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谁来当爹

    作者:有令竣

    老根生在三年困难时期,没读多少书,在一家工厂当工人,每月只挣三十四块钱。人长得个儿又矮,五官更谈不上英俊,直到二十八岁,经人介绍才成了个家。媳妇比他小六岁,却比他高了两公分。当时她是个“可教育好的子女”,老爹不知是老右还...

  • 狗命一条

    作者:舒朝贵

    杨奶奶或许真是老糊涂了,她感觉今天的天好像是忽然黑下来的,整个过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天黑得有些快,快得有些猝不及防,快得叫人心惊胆战,这样的情景似曾相识:五十多年前,她做少女的时候在村东的包谷地里撒尿,被愣头愣脑的老杨头...

  • 狗客

    作者:半夏

    我牵挂黄毛那家伙。有四五天了,没有再见着黄毛。看不见黄毛,我的心空落落的。黄毛不会出事吧?下班回家,掏钥匙开单元门的时候我都小心地低头看看,黄毛是正欢着要钻出门去,到外面蹓蹓呢,还是跟在我身后,要从外面抢着进门来。我怕那...

  • 不只是我等不到

    作者:闫语

    早晨,有敲门的声音。从敲门的方式,我能猜出他们是谁。我不理睬,因为我不想见他们。我对无聊的人和事不感兴趣。最后,他们不敲门了。他们走了。与此同时,一个被通缉的逃犯正坐着火车亡命天涯;两个注定要终生擦肩而过的人正走在新阳路...

  • 作者:陈集益

    儿子把那条脏兮兮的狗领回来了,说领回来当然抬举它了,说捡回来还差不多。但我没有想把它赶出去。相反,我想收留它,将它收拾干净了,养得白白胖胖的。其实我一直想养一条狗,属于自己的一条狗。现在养狗不是很时髦吗?在我居住的小区,...

  • 北京果脯

    作者:瓦当

    那天晚上下着小雨,树人在一家公园门口的电话亭给皎蘩打电话,请求皎蘩寄五千块钱来买一台电脑,遭到皎蘩的拒绝。皎蘩说:“光一个宝儿就够我受的了,你别整天跟个孩子似的,想要什么就要什么,你太自私了,从来不为别人着想。”树人最恼...

  • 1976年的母亲

    作者:陈离

    那天下午,学校里早早地就放了学。我回到家,家里却一个人也没有。母亲不在家,妹妹也不在家。大门是敞开着的,家里却一个人也没有。厅堂里没有人,厨房里没有人,房间里也没有人。我大着声音叫:“妈妈,妈妈!”没有人回答我。家里没有...

  • 根儿

    作者:娟子

    孤灯摇曳。床上,奄奄一息的白老爷咳喘着断续叨念:“要留根,要留条根啊……”屋里的太太丫头们都木然无语。这时白少爷跑进来叫道:“爹,生了生了,是个儿子,咱白家有后了!”白老爷浑浊的眼中放出光彩,他挣扎着伸出一只干枯的手,含...

  • 更年

    作者:牛维佳

    张玟今年45岁,可以说是年近半百了。她还记得自己小的时候,看见这个年龄的人就觉得别人可怜,觉得这么大岁数的人,已经没有几天日子好过了。可转眼自己也到了这个年龄,到了更年期,心中便陡然平添了几分畏惧、几分失落和几分忿忿不平...

  • 更上层楼

    作者:周李立

    说起来,和刘越认识是因为游泳。后来不喜欢刘越说到她们认识的过程,“说来好笑”,刘越总是这样开头。有什么好笑的?还不是怪穿了连体四角的大红泳衣。而自己,当时其实并不知道连体四角的游泳衣值得一笑。七岁,刘越九岁,两岁的差距让...

  • 给我漱口盂儿

    作者:孙惠芬

    在歇马山庄,要是有人在大街上喊:“给我漱口盂儿——”那肯定是在嘲笑我的奶奶。漱口盂儿,奶奶用来漱口的一只杯子,瓷的,你可能没见过,它样子挺怪,粗肚子细脖子,鸭舌头样的口儿,肚子上印满了云雾一样朦胧的花。我从来不叫它漱口盂...

  • 作者:关仁山

    他是老板,她是员工,他们之间演绎的不是一般的男欢女爱,而是人类繁衍生息的重大使命。他给了她金钱,她给他生了儿子,儿子是他的根儿,可这个根儿却让她的灵魂成了无本之木…… 那个不寻常的夜晚,我泪水流干了。我眼窝不浅,不是受一...

  • 北京的达利和十二宫图

    作者:丁小村

    二十年后我来到北京,已是一个很冷的日子。北京的风吹在脸上,立刻感到麻木。街道两旁的落叶被吹得满地翻飞,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正午,这些金黄的树叶在街上跑动,我和6站在公交车站牌下说话,树叶不断从我们的脚边漂浮过去。我浑身...

  • 发廊妹悲泣情缘

    作者:侯远献

    正午的阳光已经很扎眼睛,夏天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噼里啪啦就浇了下来。人们身上的衣着还没反应过来,天便热得人不得不找着荫凉走。此时,离十一点半还有一个多小时,下班的高峰还没有到来。小林端一把躺椅放在门口,躺在那儿看风景。她...

  • 都别太难过

    作者:曹明霞

    晚上八点,女儿还没回来。刘云端上最后一盘西红柿炒鸡蛋,看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内心的叹息像傍晚的潮水,一浪涌过一浪。不用问,她都能猜到女儿此刻在干什么,和几个女同学挤在一起打打闹闹,或围着露天小摊儿吃什么烧烤,再或,跟她喜...

  • 姑姑

    作者:胡增官

    我爷爷抱走我姑姑送人,我爷爷这一送,送走我父亲一生的幸福和安宁。我爷爷送走我姑姑,我父亲哭了一天一夜,绝食三天。第四天一早,我父亲坐在门槛,两眼空洞,身子软如面条。我爷爷揉搓咣当响肚子,喉咙打出冒番薯汤酸味儿饱嗝,脑袋昏...

  • 姑姑的梦幻

    作者:芦庐

    我在解放后出生长大,听父亲讲,我的祖父,亲兄弟堂兄弟有七人,伯父叔叔们不说,我的姑姑也很多,我亲眼见的姑姑就有九个,还有三四个在解放前已经含泪于九泉。在我的童年时,家里发送老人和娶亲时,这些姑姑们就能聚会。我也跟着她们在...

  • 姑父

    作者:王瑞芸

    我在浙江大学读书的第二年,刚开学不久,就收到父亲的信,照例是聊天,“你妈开始练剑——气功不做了,说是怕走火入魔,天天早上看她拿一支剑出门,我叫她‘亚马孙女战士’。”我笑了。在信的末尾父亲提到,“昨天姑妈来信,你姑父死了。...

  • 本田雅阁

    作者:赵卡

    他是一个油工,在揽活儿的人堆里,畏畏缩缩如一根蔫萝卜。然而谁也未曾料想,他竟会成为几条人命的凶手。赵匡胤的赵,老虎的虎,铸铁的铸。赵虎铸向薛力平介绍他自己时,薛力平已经在桥头上站了有一段时间了。薛力平是为了孩子念书才从偏...

  • 多米诺男孩

    作者:张楚

    关于1996年冬天,并非是丁朝叙述过程中传达出的适宜高谈阔论或秘密发生意外的季候。当然,丁朝面对着他的朋友小武,极有可能将这种季节赋予一种衬托性,那就是:叙述开始了,而倾听者必须处于一种合适的位置,并将位置处理得当。很明...

  • 大登殿

    作者:叶广芩

    母亲的洞房花烛夜被她自己搅得一塌糊涂,她将房内一切可以破坏的摆设都弄了个稀巴烂,那闺中女儿的春梦也随着瓶盏的破裂化作了乱糟糟的碎片,四处飞溅,响亮而震撼。无畏、不吝、不屈、刚强,暴怒的母亲充分展示了她北京朝阳门外南营房旗...

  • 迟到十年的忏悔

    作者:庄晓斌

    今天的太阳非常明亮。当我肩扛着行李,从监狱的黑铁门里走出来以后,我的头一个感觉就是今天的阳光也比往日充足。昨晚,躺在被窝里的时候,历历往事像催眠曲一样送我进入了十年囹圄生涯中的最后一个梦乡。而今一切都过去了。我用手抚摸着...

  • 春暖花开

    作者:西湖编辑

    李冠军从故乡回来,不仅带来了母校巨变的消息,还带来了我们昔日共同的班主任樊一生老师离婚的消息。他向我描述了母校的变化,说现在去了我一定不敢相信,那就是十年前我们所学习生活的地方。除了校门前的那条经久不息地流淌的石安运河没...

  • 初三(7)班

    作者:朱夏妮

    周雨歌没想到中考后居然还要训练。中考三天前结束了。高中的学姐昨天打电话到她只剩不足十元的手机,那时她待在家里舒服的空调房里把脚跷到桌上喝着冰的饮料发呆。两星期后要打比赛,初一新生也会来集训。下午两点半,这时的太阳眯着眼睛...

  • 东张西望

    作者:邱晓鸣

    刚开学,高昂就郁闷了。浩天中学高一年级十八个班一千多名南来北往的新生,像一群群的羊,被赶到操场上军训。天死热,太阳像浴霸,烤得人心里直发毛,立正,稍息,向左向右转,正步走,谁能走好呢?简直是折磨人。同学们身着劣质的军训服...

  • 春姑浪漫曲

    作者:青禾

    罗英家住在这座闽南小城的大同路。大同路是一条老街,古早时这里出了个进士,所以有一条巷子就叫进士巷,她家就在进士巷的斜对面。这条街全是平房,临街的门都是“掩格仔门”,“掩格仔门”就是每家每户大门外都多了一层竹篾子做的可移动...

  • 虎妹孟加拉

    作者:陈谦

    住在美国的富二代玉叶喜爱猛兽,她收养了一只老虎,投入很深感情,而和人的情感却很疏离。小说讲述了中国新一代青年的另一种困惑和焦虑,人与人,人与动物的复杂关系,题材独特,细节精彩,值得关注。老树驾着银色老丰田,从伯克利北边山...

  • 表姐的情人

    作者:朱日亮

    那年我表姐李娅二十岁。那一年,她从幼师毕业分到镇一小当了音乐教员。小学音乐课不算重要,音乐老师却是一个让学生瞩目的角色。谁都知道,小学生们最喜欢的课,除了体育,就是唱歌了。所以这么多年来,我表姐就一直当音乐老师。表姐喜欢...

  • 别把离婚当歌唱

    作者:吕幼安

    有人问小欧阳,开出租要文凭吗?司机也凭职称吗?小欧阳说,开出租不要文凭,司机也不凭职称,但结婚要文凭,生活要凭职称。小欧阳其实有电大大专文凭,国家也承认学历。但结婚前,余欢的母亲谢老师和他谈话,说孩子啊,我是过来人,知道...

  • 花家八爷

    作者:刘一达

    京城餐饮界的重量级人物年轻时爱上了清纯的女孩,两情相悦,心心相印。但多年以后,心中的女神沾上了毒瘾,美好情感显然无法继续。不得已,他将个人情爱转变为捐资助人的社会大爱。一个凄婉悲凉的爱情故事,让人扼腕叹息。北京话里的爷有...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