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喜鹊回到屋顶上

    作者:陈仓

    我家有个地主时代的院子,院子里原本住了几十号人,如今只剩父亲一个人了。一我家有个地主时代的院子,院子里原本住了几十号人,如今只剩下父亲一个人了。每天一清早,父亲第一件事情就是坐在门槛上,一边抽烟一边朝远处看,他似乎把整个...

  • 太平鬼记(三则)

    作者:尚思伽

    鬼生,不知其名姓。六九年生人,年二十忽罹大难,神智俱丧,寄身于京郊某病院,日月如梭,忽忽十八载矣。性喜谈鬼,语多狂诞,世所不容。幸已平复,现入商界,前途未可限量。余研读其病历,爱其怪力乱神之辞,君子固不为此,然太平盛世,...

  • 太阳出来瓦上霜

    作者:黄代本

    在上个世纪的后二十年,国家对大中专毕业生实行统一分配制度,这样的分配制度,对农村人来说,无疑是功德无量的好事,也就是说,只要你考上了大学或中专,工作就没有问题了。金白龙就是在1984年考到云南大学法学院的,但是,即使是分...

  • 沙湾女人

    作者:张景祥

    那一天,我到塔城出差,几个朋友知道我好弄两口,晚上就把我拉到塔城市西郊的金穗园喝了个天昏地暗,走出金穗园,我已经醉眼蒙眬,不辨东西,连头也抬不起来了。塔城的两个朋友,只好一个左一个右扶着我走。走了没几步,我的酒劲就上来了...

  • 上帝帮助孩子

    作者:(美)托妮·莫里森

    托妮·莫里森(ToniMorrison),美国著名女作家。1931年生于俄亥俄州,曾在兰登书屋担任高级编辑,后赴普林斯顿大学等校任教。代表作有《最蓝的眼睛》《所罗门之歌》《宠儿》《爵士乐》《爱》《恩惠》等,曾获普利策小说...

  • 太平湖

    作者:李学辉

    当我第一次听说罗隐竹时,他已失踪半个多世纪了。与他同时代的人大多去世,而后一代人对他一无所知。他被湮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为世人所遗忘。我写的那篇介绍他水墨画作品的文章发表后,重新唤起人们对他的兴趣。不少刊物转载了我的文章,...

  • 雾失楼台

    作者:范剑鸣

    深秋的一个早上,陈军踏着松木阶梯,向同事杨城的宿舍走去。这是一间江边阁楼,现在早已人去楼空。记得两个月前陈军和杨城初来这所学校时,校门口的那棵大枫树还绿叶葱茏,亭亭如盖,如今一阵冷风吹过,居然掉落了几片叶子。两个月来,陈...

  • 西河头咏叹

    作者:杨晋林

    你说,五月西河头的旷野会滋生怎样的诡秘和繁华?五月的西河头可能在任何时候都不拒绝葱茏的绿意泛滥,弥漫所有人清澈的视线。在每一个燠热难耐的五月,西河头的旷野都尽可能裸露出最原始的质朴和最富刺激的冲动和喧哗。这边是柏油路上高...

  • 西墙粉事

    作者:白天光

    阿城东北,有个叫咕咕嘟的村庄。这是个很古怪的村名村人已无法说清楚这村名的来历,学者亦无法诠释这古怪的村名。无论是蒙语、满语、汉语,均无法寻出它的真正内含。才十中有两位老寿星,一位是年已一百零九岁的程旺老人,他说:“是皇帝...

  • 袭人香酒楼

    作者:吴正格

    Y市老城区的府台街是一条具有百多年历史的商业街,街的命名据说与清朝一位府台大人弃官从商的故事有关。这位府台大人是旗籍还是汉籍尚待考述。如果是旗籍则违背了祖宗不许做买卖的遗训,这样的叛逆行为里肯定藏着惊险曲折的情节。府台大...

  • 太平岁月

    作者:曹玉林

    吃过早饭,程家坂砖匠程立端要去严桥镇办两件事:一是点歌,二是取钱。汽车站设在乡政府的大门口。立端赶到车站时,前一班汽车刚刚开走。私人的“嘣嘣嘣”小三轮和本地区生产的“安达尔”小汽车倒是不少,狗转遭似地在车站周围兜圈子,招...

  • 西窗轶事

    作者:晨钟

    记得还是我在部队当女兵的时候,从一本没有封面卷了书页的旧杂志上,读到一个只有几句话的外国小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公司职员,这一天他下班回家,发现邻家的小孩正在他家的院子里挖一个大坑。小男孩对他说,我知道明天是您的生日,...

  • 系红绳的翅膀

    作者:燕霄飞

    夏至后的月光透过窗棂,一格一格地浮在土坑上。民办教师田来员翻了个身,一明一暗的脸旋即扭曲一下。在田来员看来,这个夜晚很不一般,难缠的日子好像是扭了一下腰身,在梦里头终于有了转折。事物就有了新的生长方向。田来员的梦以一个叹...

  • 上个世纪的月季

    作者:江华明

    每天在老园丁到来之前的凌晨,文婕妤就来到园中绕着月季花坛散步。一圈又一圈,灯芯绒布鞋走得漫无声息。那是当年小城民间常见的手工鞋款——便宜、软和、轻便,与那种闹市中马蹄滴嗒的皮鞋相映成趣。有一些雾气,空气非常清新。那时天只...

  • 上帝的格子

    作者:白小易

    记录一些往事,怀念难忘的朋友。思索不断更新,答案经常修正。钱海的长相并不帅,可是神态却极像以英俊潇洒著称的国际影星布鲁斯南。在俞轩的同学里,钱海第一个发了大财,也第一个告别了人世。刚认识钱海的时候,俞轩根本想不到他们会成...

  • 沙平站

    作者:林哲佑

    林哲佑1954年生于韩国全南莞岛。全南大学英文系毕业,获得西江大学英文系硕士、全南大学博士学位。1981年以小说《骗狗》入选《首尔新闻》“新春文艺”,从而登上文坛。主要作品有《他们的凌晨》《后院的风声》《沙平站》《父亲的...

  • 露色

    作者:杨帆

    学校没安排蔡雪红下学期的课。有消息说,如果蔡雪红年内还调整不好的话,校方会考虑开春从邻校调一名老师来接替她的课。每年想进港中的人总是很多。蔡雪红有可能被派管理学校大门前那片草坪。这几乎成了尚未落实的既定事实,因为谁都可以...

  • 乱世奇情

    作者:张德厚

    日寇在东北立足未稳,铁蹄还没有能力进入大山深处,山民们偏安一隅,对此时还来闯关东的人不止是敬佩,都有些崇拜了。进入延边地界,我住进了金水波家里。这是一个和睦的大家庭,所有的陈设都是典型的朝鲜族风格——墙壁洁白无瑕,一铺大...

  • 沙海里的追逐

    作者:刘永涛

    正午的阳光极其的凶猛。连绵起伏的沙漠被烘烤得越发寂寥与神秘。站在两座沙丘之间平地上的陈悟仰起他那颗苍老的头颅,漠然地对视着那放射着如毒汁般白光的太阳。他感到一阵疼痛与眩晕,混浊的泪水在眼里微微闪烁。很快,他被灼伤的眼睛就...

  • 轮椅

    作者:乔叶

    那一夜,晏琪明白了:如果说白天是属于人的,那么夜晚就是属于神的。人是喧闹,是话语,是柴米油盐,神是沉默,是深重,是广博无声。作为人,她从来不惧怕白天。夜晚却是值得惧怕的。因为那个夜晚,她感觉到了神的引领。引领的地方是那个...

  • 杀进中产

    作者:左雯姬

    最近,刘威明的脑袋里使劲磨着一把软刀子。信峰通讯有限公司销售部总经理刘威明,和他的助手阿呆,去看一栋待售的中式庭院。那房子真叫人心动,它所在社区三面环高尔夫球场,绿阴如碧。高尔夫球场又分别是十八洞和十六洞的,一眼望去,视...

  • 孪生兄弟(中篇小说)

    作者:王建平

    在皖西那个偏僻的山村里,他家是个小姓,一直是佝着腰过日子。由于母亲死得早,父亲只好以“靠天收”的方式拉扯着两个孩子。尽管鲍国是父亲要重点培养的对象,但也时常处于“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的状态。为了供他念书,鲍家过早地辍学了。...

  • 色彩

    作者:黄亚洲

    棕皮鞋一出永定门火车站,就撞上了大脚翠姑,这在他是万万没有想见的。“大少爷!”辣辣一声喊,翠姑伸手就来抢行李。他起先没有看见她。人如黄昏的蜂群,一群群过来,一群群过去,嘈杂而拥挤。雨刚停,泥地上水洼如镜,亮亮地打闪。他避...

  • 楼顶上的party

    作者:陈绍棠

    狗蛋斟满一杯酒,先敬父母。今年又不回家陪他们过年了,请他们原谅儿子的不孝。儿子在外闯天下,只是想挣点钱,把日子过得好一点,然后娶妻生子孝敬他俩。狗蛋又斟满一杯,敬“桃花”,祝愿她幸福美满,日子红火。狗蛋又斟满一杯,敬“菊...

  • 三只眼的鱼

    作者:陈茂智

    蓝依还没进屋,就闻到工棚里飘出来的鱼香味她的心开始狂跳,她开始害怕,害怕一直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这天整个上午,她满山坡转来转去,收割药草按理,这种事是母亲做的但母亲此刻正在工棚里端着乳房用乳汁喂弟弟从蓝依懂事起,她就发现,...

  • 春草

    作者:裘山山

    春草讲述的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女人的奋斗历史。在变革的时代,人的命运究竟掌握在谁的手中?春草以自己的青春风貌在此之中的努力抗争回答了这个问题。不管奋斗这条路上有多少艰险和困难,她都将坚定地走下去,她的可贵就在于,她想做自己...

  • 龛镇弟兄

    作者:马泰泉

    这是一部凄婉悲壮的“混血”家庭秘史:一个花容月貌的回族女子先后嫁给了两个汉族男人,于是一个家庭两代子孙便在这沉甸甸的豫东平原——华夏祖先的发祥地,上演上了一幕幕阴差阳错、恩断情牵的话剧。小说摒弃了反映合资企业题材的俗套,...

  • 三月绯闻

    作者:王松

    说今天信息爆炸实在言过其实。爆炸,只是指信息的密度而不是强度。眼看已经进入两千年,科技发展这么快,何文庸却实在看不到有什么实质性的爆炸新闻。比如哪天打开电视机,突然向人类宣布已攻克了癌症艾滋病一类顽疾;要么报纸头版出现醒...

  • 三月桃花开

    作者:李培俊

    这次,县委书记黑曜下决心要根治头上的毛囊蠕螨了。蠕螨这东西很讨厌,寄生于毛囊之中,看不到,摸不着,不疼不痒,不碍吃不碍喝,专在夜里出来活动,早上洗头,水盆里浮了一层头发,黑乎乎的,让人浑身发毛。这种病,黑曜书记当乡长时就...

  • 刘乞子当了我的哥

    作者:徐茂斌

    当我开始以“四厘子”的身份步入拉炭行列的时候,拥有“八年光荣历史”的刘乞子则正准备告别他的行乞生涯。那年,他在河曲县城关公社讨吃的路上,偶然碰到了一个走方医生。那走方医生很能吹打。他问他母亲那种病能否治愈?那医生拍着胸脯...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