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梅兰

    作者:王松

    我们柳荫街上的人都认为,当初梅兰出生是一个谜。据说梅兰的母亲怀孕时,已经超过预产期一个月仍不见动静。梅兰就像一只神秘的小动物,不动声色地蜗居在她母亲的肚子里,让人猜不透究竟在想什么。当时街上的黄四婶曾断言,超月的孩子将来...

  • 爸爸

    作者:郑小驴

    我爱看小人书,妈妈不识字,以前还以为我在努力呢,高兴得不得了,还打荷包蛋我吃。后来听人讲,那是闲书,晚上我回去的时候,荷包蛋便悄悄地换成一把荆条了。爸爸打电话回来,妈妈在电话里声音比高音喇叭还大:那个小混蛋没救了,成天看...

  • 陈志国的今生

    作者:马晓丽

    陈志国是一条漂亮的狗,小说描写“我”一家收养这条狗的经历,因一次外出托养,这条狗由原本的任性自尊到怯弱自卑、听任主人摆布,其间折射出的是作者对生命、对族群尊卑及人间善恶的多重思考。曾以《俄罗斯陆军腰带》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

  • 菠萝

    作者:申剑

    菠萝没有故乡,甘蔗也没有故乡。菠萝是1983年年末出生的,菠萝五岁起就跟着甘蔗四海为家,甘蔗的后背就是她的家。李甘蔗是李菠萝的亲爹,李甘蔗只比李菠萝大20岁,换言之,自称思想超级西化和先进的李甘蔗不仅名字土得掉渣,还早婚...

  • 巴拉和儿子

    作者:萨娜

    萨娜:达斡尔族,1961年出生于大兴安岭,并在大兴安岭林区从教多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副主席。在《作家》《收获》《钟山》《花城》《当代》《十月》《人民文学》等文学杂志发表中短篇小说、随笔两百万字。小说被多家...

  • 黑姑白姑

    作者:苍虹

    白姑是我的亲姑姑,因为生得白我叫她白姑,人们叫她白姑娘。她细细高高,柔柔弱弱,走起路来像条随风摇曳的柳枝。一双凤眼似梦似醒,哀哀怨怨,泪水似乎就在眼边儿转悠着呼之欲出,于是就躲躲闪闪地让人看了心疼。她嫩嫩的鼻尖上总挂着细...

  • 河对面的标语

    作者:杜文娟

    李小军放学一回来,就去邻居家帮忙。说是帮忙,其实还是挣钱。邻居家修的是两层砖房,大人砌砖,挑水泥,抬水泥板,小孩搬砖,从一楼搬到二楼,一块砖给一分钱。李小军将三块砖摞在一起,弯腰抱了抱,没抱起来,取下一块,抱起两块砖就往...

  • 胡宗南情史

    作者:邓宝平

    十七岁那年,胡宗南考人了湖州公立吴兴中学,在读书期间,他竟意外的爱上了一位女同学,她叫方阿英。他俩的父亲都是孝丰药店的伙计,药店周老板看见方阿英长得聪明漂亮,就逼着方阿英的父亲要他的女儿作儿媳,周宜德不务正业,好吃懒做。...

  • 滚动在刀尖上的爱情

    作者:傅爱毛

    张建快要疯掉了。和刘晓琪的恋爱谈了足足半年,两个人之间的爱情也已经浓烈到了彩霞满天的地步,张建却连正经八般的吻都没能捞上一个,更不要说进一步的亲密接触了。在女人面前他还从来没有如此这般失败过呢。当然,问题的症结不在于张建...

  • 怀念母亲

    作者:赵庆发

    赵庆发男,生于1963年,1982年参加工作,毕业于云师大中文系。永善县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云南教育》《民族工作》《昭通日报》《永善文学》等刊物上发表作品多篇。现任教于永善县码口中学。至今我不相信母亲已经去世,但我已整...

  • 一个尼姑的重婚官司

    作者:杜超

    上午九时,杜苹起诉方鸿山重婚一案正式开庭。还没有到开庭时间,法庭的旁听席就已经座无虚席。不仅如此,还有大批的人因为没有抢到位置而在庭外焦急地守望,一些人还手持着话筒,肩扛着摄像机,一看就是记者。一起重婚案为何引起了这么多...

  • 未完成的一次亲吻

    作者:王拉寿

    深秋的山峦火样迷人,地上是一层金黄的落叶,而遍山的枫叶却红了。一位穿着风衣的女子,挎着一架带着长焦距镜头的相机,不紧不慢地在枫林中漫步。看得出,这是一位摄影爱好者,落叶和枫林在吸引着她,她意在收尽整个秋色。然而,谁又能做...

  • 我和小姐有个约会

    作者:芦芙荭

    一直不大愿用手机,是有个原因的。手机这玩意儿,就像是一条拴狗的绳,别人需要使唤你了,拇指轻轻一摁,你就只能跟条狗似的,乖乖地让人给牵出来。刚到鹤城时,我用的是传呼机,后来,一位回国的朋友对我说,在国外的牧场,每头牛的脖子...

  • 心跳

    作者:李为民

    银行职员黄佳明30岁的时候,终于和中学英语教师李春红结婚了。两人初次见面时,都有“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佳明曾谈过无数次恋爱,屡谈屡吹,屡吹屡谈,吹得他灰头土脸,烦躁不安。吹的主要理由是他个头矮小,面相实在对不起观众。...

  • 天鹅

    作者:烈娃

    纪念那些死在海上和将要死在海上的人。上个世纪70年代的最后一天,上海是个阴雨天。这要记性特别好或者那天刚好写了日记的人才知道。梅子和于葵葵则出于某种例外而一生都不能忘记那个上海淮海路的阴雨天。她俩共打着一把伞,站在老大昌...

  • 谁可相倚

    作者:张欣

    星期天一大早,钱书明就起了床,随便套了一身休闲服去医院附近的菜市场买菜,莉莉和弯弯还都在睡懒觉,他决定为她们做点好吃的。他准备熬点排骨汤,再做一条西湖醋鱼,每回辛苦换回的都是莉莉的讥讽,说他恶习难改,总喜欢钻到厨房去。他...

  • 巴金与井上靖的友情

    作者:陈喜儒

    友情是我生命中的一盏明灯,离了它,我的生存就没有光彩,我的生命就会枯萎。友情不是空洞的字眼,它像一根带子把我的心同朋友的心牢牢地拴在一起。——巴金。井上靖先生是巴金的老朋友,也是中国读者熟悉的日本作家。他几乎年年来中国访...

  • 桂林以西三百里

    作者:蒋开华

    一念之间,雨芯决定去乡下隐居两个月。得知何非就要进门时,雨芯脱掉穿在身上到处显山露水的睡裙,换了一种装束,很快,姑娘那几处会令男人蠢蠢欲动的敏感部位就被捂得严严实实了。之前,雨芯打电话说,何非,我想跟你说一件事。何非说干...

  • 眺望英格兰

    作者:吴亚丁

    老凡得知妻子何茶香要跟约儿去英国留学陪读,就预感到大事不妙了。本来,哪个家庭不乐意让孩子出国留学呢?只是,老凡知道自己是个乡下人,没有太多的社会关系,来到深圳能够生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他半生打拼,在东门老街有间赖以谋生...

  • 曾经的爱情

    作者:李方

    这是一年当中的最后一天——除夕之夜。四周噼噼啪啪地炸响着爆竹,千万盏彩灯渲染着传统春节的喜庆气氛。年末岁首,人人都有一番回顾,一腔感慨。既缅怀已逝的时光,又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美好的憧憬。但岁月交替,季节轮回,许多事情都可...

  • 往事不如风

    作者:杜福全

    昨天晚上,我收到习影发给我的一条短信:我明天要走了,本来想和你告个别的,想了想,还是算了,这些年来,我想对你说声发自内心的谢谢,谢谢你有形无形的陪伴。现在,我要重新面对自己的人生,去整理我那破碎的生活了。一一个月前,习影...

  • 擦肩而过

    作者:姜贻斌

    陈列那时一定没有料到多年之后王明明李喜喜夫妻闹成了这个样子,也更加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与李喜喜上了床——如果那也算是上了床的话。屈指算来,陈列认识他们夫妻已经有十多年了。记得那是陈列第一回去他们厂里出差,坐车到县城已经是下午...

  • 是谁失去了记忆

    作者:和晓梅

    现在,我终于可以直起我一直佝偻着的肩背了。这样,我的视线就突然一下子开阔起来。在此之前,我们走了一段不算太长的路。途中还坐了汽车,不过,因为佝偻的肩背,我所能看到的只是被人们弄成各种样子的大地,以及在上面匆忙行走着的各式...

  • 不要丢掉你的女人

    作者:丁小村

    在警校上学时曹树林接受过各种耐力训练。有一天在正午灿烂的阳光下,教官让他们像一排木桩似的站立在训练场上,夏日的阳光像密集的箭雨一般射进他们的眼睑,仿佛置身于子弹呼啸的战场上,十几分钟以后他们眼前开始闪烁着光斑,耳朵里出现...

  • 不解风情的年头

    作者:王树兴

    李雷是在21岁生日的第二天闯的祸,他在河堤上玩车技将运输队的铁斗车开到大运河里。空的铁斗车在扎入护坡的紫穗槐灌木丛时侧翻,硬拽倒了一大片灌木,留下惨不忍睹的现场。工友们将血淋淋湿漉漉的李雷抬到医院时他一声痛苦的呻吟也没有...

  • 所有花朵开满的春天

    作者:郭严隶

    在白丘我看到了最美的荷花。但我不是到这儿来看荷花的,我是来找一种叫白珍珠的石头。人们说,要是在这样的石头上下工夫,就会离自己的梦想很近,成为雕刻大师的梦想。是在一本书上,我知道白丘这地方,它的怀抱里,藏着梦一样的白珍珠。...

  • 脖子扭了

    作者:周洁如

    唐小宛在钟楼医院的门口徘徊。医院周围驻扎了很多小店,这些店靠医院赚钱,医院又变成了商贸中心,左边是水果店,再左边是鲜花店,然后又是水果店,又是鲜花店,很奇怪地,水果和鲜花夹杂在一起,却散发出了腐臭的气味。唐小宛从街的这一...

  • 谁来爱我我又爱谁

    作者:宣儿

    时来时去的回忆,支撑着我。别了,那些好的日子。我把它们都丢了。这是春天吗?如今我什么也想不起来。树还没有绿。花也未开。把那些东西都深藏在心里的,是谁。谁在想我?我又想着谁?火车开得好慢啊。怎么也到不了那里。是午后的阳光唤...

  • 树叶的歌声

    作者:王勇英

    火饼一样的日头贴在天空中央,火辣辣地热。一串清耳悦心的牛铃声从树林小道中随风送来,牵出一群大大小小的水牛。谷头、扁豆角和奶渣分别骑在牛背上,头顶一片大树叶遮挡阳光,黑皮皮地打着赤膊,臭汗满身。带头的水牛进了河水,群牛跟着...

  • 卡格博峰上的雪

    作者:乔叶

    形势很严峻。尤秀心如明镜。晚饭时,刚刚退休的老尤看似漫不经心地聊起了退休计划。“都说退休的人是闷在一个大水泥盒里,等着进一个小骨灰盒。”老尤说,“我可不想就这么把我和你妈打发了。”他说他已经泡了好几天书店,买了最新版的旅...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