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特蕾莎的流氓犯

    作者:陈谦

    特蕾莎?她微低下头,将额头靠向墙上的镜面,眯起眼看镜中的自己。脸真白啊。苍白,眼下有些干。她屈了食指,反过来贴到眼边,轻揉那些细纹。该去做脸了,她想。每次做了脸出来,简直能听到皮肤毛细管收缩的声音——那些细小的皱纹几乎在...

  • 天眼

    作者:杜斌

    自称皈依佛教,不到一个月,又自称开了天眼,张高美得意得像荣登胡润的富豪排行榜。为了佐证自己的天眼来路正统,张高美驱车五十公里,到金台寺礼请了一串方丈开过光的108粒玛瑙佛珠,套在手腕上,动不动就拨一珠,念一句“南无阿弥陀...

  • 未来世界

    作者:王小波

    我的故事就要结束了。你现在当然知道,那天晚上我还是回了家。我现在和F住在一起,她完全知道这件事,并且能够理解,用她的话来说,你别无选择,所以只好这样生活了。我现在多少适应了这种生活,和周围的人也熟了。假如没有新来的人,每...

  • 一墙之隔

    作者:王秀梅

    许多年前,我跟在父亲身后,穿过一片黑沉沉的棚户区。天上没有月光,只缀着几颗稀疏的星星,发出稀薄得可怜的光亮。因此,所有的小巷仍然是昏暗的,加上巷子两旁低矮的房屋里没有多少人声,让人感觉那里像坟场一样。那个夜里,一切都显得...

  • 一声叹息

    作者:陈斌先

    春节过后不久,县直机关班子调整,县委忽然想起吴曲来了,把他调整到方志办副主任的位置上。吴曲做梦都想不到,干了二十几年的办事员、科员,还有出人头地的这一天。别看方志办副主任是个无权无势的虚职,对于倍受煎熬的办事员来说,算是...

  • 一切都是真的

    作者:李治邦

    李重阳回到区政府办公室,看见张主任忙着帮助自己收拾东西,于是喊了一声,谢谢你了。张主任挺直腰回过头,笑了,说你走了,还真的挺难受。他过来握住了李重阳的手,语气有些哽咽,你这次到市政府办公厅当副主任,也算是一次解脱。现在当...

  • 一片冰心

    作者:李玉和

    有一阵,我厌倦了职场生活,于是决定换个环境。没过多久,我就将一封辞职信递交给了上司。递给辞职信的第二天上午,我的老板就找我谈话。他倚靠在用真皮制作,而且一看就价格不菲的摇摇老板椅上,漫不经心地摇晃着身子,左手夹着一支黑色...

  • 一切都还好

    作者:吴文君

    两个优秀的男女,被金钱地位分隔到不同的阶层里,由于感情的交集令地位优越的男人,露出了端庄之色下面的“虚假”与“猥看到乔泯得到卫生部嘉奖的消息,她正独自在西部游荡。那是她的梦——去西部,一个人,看看北方,大漠,大漠的月亮想...

  • 透明的悬崖

    作者:胡学文

    杨苗睡醒一觉,杨老二和红豆依然在院子里站着。午后的阳光敲打着杨老二绣满皱纹的老脸,在深褐色上涂了一层斑驳的色彩,看上去像是被一条脏舌头舔了。杨老二正对红豆说什么,他的手随着嘴唇翕动的节奏扬起来,在空中狠狠砍一下,迅速撤回...

  • 埋妻

    作者:商略

    困在界山大坂已两天多了,我不知道还要困多久。日子无趣得我心里直发野,两天来最好玩的事情,就是阿三和陈东申打架。阿三跟张师傅的车去阿克苏,这会儿大概正在穿越死人沟,不用一个小时,就可以到甜水海找一张床过夜了。活蹦乱跳地来来...

  • 一起做一条蛇吧

    作者:胡健

    这是一篇探讨如何发掘人体潜能乃至生命和人生神秘现象、充满奇思妙想的小说,题材和视角新鲜独特:练瑜伽将人变成一条蛇,蛇样的人生能伸屈盘缩,人的意念难道真的如此强大如此神奇?一喵喵作为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不是很起眼的。她长...

  • 一切并不如

    作者:王怀宇

    王怀宇1967年出生于吉林省镇赉县。1989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二届高级研讨班。1988年开始小说创作。先后在《作家》《青年文学》《时代文学》《山花》《十月》《钟山》《北京文学》等刊发表小说作...

  • 一人分饰两角

    作者:本刊编辑

    在国生二十几年的人生中,没什么事情可以被形容为“重要”。认识小韦也不例外。这是一个没有任何不同寻常的巧合。在一个有些寂寞的小酒吧里,背投电视正放着一个欧美摇滚乐队的现场秀,几张做旧的木头桌子边坐着两三个人。国生与小韦的眼...

  • 一九四五年的东方

    作者:傅泽刚

    她叫樱子,一个小女孩的名字,而实际上,她已八十岁。这个年龄段的人,都喜欢回忆,人老了,过往的时光,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喜剧悲剧,啥都有。她感叹自己像个演员,在生活场景里,每个人的表现,比演员来得真实。这是生活的展演,导演...

  • 一路向西

    作者:陈玺

    光义家是塬上的大户,家里有两百多亩田,外面还有买卖儿子叙伦,在新式学堂读书,毕业后,他成了三青团的骨干,在省党部做事加入国民党后,他进入胡宗南在西安设立的军官训练营,加入胡宗南的部队,在临潼一带打鬼子叙伦一米八的个头,身...

  • 无光之地

    作者:丁小龙

    安海:我很多夜晚都对着这些稿纸,但我却写不出几个字来苏秦:你写出的第一个词语是什么?安海:安海苏秦:那你头脑中出现的第一个情景是什么?安海:我和二姐在雪地里面做城堡苏秦:第二个情景是什么?安海:我和朋友们坐在高树上看河水...

  • 弯弯的沙河

    作者:荆夫

    城边的村庄沙河的源头在那遥远的大山里,千泉万溪汇聚成一条大河。水一出山顺着地势七拐八弯细细宽宽,显出一副婀娜多姿的女儿态,于是又被沿河人称为女儿河。沙河水清冽甘甜,水下游动的小鱼小虾清晰可见,沿着沙河有无数的村镇和城市。...

  • 天香

    作者:路文彬

    路文彬: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北京语言大学中文系教授;一九六六年十月出生于黑龙江依兰,有土家族血统,致力于长篇小说创作、文化伦理批评以及英文翻译等。出版有长篇小说《流萤》,理论著作《历史想象的现实诉求——中国当代小说历史观的...

  • 一票否决

    作者:肖仁福

    县委县政府召开的减轻农民负担工作会议开到下午7点才结束,龙溪乡党委书记周正泉和乡长毛富发走出县委礼堂就登上乡里的吉普,匆匆出了县城。周正泉征求了一下毛富发的意见,就用手机打通乡里的电话,让乡办秘书小宁通知在家的党委委员召...

  • 薄地厚土

    作者:耳环

    有句话流行了很久,看电影,不如看影评。作者在本书中用独道的眼光和语言诠释了N个超级电影,这其中,或许有你格外熟悉的,也有你格外陌生的。比如《街区男孩》《不伦之恋》《爱欲之果》《大逃杀》《年少轻狂》《我偷窥所以我存在》《一...

  • 荒原问道

    作者:徐兆寿

    由于“反右派”斗争,好问先生和彭教授都被下放到叫双子沟的地方。又由于彭教授的死亡,使好问先生隐姓埋名,只能在河西寄人篱下,放羊、娶妻、生子。本想着在河西做个好医生的夏忠却因一场婚外情又被逼到生活和情感的悬崖绝壁。生活等着...

  • 一棵树的圣经

    作者:文曙

    树四围的山,不高。山是那种苍老的绿。平原则是袖珍的,小若扇坠,系在那苍色下。坪的中央,一蓬葱茏,那么庞大地举在平旷的上空,那是一棵树。脸,仰起来,双眸径直望那葱茏的至高攀援上去——即便如此,你的仰望,依然无法抵达它的穹顶...

  • 收山

    作者:常小琥

    万唐居里面的院子很深,西边辟出的几间耳房,建了水饺部,小吃门市和面点也是新设的。后院临街的六间背阴铺面房,紧贴道林的仓库,筒瓦卷棚,道士帽门,清水脊,一溜街门自上而下刷成青黑色。原是住家搬走前留给政府的逆产,公私合营后被...

  • 烂尸板板

    作者:方明贵

    马学文说,等咱俩拣个好天,去看李金花。李金花是谁?我对此知之甚少。房东老太给我一把钥匙,这房就算租下了。她说,厕所在楼上。然后又给我一把钥匙。我仔细看了看这后一把钥匙,有一点敬重它的意思。因为在我看来,拉屎跟吃饭是一样一...

  • 一年一岁蓼儿洼

    作者:陈进轩

    陈进轩现为山东省郓城县文化馆创作干部。先后进修于南京大学作家班、北京鲁迅文学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1980年在《安徽文学》发表第一篇小说,随后在《山东文学》《当代小说》《时代文学》《中国》《当代》《十月》《小说...

  • 天命

    作者:张宝全

    这是一个独特的观念小说,也是关于励志的故事。一个人依照自己的梦不懈追寻,最终意外地实现了梦想。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故事的过程……《一千零一夜》里有这样一个故事:开罗有一个穷人,睡在园中的无花果树下,梦见有人对他说:“你...

  • 头顶大事

    作者:赵德发

    甄红背着一个大包走进“尔首乌”的时候,心骤然一冷。店里没有一个顾客。三把人造革椅子全都闲着,竖在墙边的大镜子不知趣地又反射过来三把,让甄红满眼乌黑。沙发上倒有两个粉红影子,甄红转眼看看,原来是小艾、小石两个姑娘靠在一起看...

  • 铜雀春深

    作者:赵玫

    被午夜的电话惊醒。那一刻她以为在云端。黑暗中她摸不到电话的铃声,也听不到窗外掠过的呼啸的风。但她还是本能地从床上跳起来。跳进一片黑暗的迷茫中。她用了很长时间才让自己从睡梦中醒来,当然,她立刻就忘记了刚刚还在的那个梦中故事...

  • 徒步悉尼

    作者:林宋瑜

    第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跨洋航班,有朋友开玩笑说陈奂生进城。心想陈奂生进城,架势也莫过于此。乘坐的是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飞机,因为便宜,代价便是付出更多的时间,需要转机吉隆坡。学校可以报一趟来回机票,但洋人的做法是,你得提前几...

  • 晚节

    作者:李清源

    除了老秦,病房里什么都是白的:墙壁、天花板、分列两边的窗帘、可升降的病床、源源不断往外冒热的暖气片。就连邻床那名妇女,也白白胖胖的,像条养尊处优的熟蚕。床单和被罩更是洁白如雪,被子也轻暖舒适,相比之下,家里那床被褥简直就...

  • 一个人的岛

    作者:陈武

    “噗呲——哗”,这是浪花轻拍礁石的声响。错落有致、挨挨挤挤的礁石连绵着,喷溅的水花或高或低地落在滚烫的石头上,热锅炒菜一样炝起雾状的烟尘。有一块形迹怪异的礁石,在一个浪花喷溅的水雾中晃动一下,站了起来——原来是一个人。对...

  • 豌豆黑豆和扁豆

    作者:张全友

    清晨,整个院落像一座舞台,有些淡雾的效果后,更显得扑朔迷离。此时大哥正蹲坐在一块顽石上蒙头磨刀。呼哧,呼哧——那声音踩着节奏,将铁与石头相互啃轧的特殊味道喷射出来,随后滚出门去老远,化入百味冗杂的气流中。这种匀称的节奏,...

  • 寻找慈恩塔

    作者:鸿琳

    在我家乡梨城,慈恩塔绝对是一张不可替代的名片,这座古塔始建于后唐同光年间,至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作为名塔被收录进《古今图书集成》一书中《古今图书集成》是与《永乐大典》、《四库全书》并驾齐驱的中国古代三大文化巨著之一,因此...

  • 投机犯

    作者:刘万能

    1973年初秋的一个赶场天,区政府所在地的双溪场上,十里八乡来赶场的农民,把大街小巷塞得满满当当。罗建新从场头到场尾来回挤了两趟也没见着一个同学,十分失望,只好出了街口。街口两边墙上贴着许多标语,他便站在那里看了起来。罗...

  • 童谣

    作者:胡传永

    我是一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我从那些长眠于地下的亲人们身边走过来,我想我的生命里一定是受了某种托付五十多年了,我一直不敢打开那段记忆,因为有太多的灵魂要冲出来诉说他们各自的故事,怕故事的沉重会让人们承受不起,然而冥冥之...

  • 同租

    作者:游利华

    周六早上深圳反倒冷清了,整个城市还响着呼噜声,杂乱无章的呼噜声,就像这间屋子里的动静。蓝岚被这阵呼噜声弄醒了,她有些惊愕地睁开眼睛,一阵突如其来的头昏与头痛以及一股浓浊的酒气使她不得不皱起了眉头。呼噜声就在蓝岚身边,蓝岚...

  • 图瓦故事

    作者:鲍尔吉·原野

    “是的,我在下叶尼塞斯克边防近卫第九旅服役三年,在新西伯利亚城防陆军仓库担任过一年枪械官。”青龙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回答我。俄国的步兵操典规定,下级回答上级问询,须目视前方,而不能看对方的面孔。但我不是上级,他习惯了。“...

  • 燕子笺

    作者:鲁敏

    小学里的束校长,该算作是东坝的知识分子吧,人们普遍这样认为。他自己,在衣着、举止、气度等方面,亦颇有自知与自觉的意识。他有两套中山装,一套瓦灰,一套藏青,在他认为重要的场合,轮流上身。他脚上的布鞋,鞋底与鞋帮间那外围一圈...

  • 受害者

    作者:杨猎

    有什么了不起?省城姑娘就这么娇贵,这么高人一等?董昊一脚狠狠地将面前的小石头踢进湖面。湖面上旋即传来“扑通”的回声,寂寞而幽深。整整十个月,他对婧百依百顺,奉献了多少精力和钱物,却换来她一句“爸妈非要我找本地人”的总结语...

  • 铜笔

    作者:刘东南

    道士鸿安越想越不明白,书侯先生怎么会亲自送一个日本人出门,而且,还竟然一直送到了山下,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自从移居茅仙道观,过起半隐居生活,在待人接物上,书侯先生一直恪守着一个规矩:熟不出门,生不下山。即亲朋故旧、达官...

  • 透明的男孩

    作者:俞梁波

    啊呀呀,啊呀呀……丁通失声大叫。楼道灯都彻底坏掉了,房东懒得修理的理由是楼道灯的电费都由他承担的,可是他从不到这儿来住。收房租的那天他才会出现,手指沾着唾沫数钱,光秃秃的脑门油亮油亮的。丁通一边骂该死的房东太吝啬,一边心...

  • 秃三儿回乡

    作者:陈德泽

    秃三儿回乡了。秃三儿回乡的时间是在去年的秋天的一个上午。秃三儿回乡的细节老五是在当天晚上听老婆说的。很像电影里的胡汉三喊着“我又回来了——”的样子。五辆熏黑锃亮的小趴趴车,看上去秃三儿哥并不像六十多岁的年纪。穿一身灰色的...

  • 艳阳天

    作者:王保忠

    那车“扑哧”一停,我们立刻围了上去。司机从驾驶室跳出来,绕到车屁股后,“砰”,打开了后马槽。父亲立刻从车厢里凸现出来,他身边是一具给白布蒙住的东西——这肯定是我弟弟祁艳阳的尸体了。簇新的布面上,横一抹竖一抹地涂着血,很像...

  • 头骨

    作者:马顿

    前排左侧那一对儿商量着怎么私奔,已经大半年了,还没有什么结果;正前面那一桌是俩男的,一个是猛男,念书的时候咬牙切齿,一个是圆乎乎的家伙,长着一脸疙瘩,最近常去录像厅“上班”,回来就跟猛男交流;后面那个女生是物理老师的女儿...

  • 秃耳朵公鹿

    作者:王鸿达

    在小兴安岭大山深处有一个闭塞的小屯叫靠山屯,屯子里依山居着百十户人家。俗语说靠山吃山,屯子里大多数人家以狩猎为生,只是近些年山上能打得着的野物越来越少了,不少猎户人家改成了以伐木和种地为生。种地的人家和山外的农村人家一样...

  • 乡邻

    作者:凌可新

    过去有个诗人说“田家少闲月”,意思是农家一年四季十二个月都忙。春夏秋冬,没有不忙的。忙山上忙屋里。男的忙一家人的口食,忙一家人的穿衣零花,忙儿子娶亲闺女出嫁;女的忙锅上忙针线,还得忙拉扯孩子。忙忙碌碌一辈子,常到临死闭上...

  • 夜里黑

    作者:秋野

    现在回想起来,二十年间,关于德军的几次重大事情,我都是在夜晚的时间段里知晓的。确切地说,几乎都是晚上九点以后。不知为什么,大哥总是习惯于这个时间段告之我德军的事,而且净是他人生中非同寻常的重要之事。毎次放下大哥的电话,我...

  • 铜锣响在大灾前

    作者:张立功

    阳历四月一来,清明节也就脚跟脚地来了。清明节一来,村庄里又会空前活跃起来——那些从村庄里嫁出去的女人,出去在外面做官、经商、从教的男人,都会像候鸟一般纷纷往村庄里飞。清明节时,“候鸟”们一飞回来,那些掩藏在杂草丛中的坟茔...

  • 相逢何必曾相识

    作者:张立华

    6月26日晚上我坐在马桶上发现自己“见红”了。那三种围产期医生一再强调的产前征兆——见红、肚子痛和早破水,医生说也不绝对只是这三种,但只要出现这三种之一就绝对是要生了。想来一定是刚刚晚饭后的长距离散步刺激加上离预产期的临...

  • 狩猎季

    作者:映川

    在李绿的思维中,没有什么好事是自己找上门来的,别人走狗屎运是别人的事,对她,这种梦她做都不允许自己做,得到董固业的确切答复是刚下班的时间,李绿把消息压了两个小时,回家吃了饭洗了澡,稍事打扮才拿起电话。预料中的,周启今晚没...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