菜罩子给弄坏了。她总是抢着做家务,见缝插针地抢,差错因此增多。那个菜罩子看上去很简单,就像把开合的无柄洋伞。平时看见老婆,揪着伞尖,一拉一...

  • 少女嫣红

    作者:邹忠民

    当我伏案于桌开始我的叙述时,白纸上便倏然飘来一朵鲜艳嫣红的色彩。它变幻不定,行状逶迤,而我试图让其就范于文字的方框长列中。这样,我看见自己沿着回忆的长廊走进了这个师范学校九一(7)班的教室。那是一九九二年秋季开学后的一个...

  • 狼王归来

    作者:徐大辉

    统治了若干年的族群日益强盛,老狼王却被儿子赶下王位并驱赶出族群,昔日的妻妾归了新狼王所有,面对残酷的森林法则,老狼王无奈,它捕杀到一头雄壮的马鹿拖曳回领地,以证明自己没有老,最后怆然死去;狼王后不肯下嫁新狼王,没跟族群迁...

  • 我哥刁北年表

    作者:刁斗

    《我哥刁北年表(中国最好的长篇小说)》以一九五三年至二00三年这五十年的时间跨度为经,以二十世纪下半叶至二十一世纪初中国社会的诸多公共事件为纬,通过主人公刁北的家庭变故,求学求知,恋爱婚姻,两度入狱,工作糊口,生离死别,...

  • 长眠不醒

    作者:(美)雷蒙德·钱德勒

    收录村上春树万字长序,全新译本尽现原著魅力。清晨,一名男子走进一家还没正式营业的书店:“我想要一本书,有趣但黑暗。我今天要赶远路,但我可没有心情看史诗。黑色小说或许适合我。需要很多情节。里面有死翘翘的情色书商、有把枪当玩...

  •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作者:(英)珍妮特·温特森

    这本书讲的是一个女孩面对种种质疑和打压时,如何探索人生道路,成为她自己的故事,时而有趣到让你发笑,时而悲伤到近乎残酷。生活,是悲喜交替。茫然,让你错失良机、最终失意。勇气,带你奋力前划、逆流而上。每个人心中那个犟头倔脑的...

  • 木凸

    作者:陆天明

    《木凸》以谭家花园人物命运为背景,把生活中的故事当作历史的一部分来着笔,娓娓道来,描绘中国历新旧思想的交锋。生活在谭家花园的谭姓男人为什么都不能活过五十二岁,到时都得一命呜呼?谭家花园的继承人谭宗三同黄克莹的恋爱故事又和...

  • 怀疑三部曲

    作者:王小波

    这本书里包括了我近年来写的三部长篇小说。我写长篇小说是很不适合的,主要的原因在于记忆力方面的缺陷。我相信如果不能把已写出的每一根线索都记在心里,就不能写出好的结构,如果不能把写出的每一句话记在心里,就不能写出好的风格,对...

  • 龟院儿

    作者:春雨

    小说《龟院儿》共五十余万字。龟院儿,是一个典型的北京大杂院,也是一个反映市井生活、描摹人生百态、展现人性善恶的大舞台。故事叙述解放初期到改革开放前夜这一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北京南城的四合院里,一群升斗小民的悲欢离合、喜怒哀...

  • 像群星存在那样存在

    作者:鬼金

    “呼……吸……呼……吸……深呼吸……”这是银子每次遇到什么事情自我调节的方法,来自曾经练习过的调息。银子会感到整个身体变得舒展开来从身体内部向外充满了力量和那种强烈的存在感,调节过呼吸以后,她慢慢睁开眼睛,眼皮是僵的,像...

  • 想像一个歌手

    作者:蒋韵

    元宵节刚过,正月十六,我们就来到了这个叫柳林的地方。我们来这里是为了看红火,这里的红火,有个名称,叫“盘予会”,“盘子会”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来这里,原以为能看到伞头秧歌,结果,十里不同俗,这里是不唱伞头秧歌的,看伞头秧...

  • 树树皆秋色

    作者:方方

    女大学教授华蓉早已习惯了单身生活。有一天,当一个名曰王老五的男人从电话闯入她的生活时,她不由得被对方感染并渐渐有了某种疑惑和期待。后她因自己的博士生发表一篇抄袭论文,牵累到自身并几乎弄得身败名裂时,王老五却拔刀相助,对此...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