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傍晚的尖叫

    作者:姚鄂梅

    红番小区有些年纪了,前两年沾某活动的光,刷过一次外墙,很快就像老年妇女脸上的粉,斑驳干燥,透出没有营养的底色来。到处都是横空而过的线缆,阳台一律封死,窗口处投降般伸出些长长短短的衣物来,无论款式还是质地,都在向上天证明,...

  • 苍天有眼

    作者:周建新

    野杏村没有金家姐妹的脸蛋,简直是没了春天。别说是人,就是山上的野杏树,都羡慕她们俩,结出的杏核儿,赛着和她们比眼睛。有了这两双迷人的眼睛,村里的男人怎会安宁?于是,我们的主人公岳山丘便掉进了这两双眼睛里,痛苦了一生。一那...

  • 被翅膀划伤的天空

    作者:葛虹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愿意回忆刚到上海的那些日子,因为那些日子里我是落魄的。可是我的眼前时不时地还会出现那些花花绿绿的公交车,我仍能听到它们用车轮在发烫的柏油路上轧出的深重的抱怨和它们用喇叭声传送出的或长或短的叹息。我还能一...

  • 情书

    作者:(日)岩井俊二

    《情书》是岩井俊二的长篇小说代表作,也是经典电影《情书》原著。故事由一个同名同姓的误会开始,通过两个女孩书信的交流,以含情脉脉的笔触,展现了两段纯真如水的爱情。有一个可以想念的人,就是幸福。岩井俊二以不动声色的干净笔触,...

  • 从明天起

    作者:李为民

    故事的开头还是先抒情放松一下吧。春天的大学校园是鲜花盛开的村庄。美丽和浪漫深藏在绿草里,融汇在外教公寓楼前的大草坪和鲜花里。翠明湖畔,绿树成荫,花团锦簇,粉红色的山楂花和淡粉色的桃花倒映在草坪边碧蓝的翠明湖中,外教公寓楼...

  • 第三种传说

    作者:胡学文

    第八个月头上,王红问了我一个问题。我并不意外。前妻不止一次问过,有时甚至带着点儿咆哮。之前那个女人也问过。她有点儿口吃,我和她初遇时还很轻微,我俩分开的时候,她的口吃已经相当严重,一句话停顿五六次。我很难过,从某种程度上...

  • 第三只眼

    作者:纪洪平

    在保卫科呆坐了一宿,快到天亮时,夏晓波才睡着。迷迷糊糊眯了一会儿,又被干事小张给喊醒了,他给夏晓波买回了油条。虽然油条炸得又香又脆,外焦里嫩,个头还大,但他还是决定不谈自己偷看女澡堂子时,无意听到的一切。不能白白便宜这两...

  • 红枣儿要杀人

    作者:王庆利

    冯宜坤不在家,小左太阳在大堂坐了会儿,显得百无聊赖,就让翻译官领着,在院内到处转转。来到二进院,满院子的菊花,红的紫的白的黄的,甚至还有浅绿的,墨黑的,扑面而来,让人眼花缭乱。小左使劲耸了耸宽大的鼻子,呼吸着弥漫在空气中...

  • 虎穴奇恋

    作者:曹康

    双峰集中营位于岭南的崇山峻岭之中,日本鬼子设立的这座集中营很特别,它既不是用来关押中国军队的战俘,也不是用来关押各阶层的抗日志士,被监禁在这人间地狱里的,是五百多名年纪在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且是清一色的学生。这是怎么回...

  • 城里的月光

    作者:郝炜华

    搬进城里之前,齐山东是寻芳村四大户之一。成为四大户之一的原因是齐山东是退休铁路职工,他的妻子秦素芳是卸了任的村妇女主任,三个孩子——女儿在教育厅工作,大儿子在省城经商,小儿子顶他的班做了铁路职工。女婿在商场做办公室主任,...

  • 城管局长哪儿去了

    作者:陈力娇

    早晨出来就心情不顺,这主要是姐夫闹的。姐夫没有工作,整天呆在家中看什么都不顺眼,王点娃在他家住,就免不了要受他的气。姐姐王见娃告诉王点娃,别听他死爹哭妈的,就那揍性,早死早利索。可是王点娃不能不往心里去,她毕竟占了他们家...

  • 彩云低

    作者:曾秀华

    我娘之所以给我取名云娣,是因为我爹姓蔡。我娘说,有一天晚上,她梦见彩云铺了一炕,后半夜,我爹就回来了,也就在那一晚有了我。第二天天没亮我爹就走了,走了就没再回来。村里有人说我爹是八路,也有人说我爹是土匪。我娘却说我爹是个...

  • 城市陷阱

    作者:刘万能

    “多味村”在一条偏街上,是一家小餐馆。牟大富在江川市里瞎闯了一个多月,跑遍了上千家大大小小的饭庄酒楼餐馆,带的钱也花光了,才在多味村找到了一份暂时的厨师工作。老板说,试用期三个月,每月工钱五百元。女老板叫贺秀美,四十来岁...

  • 大哥

    作者:舒张

    大哥今年正好六十周岁,也终于在北京的一所大学的计算机学院院长位置上退休了。想想大哥这一生,真的是让人不能不说几句了。打小就看大哥不一般,到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在中学学习的大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爱上了数理化,那个时候,讲究...

  • 采葑采菲

    作者:文清丽

    她是一个漂亮、浪漫、才华横溢、不甘平庸的女子,一场突如其来的病变,让她变得又聋又瞎。丈夫出轨,婆婆私心,保姆不可靠,亲姐姐也隔阂。在寂静和黑暗的世界里,她的人生将如何度过?走向人内心的路,永远比走向外部世界要漫长得多。—...

  • 青春期(二)

    作者:叶开

    回到宿舍,满寝室的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我说:“弟兄们好!”鸡肉斧马为民说:“老钟,咋样了?”我说:“什么咋样?”鸡肉斧马为民说:“黎小清啊,搞定了没有?”我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的?”大家怪笑起来。阴阳书生刘向阳说:...

  • 打场子

    作者:庞爱莲

    呸,狗日的!呸,婊子养的!随着骂声,一把竹子笤帚很夸张地扫着地上的尘土,尘土也仿佛领会了老孙的意思,一窝蜂地扑向方开文的冰棍箱子,也扑向坐在马扎上的方开文。拿笤帚扫地的人是老孙。老孙大概有六十多岁,一张猪肝脸,嘴上朝前呲...

  • 第二个爸爸

    作者:春迟

    十年前,朱大贵从八米跳板上坠地身亡了。这让兄弟相称的老乡路大林非常悲痛!因为二人原是同班同学,皆因家庭贫困没能报考大学。为此二人痛哭了三天三夜,便一起进城学了泥瓦匠,又先后娶妻做了同乡邻居。所不同的是朱大贵一直做工人,而...

  • 地盘

    作者:尉然

    兔子最愿意去的地方,是六一北路。因为六一北路是饮食一条街,他可以在那里捡到吃的。一天到晚,兔子的肚子老是咕咕叫唤,就好像他的肚子里藏着一只不安分的小动物,时不时地就要叫唤上一阵子。兔子猜测过他肚子里的小动物是什么。开始他...

  • 悼念一只鸭

    作者:央歌儿

    老李养了一只名叫团结的鸭子,鸭子同他相依为命,但面对着禽流感的肆虐,这只鸭子将要由他亲手杀死……善良的老李真的下得了手吗?老李由此将经受怎样的一种情感折磨?老李将白菜单装到一个方便袋里,把口儿扎紧,放在了所有菜的最上面。...

  • 代梅窗前的男人

    作者:王小木

    链条转动的声音,咝咝的声音,很显然,是上足了机油来的,一定骑起来又轻又快,就像一个人拥有着刚喝了蜂蜜的嗓子,更像她脚下的缝纫机。这台缝纫机刚请街头上修拉链的金师傅修过,上足了润滑油,也是又轻又快的。金师傅不仅会修拉链,连...

  • 大戏

    作者:津子围

    遗憾的是,我们总是不能知道后来的结局。我们猜测的结果是跟过去的经验有关的,而有的时候,过去的经验无法解决未来的问题。丁红军走在初冬的大街上,他鬓角斑白,头发凌乱,没人会注意他。阳光依旧照耀着,城市还是那个城市,楼房多数还...

  • 代价

    作者:曹文远

    王一鸣睡前有个习惯,那就是上床后总要找本书看一看,只要看一会书,眼皮犯困了,书一丢,倒头便能入睡。林小芳很佩服他这种睡觉的能力,简直是羡慕嫉妒恨,因为她自己总是需要很长时间的预热才能入睡。这天睡觉前,王一鸣像往常一样,拿...

  • 带出个徒弟做丈夫

    作者:冯伟

    张强这辈子没真正谈过恋爱。要说有缘分也只有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看好了人家,人家没看上他,属于一厢情愿;另一个也说不清是谁看上谁了,请他吃了顿饭,还没等确定关系,就亟不可待地跟人家上了床,然后便成了他的老婆。三十年中,张强常...

  • 大上海的小爱情

    作者:李春平

    小胖子又挨了一巴掌,让他滚蛋。母亲在打过他之后,就关注起自己的手和手指来。手心手背反复看。小胖子这才惊异地发现,母亲的手指头上涂满了指甲油。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涂上了粉红色的指甲油,做儿子的比挨巴掌还难受。母亲认真地看着自...

  • 逆转的浪漫爱情

    作者:力歌

    杨欣欣拒绝何春海以外的任何客人对她身体的占有,许多的客人都与她谈过上床的价钱,从百元到千元不等。她从未动过心,因为她心里有着自己的小天地,那个天地是何春海给予她的。女人的心中装进了一个男人,有时候就是把自己装进了一座活的...

  • 痴情天子

    作者:徐吟秋

    慈宁宫位于紫禁城的最深处,两尊威猛高大的麒麟镇守在门前,四周古柏森森,优雅恬静,因为是皇太后的寝宫所以显得神秘和庄重。东暖阁里,皇太后——大清顺治皇帝爱新觉罗·福临的额娘端坐在上首,四周围坐着一群妃嫔命妇。她们喝着奶茶聊...

  • 大辫子

    作者:杨爱梅

    雨,刚刚下过;天,清澈湛蓝。月亮挂在天空的秀气和恬美,让宏泰这个从来没有雅趣赏景的大俗人,静静地看着天空的月亮,也有了一种飘飘爽朗的惬意。甜甜的泥土味和庄稼、青草味,充溢着他的每一个毛孔。凉爽爽的清风拂过,大大小小的西瓜...

  • 大爱惊天

    作者:陆有军

    2005年4月5日上午,黑龙江省伊春市朗乡林业局二十九岁的万小艳,经过全力抢救,终于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此时此刻,在场的医生;护士无不感慨:没有亲情,没有母爱,万小艳根本活不到二十九岁……是的,是母亲何宗云十六年奉献的9...

  • 吃香桃

    作者:云亮

    我和郗香桃头一次说话,是在学校食堂卖馒头的窗前。此前,我们已经眉来眼去的好多次了。我很喜欢她说话的声音里粘连着的那种油润的奶味。班上长得好看点的女生说话大都跟校园里的铃声一样清脆,清脆得让我生出一种永远也不会和她们有什么...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