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陪葬的手机

    作者:吴昕孺

    晚上,乌去纱第一次和绿珠睡在父亲生前住过的厢房里。乌去纱梦见了吴大爹,他额角淡淡的红斑清晰可见,他没有说话,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一晃就走了。第二天早晨,绿珠醒过来,对乌去纱说:“好奇怪,我昨晚梦见一个老人,不像是吴大爹,...

  • 徘徊于天堂和地狱之间的爱情

    作者:康永莉

    我来到深圳,踏入社会,从此结束了学生时代,也结束了与若昕缠缠绵绵的往事。独自一人在异乡漂泊,自然少不了挫折与磨难,在孤苦无助的时候,我曾多么希望若昕能在我身边!记得那时正在热映《东边日出西边雨》的电视连续剧,我在同事的房...

  • 拉魂腔(中篇小说)

    作者:雪静

    一个月后,绿柳乡生态园挂牌剪彩仪式举办得相当成功,花鼓灯的演出博得了外商的阵阵喝彩,赵子梅自然功劳不小。后来,真有外商邀请花鼓灯到国外演出了一个月。一年后,郑文秀在市里为绿柳乡花卉基地落实了一个批发点,店铺不大,布置得井...

  • 葵花之外

    作者:小木

    司机陈师傅说,据调查,是那个哑巴女人救了海生他爸。她曾在上海捡垃圾为生。海生他爸脑袋后面有一道狰狞的伤疤,稀疏的头发盖不住,索性找一顶破帽子戴着。那双曾经炯炯有神的眼睛,完全失去了昨日的风采,空洞洞的连峥嵘的岁月都看不到...

  • 捧着一颗真心你我走近

    作者:张青

    起风了,达玛拉山脊的夕阳悄悄下落,朦胧的倒影涂抹在澜沧江面,漾起阵阵好看的波纹。琼雪娜珍轻轻地为沉浸于遐想的西绕江村掖住晚风掀起的衣襟,一包东西从衣衫里悄然滑落。是什么?琼雪娜珍好奇地问。没啥。西绕江村说着,拾起纸包将它...

  • 飘动的月光

    作者:樊涛

    回到小屋,躺在床上,我进入了无眠。我的眼前又浮现出椰子那长长的眼睫毛,乌亮的大眼睛,优美的唇线,滑落在她脖颈间的那颗晶莹的水珠。它们像一穷飞翔在路草丛中的美丽的蝴蝶,忽高忽低,忽隐忽现。我又一次陷入一片虚幻之中,我牵着椰...

  • 快速成像

    作者:尹德朝

    怎么会爱上他呢?他比自己小好多,董娟为自己辩解,他和她之间也许这是最后的机会,这对她来讲仿佛有着强烈的诱惑,她的孤独,他年轻的外表都成为让她摆脱不了诱惑的理由,最重要的是因为他们总有一层纸未捅破,她只要和他有一次,第一次...

  • 快乐王子

    作者:滕肖澜

    周围的人全消失了。空荡荡的,只剩下爸爸。她一下子抓住爸爸的手,轻轻巧巧地站了起来。身子轻得像没有重量似的。爸爸说,我们走吧。严卉点头,父女俩朝外走去。前方出现一个门,推开,是一条宽敞的大道。大道的那头,闪着金光。隐隐还有...

  • 飘雪的伤口

    作者:罗杰

    我急忙点击飘雪。没有反应。再点击。仍没有反应。屏幕上跳出一个对话框,出现当场对弈结局:飘雪超时,输十分。飘雪正在下棋?查看叶老师刚才对弈的对方,对方名为“伤心的理由”,而叶老师所在的白方竟然就是飘雪。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 拉萨·虚构爱情

    作者:敖超

    我是在即将醉的时候给普琼打的电话,我在电话里近似于歇斯底里地对普琼说,我要走了,要离开这里,现在只是想见你。在我的意识里,是普琼用他有力的臂膀把我扶回住处的。我在酩酊大醉中像泻洪一样把我堆积在心里的苦闷全部发泄了出来,这...

  • 破碎的诺言

    作者:洛桑卓玛

    许多年后的某天清晨,达尔瓦醒来,清晰地记得昨夜梦里巴尔登微笑的模样,好像是去云登仁波切处戒酒回来的路上,又像是巴尔登要出远门朝拜,她在满心欢喜地送行。起床时,达尔瓦发现自己枕了五十年的枕头磨破了,曾经厚实的白布,如今磨得...

  • 陪读记

    作者:汪蓬蓬

    光慧从卫生间出来,见殷伟扛着电风扇,殷勤背着书包,父子俩已经走到院子门口了。光慧舒了口气,到厨房找了个塑料袋,把三瓶瓶装的绿豆汤放进去。她右臂勾着蛇皮袋,右手拎着塑料袋,左手拖着旅行箱,脖子上挂着坤包,弄成个货架样。“货...

  • 女人

    作者:孙敏瑛

    现在,她在梅岭庄的花卉基地因为办得好,得到了媒体的关注,常有记者来她这儿采访,问她创业的动机,问她创业的艰难与否,还讲起她不计前嫌,让小月庄的人到她公司谋一份差事,等等。还问她花或花树的习性。晓惠对每一种花、每一棵花树的...

  • 陪聊

    作者:薛舒

    想到这里,成家川忽然嘴角一扯,笑了出来。他想起第一次拿了陪聊赚的钱,请辣辣在排档上吃饭时,给她做过的那个心理测试,测试的结果是,她将来会嫁给一个财主。果然如此啊!现在,他又欠了财主一屁股债了。成家川默默地惊叹着自己的心理...

  • 朋友圈

    作者:田君

    他想想自己和赵晓鸽,也许他们始终不会离婚,为了儿子的成长,为了有一个外人看似完整的婚姻和家庭。他心里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他想修复,想弥补,可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婚姻太不容易,他们都在顽强地坚守着,可心里却非常清楚,外人...

  • 女殇

    作者:苍虹

    江海洋渐渐地低下了头。江海洋这辈子栽在了女人手里,但这次他栽得心甘情愿,林曼玉也许命里就该是他的老婆。曼玉!他突然叫了一声。哎!林曼玉头也没回地答应了,这时她感觉一双温暖的大手搂住了她宽大的腰板,她满是油渍的手停住了,她...

  • 女兵排

    作者:刘登福

    这些年,曾熠羽一直没嫁人。多少人追过她,也有不少热心人给她介绍对象,都被拒之门外。在那个年代,姑娘一旦失去贞操,很难有勇气结婚,初夜关比鬼门关还难过。丁学东告诉曾熠羽:“自己有一段失败的婚姻,现在是自由身”。他问她:“你...

  • 女记者和遗孀的故事

    作者:雪蕻

    周绿是在卖肉的摊上遇到赵红的。赵红脱了军装,此时穿件米色风衣,人胖了些,周绿一时都没认出来。赵红也转业了,正等分配。去年底她和张山办了离婚手续。耗到这步,人都平静了。他俩无话可说,在民政局认认真真地填表复印照相拿证件。拿...

  • 女博士生,在奇妙的地方

    作者:燕子

    大鸟追逐奔跑的身影很快变成一个小逗点儿,的士穿过清晨寂静的城市往我落脚的出租屋驰去。我去取我的行李,还来得及跟同屋的姑娘们告别,对她们我同样心怀感激。我想起行李里的结婚礼服,心想得把它们留下来,有朝一日肯定用得上的。待我...

  • 佩索阿的爱情

    作者:王威廉

    他睁开眼睛,一成不变的房顶和墙壁像凝固的时间,只有那些受潮后形成的黄色水渍在继续生长,从一张中国地图变成了亚洲地图。他没有动,连一个懒腰也没有,像是被无形的绳索给绑紧了。终于,他动了动指头,他的手活了过来,像只小动物。他...

  • 诺曼底的红色风景

    作者:(法)鲁娃

    院长夫人与猫眼护士都相信这是胥贝先生与马克思的杰作,两人中少了其中任何一位都不太可能完成,填拼的药丸也会不够。胥贝先生身怀画艺,平日里又总爱讥笑美国人吞吃维他命就像吞吃“伟哥”那样上瘾,马克思更是屡屡当了护士的面把药丸子...

  • 女儿为啥寻短见

    作者:侯明祥

    又过了很久,海涛突然收到一封国外来信,还附有一张照片。夜里,海涛躺在自己的床上,又拿出那封简短的信看,上写:我曾经收到丽娜来信,说你们离婚了。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后来证实了。我的学业即将结束,为了我的一个心愿,我决定回国...

  • 女民警的爱情

    作者:李珂

    终于,林小茹看到了那个木头牌子“山泉”,它掩藏在玉兰树的花枝后面。林小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穿过繁茂的花树,来到“山泉”门口。她伸手推开那扇绘着水墨画的玻璃门,用目光在一排排的书架中寻找她想见的人儿。吴晓拿着一本书,从...

  • 农民父亲

    作者:李西岳

    父亲喘息一会,终于开口了:有句话,我得说出来心里才好过。从给天津写信让他二叔回来的那天起,我就时刻盼望着这一天。爹、娘都过世以后,我这个长兄就是家长了,不管他叔有什么不对之处,我都不该到今年才和他们联系,不然前几年大家伙...

  • 女儿河畔女人花

    作者:汤学春

    她想回怡和垸娘家找人诉诉,却又踟蹰在女儿桥上。她瞪着桥下那乌黑发臭的河水,搜索枯肠想呀想呀,到底还是想明白了:一是她赔偿周绍康25755元,周绍康事前一定给了王亚西3万,王亚西怎么能不找歪理让周绍康赢呢?而她拿的那5千算...

  • 女人的报复

    作者:赵立中

    “小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悲哀地说。她肿着的脸抽动了一下,不知想做什么表情。“一切都是生活的必然。”她小声地费力地说了这么一句叫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看见医院的铁栅栏外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小米子!我...

  • 失重的天平

    作者:杨军礼

    舅爷此时便想起了曾被自己休了的那个女人,心里想着她在怎样打发自己的晚年。我毕竟还有两个亲生的孩子,而她因为没有生育能力,却什么都没有了。想着想着,舅爷便常是一副“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的样子,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

  • 矿嫂尤姐

    作者:海佛

    我的脸更红了,在我师傅用胳膊肘肘我时,我红着脸闭上眼,像高粱地里的狼大声苍凉地叫了起来:“师娘……师娘走好!师娘,师娘一路顺风!师娘师娘,我的师娘,我可爱的师娘我敬爱的师娘……我的师娘,前面的路还很漫长……”我师傅和卢师...

  • 骗子的真情

    作者:夏智慧

    半年后阿梁因离不开女儿再次抛弃了杨小旭,回到了他前妻的身边。这回杨小旭彻底地崩溃了,她学会了吸烟,经常去酒吧里喝酒,或者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与自己的影子说话。当她几天不吃不喝被送进医院时,医生检查出她得了肝癌,并被告知不及时...

  • 日头落去的余霞

    作者:尚钢

    雾气腾腾的车厢里,我是那样与众不同,心神不宁。这些年我忙碌起来了,忙工作,忙恋爱,后来结了婚。我忙得忘了许多事,甚至忘记了祖母。然而在这次回乡途中,我忽然忆起祖母最后一次对我的凝视。那眼神是如此秘密,唯有我与她之间才能心...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