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非爱时间

    作者:欧阳黔森

    欧阳黔森,中国作家协会七届全委,贵州省文联副主席,贵州省作家协会主席,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青年常委,贵州省青联副主席。先后在中国中文核心朔刊《当代》、《十月》、《收获》、《人民文学》、《中国作家》、《新华文...

  • 五十年的守候

    作者:远洋

    抚远大厦的外形有点像一位球操运动员向空中抛出彩球后伸张双臂等待接球的优美造型,挺拔中充分展示柔美的曲线。它不对称的结构给人一种倾斜的动感,恰好有一缕斜阳的良好配合,使浑然一体的玻璃外壁放射出现代的光芒,完成着对人视觉的绝...

  • 午月光

    作者:刘鹏艳

    刘鹏艳,女,1979年生,安徽省合肥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小说集《天阉》、长篇童话《航航家的狗狗们》等。中篇小说《红星粮店》入选“中国小说年度排行榜”,短篇小说《月城春》获第二届《红豆》文学奖。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

  • 我是秃子

    作者:赵月斌

    爹牵着那条使唤多年的小毛驴出门了,他说要用它跑我的毕业分配。我生气地说,你觉得你是张果老,还骑它进城,它只会拉车拉屎,又不会拉钱。一辈子都在拉脚的老爹肯定听出我是在埋怨他,可他头也没回,牵着他的老伙计走远了。看着他苍老的...

  • 我是许仙

    作者:陈然

    关于我们村里未婚青年黑豆的故事,可以从他请人在平台上装了那个锡锅之后说起。那一天,两个招摇撞骗的城里人忽然来到了我们村子里。他们开了一辆破车。起先他们并不说话,只是变戏法似的从车里拿出什么东西,三拼五凑的,就拼成了一只银...

  • 五石

    作者:钱玉贵

    直到今天,五石在那年夏天的早晨,将那条松垮垮的裤衩扔进后塘里去的情形,我仍旧清晰地记得。当时在塘边洗衣的刘四妈停下手中挥动的槌棒,像电影中的定格一样,惊叫道:“哟,这汤寡妇家的五石吃错药了,楞把个好裤衩往塘里扔哩!”这一...

  • 天使的颜色

    作者:宋小词

    深夜十二点,南音坐在电脑前打着哈欠修改一篇通讯员来稿。忽然手机响了,是家里的。这么晚了还打电话?南音心里掠过一丝阴影。母亲在电话里说,音子,你爸爸近来吃饭总是哽着,今天吃晚饭时又哽了一会儿,我们想明天到你这儿来做个检查。...

  • 雪落心房

    作者:海桀

    孟银到省妇幼保健院做体检。妇科医师孙嫚按妇科常规逐项问诊,发现病人神情恍惚,心不在焉,说话不搭后语,像有什么重大心事,而且身怀有孕。又见她身穿黑色连衣裙,脸色苍白,气质忧郁,不觉心念一动,知道又遇上了一个不幸的女人。在她...

  • 无家别

    作者:刘太白

    人生无家别,何以为蒸黎?——杜甫。犹豫了很久,卓苇生终是没有把心中的那一点疑惑告诉江一雁。看到手机屏幕上跳出的“今夜好梦”四字祝语,卓苇生心头一热,随即找出两只可爱的小企鹅热烈拥吻的图标给江一雁回发过去。然后,起身收起手...

  • 沿途

    作者:云亮

    邱健壮在洛镇政府大街延伸向费镇方向的十字路口瞥见邱健美。姐姐邱健美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央,一手摁着自行车车把,一手打拍子似的比划着跟人说话,她向阳一面的身体被阳光描绘得亭亭玉立,流光溢彩。姐姐的美是邱健壮从骨子里认可的。小时...

  • 天堂的台阶

    作者:佘绍平

    林小雨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事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一个是她多年的好友,一个是她难舍的爱人,让她取舍谁呢?可她必须选择!柳银滔是小雨大学时的同寝室好友。一个绰号叫“草鞋”的男生爱上小雨,穷追不舍,小雨并不爱他,却无力摆脱他的纠...

  • 天使PK魔鬼

    作者:李燕燕

    一个女孩与癌症抗争的艰难历程,既辛酸又感人,既残酷又倔强,人生冷暖酸甜苦辣尽在其中。“没有在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谈人生”,此文无疑是最好的诠释。四月,明媚的春光下,迎面走来的女孩,我已忽略了她一身的青春时尚,只注意到她露齿...

  • 无痛生存

    作者:余岱宗

    萨小如女士与我离婚的时候,我们俩不能说如释重负、欢天喜地,倒也一团和气、相敬如宾。办好了离婚手续的那一个傍晚,我们俩含情脉脉、藕断丝连,极力流露出忧伤的惜别之情。分配共同财物的时候,亦你推我让、高风亮节。临了,祝愿对方快...

  • 无影妈

    作者:青禾

    “无影妈”是闽南话。“无影”——连影子都没有,也就是不真实的摸不着的——假的;“妈”是祖母。合起来的意思,是假祖母。阿英就是一个无影妈。如今日子好过了,那些到了年龄退了休,领着社保养老金的老人们便经常聚会,这里一群,那里...

  • 天堂·女人·蚂蚱

    作者:沙石

    她的目光投过来的时候,让我感到千头万绪。好的念头,坏的念头,缺德带冒烟的念头混杂在一起,风沙般地向我扑来。血管里的酒精在翻腾,肚肠子在扭动,心和肺像错位了一样。我仿佛看见自己站在沙尘暴中,一只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伸向前方...

  • 田老太的婚姻保卫战

    作者:徐先进

    大家闹哄哄地围着一张桌子打麻将,正是一局牌的尾声,随时都有和牌的可能,这时三仙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三仙不情愿地掏出手机凑近耳朵,一门心思还在牌上,直到听手机里说:“我不回来了。”她才惊醒过来,大声说:“你说什么?你...

  • 眼镜

    作者:张暄

    张暄,男,1976年生,山西省泽州县人,警察。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散文学会理事,晋城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山西省文学院第四届签约作家。文字见于《散文》《天涯》《山西文学》《黄河》《短篇小说》等刊,有多篇作品入选知名选刊...

  • 跳来跳去的女人

    作者:废墨

    玲是我们这个城市的美丽女子,她感情充沛,情欲很强。锐和健都是玲的男朋友,两个人有的令她想到婚姻,有的使她得到金钱。玲虽然聪明、漂亮,但烦恼还是不少的。玲不停地思考、抉择,可突然之间,灾难发生了……一个男人的手在身上游走,...

  • 眼球

    作者:任珏方

    她从电台调入电视台,不做播音主持,做节目宣传。曾经专业的训练和学习,完全被庸俗和娱乐颠倒。为了和竞争对手争夺收视率,制作人竟然要求她去跳河自杀,不娱乐至死,就不能吸引眼球?丘弥读小学前,爸妈叫她小弥。读一年级后,爸妈改口...

  • 沿着江岸往北跑

    作者:青麦

    妈妈做出决定,我们将迁居南方,去做城市人。父亲说,南方比北方好,天天吃米饭,顿顿吃猪肉,走上几步远就是长江水,往东一望就看见黄金山。长江里日夜都有冒烟的大轮船在跑,黄金山上漫山遍野都是黄金,工人们大车小车地往山下运。父亲...

  • 无限债务

    作者:宋长江

    樊鬼子城里又絮窝了。絮窝是樊家堡土话,专指结了婚的男人在外面偷养了女人;还有,没房子光养女人还算不上絮窝。在樊家堡,传说樊鬼子城里絮窝不止一次了。樊鬼子叫樊贵。樊贵大名,除他娘,几乎没人叫;堡子里的人,都叫他樊鬼子,顺口...

  • 五彩激素

    作者:杨则纬

    “除了亲我一下,还有什么要求吗?”“我没什么要求。”我说。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如果有机会见面,我会要你上床的。”她说:“算是要求。”良久后。我说:“要么,就不见。”“……嗯。”我希望她有一个肯定性的回答,说见或不见,可...

  • 无限接近

    作者:余岱宗

    新学期,唐见纯到东北一所重点高校工作。十一月来了,她告诉我冬天来了,东北下了第一场大雪。唐见纯拍了照片,通过手机发送给我。我赞叹北方雪景的壮丽和多情。她说,到了傍晚四点半,天就黑了,学生们在暖气充足的图书馆里自习,上食堂...

  • 艳情麻将与麻将爱情

    作者:刘万能

    麻妹不麻,也不姓麻,只是在麻馆里做事。麻馆就是麻将馆,但人们都不这样叫,而是叫茶馆,只有麻妹把它叫麻馆。麻妹说,明明大家都是来打麻将的,哪个是来喝茶的呀,不该叫麻馆啊?麻妹刚来茶馆时才十五岁,小姑娘长得不算漂亮,但显得聪...

  •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

    作者:曹多勇

    女人跟男人闹起别扭来是多种多样的,五花八门的。宣夷已经连续四个周末没到他们的爱巢里去了。“他们”就是指她跟周键伟两个人。“爱巢”就是指周键伟新装修的一套住房。两人没闹别扭的时候,每个周五的晚上一般都是在爱巢里度过的,先共...

  • 天堂里的树

    作者:刘永涛

    那棵树是梅丽亲手种下的。梅丽之所以把那棵柳树种在院落外面是有自己的想法。正房太小了,梅丽打算攒上两三年的钱,在院子里再盖一间房,然后把院子扩出去。梅丽对自己的设想充满了信心,她和陈安都还年轻,有的是力气,并且都有各自的工...

  • 天堂向左

    作者:尹学芸

    千叶第一次到我家来,买了一束花。我问这花多少钱,她说两百八十元。我说,我买花都不舍得花这么多钱。我说的是真的,前段情人节,知道不会有人给自己送花,我跑花店买了两支紫玫瑰。其实我喜欢绿玫,但因为多了几块钱的缘故,我放弃了。...

  • 雁过无声(中篇小说)

    作者:钱玉贵

    燕子走了。燕子究竟去了什么地方,我至今也不知道。是燕子哥哥打电话告诉我消息的。我立即赶到燕子的家里,她的父母坐在阴暗而狭小的堂屋,一脸冷漠地看着我走进来,我问燕子真的走了?他们却几乎齐声责问我,她人呢?似乎是我把他们的女...

  • 甜沫

    作者:刘强

    那天我正在开会,出去上卫生间,手机放在会议室的桌子上,铃声响了,她的名字被其他人看到了,我回来后有人笑:甜沫?这不是济南人早上喝的粥吗。甜沫是我同学,严格意义上讲是小学同班初中同级的同学。在我眼里,甜沫从小就漂亮,记得是...

  • 雪葡萄

    作者:夏坚德

    艾策策哭了。她再也克制不住忍了10年的泪水。泪水从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流淌在她苍白的鹅蛋脸上,像冲破了河堤的河滩水,肆意奔流,怎么也止不住。说起来,艾策策泪水奔腾的这个闸口,是被顾章霖所长办理退休报账清单盖章子拉开的。顾章...

  • 天上的云朵和地下的狗

    作者:惟诚

    假如生命消逝能转换成另一种生命形式存在着,假如真有上帝的使者到人世间安抚不安灵魂?雪夜里,我被患者家属和小病孩儿团团围在诊桌前,处理急诊病人,有个护士喊了足有三遍叫我去接姚大夫电话。姚大夫是我丈夫姚革,同事都知道他是肿瘤...

  • 铁匠家的狼

    作者:梁慧贤

    狼趴在街边的防护栏上。天色未亮,小城裹在厚厚的雾气里睡得死气沉沉。狼出神地盯着天上某个地方,知道板结的云层裂开一条银亮的细隙,细隙状如闪电跳动不安,似乎想对狼说些什么。狼痴心地盯着它,等它开口,就像痴心地蹲在猴子墓前等猴...

  • 心就是用来碎的

    作者:黄蓓佳

    都市里两个身份不同的离婚女人的情感故事,惺惺相惜,活法不同,却甘苦、冷暖同知。从容简洁的文字背后,透出的是都市这个日渐庞大的特殊群体的人生况味,读来让人心生怜爱与同情,却也无奈。陆丽从《邺城都市报》的总编辑职位上辞职时,...

  • 我的哥哥在密云

    作者:方格子

    童谣到达密云车站的时候,天色清朗,风中带着浓郁的树叶的清香。在一个小茶铺上买了一杯水,她开始打听那个叫黄土板地儿的小村落,当然未果。因为那个村庄实在太小了,童谣决定步行前往。而她确实已经忘了怎么走出这纵横交错的街巷,她开...

  • 谢谢你来看我

    作者:江飞

    我不得不再次推迟结婚的日期,作出这个决定并不是我一时冲动,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上一次推迟婚期是在三年前,那是因为我的一个朋友三谷的一句话,他说“婚姻真他妈是爱情的坟墓”,当时我信以为真,更准确点说,是我对爱情的美好期...

  • 天使归处

    作者:单一甜

    第一次看见他们的时候,我只有9岁。当时为了完成老师的一篇作文,我让爸爸带我去参观福利院。我抱着一个洋娃娃站在门口,目光躲闪地看了几眼坐在屋子深处的、白得耀眼的孩子,好半天都没想起来我的洋娃娃原本是带给他们的。我的作文一如...

  • 天堂倒影

    作者:孙频

    查桑燕走进刘春志的办公室时,里面空无一人。她一个人从门口向窗户走去。在黄昏暗淡的光线里,她长长的影子碰着他四处散落的气息,像一路上碰到了很多瓷器,均匀而无声的裂开。她看着他挂在衣架上的黑色风衣,黑色的衣服像一件道具。刚掐...

  • 我的暗恋

    作者:柳溪

    这是我一生中最辉煌的一个时期。那年我二十二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代。一九四三年我十九岁那年在北平做地下工作,一九四五年因为哥哥工作上的疏漏,牵连到我也暴露了目标,便经过封锁线,撤到冀中解放区。根据我的条件和工作需要,我当时...

  • 星星的孩子

    作者:李月峰

    我是丹,我是妹妹。双儿是我姐姐,我们是双胞胎。但双儿从没到过人间。可双儿的确是我姐姐,这世界上的人,只有我知道她存在。过去,现在,将来。我们曾经是两个人,同时蜷缩在一个子宫里,但最后从子宫中被推出来的是我。那会儿,我拼命...

  • 天堂马场

    作者:张静

    我是一匹马,出生在一个晚秋。我的父亲是大洋马塞拉法兰西。我在中国内蒙古乡间的道路上成长。我成了方圆百里最漂亮的马,同时也是让主人感觉到自己是最自卑的饭桶废物驹子。那么,将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我呢?引 言 马参与人类五...

  • 天堂水寒

    作者:程绍国

    高晓声,和才女烈女圣女林昭,是林斤澜的同学。哪个学校?苏南新闻专科学校。这个学校在无锡,是当时流行的“干部学校”,不在“学制”之内。学生多来自江浙(高晓声江苏武进人,林昭是江苏苏州人),招生不论年龄,不论学历,只论学识和...

  • 田野上的婚契

    作者:张新乐

    田野上生长着庄稼,也生长着坟茔;坟茔里掩埋着先人,也掩埋着故事……夜幕下,南坡上这座坟挖开了布谷鸟叫了,芒种到了,再有三五日就该开镰收麦了。说布谷鸟叫的,说芒种到的,都是那些古董一般的老汉。南村口老槐树底下,一个没牙嘴说...

  • 天注定

    作者:王季明

    好久没去看父亲。问候电话还是打。每次打电话,父亲从不说让我去看他,就算我说看他,父亲总说,有你哥呢,就挂了电话。尽管这样,我还是会给父亲打电话,也会常去父亲那里走走。我知道这是走样子,是让邻居们知道,父亲双胞胎儿子中的老...

  • 铁链

    作者:王卫田

    论辈分,我得叫贤儿一声哥。我佩服贤儿,他行。贤儿长得俊。四方脸儿红红的,高鼻梁儿端正正的,糯米牙白白的,小分头儿黑油油的,豆角眼儿长长的,一笑就眯缝了呢,好看。姑娘们都喜欢看他笑。特别是县上吕剧团有位年轻漂亮的女演员,头...

  • 新华书店:我们的岁月

    作者:王钧

    新华书店成立于1937年,即将迎来80岁生日。几十年来,新华书店售书无数,却没有一部正面表现新华书店人的文学作品问世。本书作者王钧在新华书店工作20多年,对新华书店有着深切的认知和深厚的感情,他潜心多年写就这部正面表现新...

  • 我爱你,昆明

    作者:刘宪坤

    正是夜班时间,我来到病房走廊尽头的厕所,戴上长长的浅红色橡胶手套,将四个隔间里面塑料筐中的塑料袋提出来。那里面有用过的卫生纸。我伸直双臂,头向后仰,轻轻系上塑料袋口。这个,不能用力,否则,一不小心,鼓胀的塑料袋便会冲出一...

  • 心虹

    作者:寒郁

    王光斗一张马脸,大。带露这样评价说,一面镜子都盛不下它。带露是他现在养的小。王光斗就借着酒劲很孟浪地把带露压倒在身下,大眼泡子喷着火咧着大嘴错着满是烟渍的牙,说,哥哥可还有个地方更大,看你盛得盛不下。带露一路惊笑着又是打...

  • 心殇

    作者:石杰

    天还没有亮,而且,离亮还早着呢。程副研究员又醒来了,在那个特定的时刻,仿佛有人在冥冥之中唤他一样准确。醒了,静静地躺着,睁着或闭着眼,然后一直挨到天亮。这两年他一直就这样。为什么呢?不知道。起先,他把这归因于身底下的那张...

  • 我把女友嫁出去

    作者:敖超

    藏历年刚过,一股强劲的春风像爆米花似的,爆开了布达拉宫北面龙王潭公园古老的左旋柳含苞的柳芽。扎西正是在这个时候告诉我他被他女朋友甩了的消息。看见他沮丧的样子,我就像看见了未来我的样子。天气慢慢暖和了起来,我和卓玛在共享了...

  • 翁婿的战争

    作者:刘晓珍

    26岁的姐姐因担心成为剩女,迫不及待地嫁给了姐夫。大婚之际,父亲借故拒绝参加婚礼,一场翁婿战争拉开了序幕。父亲帮助姐夫转业到了工厂,却因拒绝姐夫那一声“爸”而使两人的矛盾激化。十几年后,当姐夫再叫第二声“爸”时,早已物是...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