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枕边人

    作者:青谷彦

    深夜,一间坐落在幽静海边的别墅突然灯光通亮,别墅台阶上出现纷乱的人影。“救伤车来了吗?快去催呀,去打电话!”“已经催过几次了!”宽敞豪华的睡房中铺着厚地毯,郭颖怡在昏迷中,还没有醒来。颖怡苍白的脸上没有血色,在轻软阔大的...

  • “蔷薇蕾”的凋谢(二 )

    作者:(日)森村诚一

    土谷荣一郎唯一的兴趣是,到旧书店买书。虽然这与他的警官身分不太相称,但在不值勤的日子里,他总是到小街小巷中几乎被人们遗忘的旧书店里去。一闻到旧书特有的霉气味,他就感到特别快慰。说是买旧书,却不是要寻找珍本和孤本。他专门喜...

  • “蔷薇蕾”的凋谢(三)

    作者:(日)森村诚一

    土谷荣一郎唯一的兴趣是,到旧书店买书。虽然这与他的警官身分不太相称,但在不值勤的日子里,他总是到小街小巷中几乎被人们遗忘的旧书店里去。一闻到旧书特有的霉气味,他就感到特别快慰。说是买旧书,却不是要寻找珍本和孤本。他专门喜...

  • “蔷薇蕾”的凋谢(一)

    作者:(日)森村诚一

    土谷荣一郎唯一的兴趣是,到旧书店买书。虽然这与他的警官身分不太相称,但在不值勤的日子里,他总是到小街小巷中几乎被人们遗忘的旧书店里去。一闻到旧书特有的霉气味,他就感到特别快慰。说是买旧书,却不是要寻找珍本和孤本。他专门喜...

  • 暗层

    作者:七根胡

    夜幕降临,天色有些阴沉。十一点三十分。罗敏终于可以放下手上的设计稿,长呼一口气,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大功告成,明天终于可以交稿了。”罗敏用力地伸了一个懒腰,拿起桌上的水杯准备起身去接水。就在这个时候,电脑却发...

  • 错忆乱码

    作者:花想容

    有时候,记得比失忆更残酷。失忆可以活下去,记得却生不如死,所以结局只有一死。写错自己名字的考生考试铃声打响第二遍的时候,最后一位入场的考生才跌跌撞撞闯进考场。监考老师从他手里拿过准考证仔细地看过,又瞅了瞅他狼狈不堪的模样...

  • 老房子

    作者:徐光辉

    “诸葛镇是中国最美丽的乡镇”。这是当地政府为创旅游品牌打出的一句广告语,至于是否最美丽,无从考证。然而诸葛镇的确是个美丽的地方,这点毋庸置疑。纵观星棋罗布的镇容,光是在规划布局,街道的奇妙设置上,就足以品出老祖宗从建镇的...

  • 砂之杀意

    作者:夏树静子

    事件发生在七夕那天的黄昏。由花子正在新建的厨房里,专心一意地准备晚餐,她偶尔会停下手里的工作,抬头看看墙上的电子钟,再把视线投向垂着雪白蕾丝窗帘的方向。5岁的独生子忠志在外面玩累了,才回到家又说是重要东西放在游戏场所忘了...

  • 命案目睹

    作者:似水无痕

    七月的夏夜窒闷得几乎透不过气来。看看表,已经指向深夜一点,子晴躺在床上,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白天阴沉了一整天,到现在一滴雨也没下,即使屋子里开着空调,也仍然是又闷又热。她再次翻了个身,将脸面向窗口,...

  • 极度绝望

    作者:叶聪灵

    当简迷从疼痛中醒来,她看到漫山遍野的尸体,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世界一片灰暗,天空就像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世界毁灭了吗?可还没有到2012。简迷看到自己的身体上都是烧焦的伤口,她发出了绝望的痛苦的嘶喊声。简迷从恐怖的梦境中...

  • 摩呼罗迦衣

    作者:漆雕醒

    摩呼罗迦(Mahiraga):佛教传说中的蛇神,人身蛇头,是佛教神祇的天龙八部之一。原本是腹行类,但由于其智力较低而无知无欲,反而能得道,脱胎换骨成为神祇。风从门缝里挤进来,发出“丝丝”的声音,像是一条意图不轨的毒蛇。萧...

  • 杀人的玩具

    作者:斋藤荣

    国回铁横滨线相模原站的后面就是YED——美陆军相模综合补给厂,那是因为把军用车辆运到越南,而造成社会问题的基地。10月1日晚上8点钟左右,在距离YED不远的芒草町—角发生火灾。由于连续很久的放晴,天干物燥,火势一发即迅速...

  • 紧那罗歌

    作者:漆雕醒

    紧那罗:梵语KIMNARA,意为“音乐天”、“歌神”,演奏法乐,是诸天的音乐神之一,紧那罗有男女之分,男性长一马头,女性相貌端庄,声音绝美,善舞。紧那罗因其头上长角又被称为“人非人“我执剑来断愁,带你去无忧的国度,你临阵...

  • 雷雨夜

    作者:逢坂刚

    “您辛苦了。”“接下来就拜托您了。”神永孝一一边说着,边朝便利店的内里走去。之后的事情交给副店长和临时工去忙活就可以了。走廊里有些凉。朝里稍走几步,便到了紧挨后门的办公室。神永孝一点起一支烟,拨弄着遥控器,打开了暖气。他...

  • 恐吓者

    作者:(日)西村京太郎

    森口的手指在由美子的后背慢慢滑动着,渐渐地滑到了她那丰满而浑圆的臀部。她今年刚刚20岁,和妻子冴子比起来,由美子的肌肤更加富有青春的弹性。“我就喜欢像你这样凉凉屁股的女人。”森口一边用力把由美子搂过来一边在她耳边小声地喃...

  • 迷雾

    作者:许伟才

    故事似乎发生在一九六七年十月底的一个下午。这年,哈尔滨的冬天来得很早,不到十一月就已经是冰天雪地。将城市分隔成南北两岸的松花江也早早地结冻,几百米宽的冰面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如同天地间夹了一层迷雾。爬犁在光滑的冰面上飞驰...

  • 连环劫

    作者:洛水真儿

    洞庭浮尸水光涟涟,青山脚下,一艘客船悠悠驶过。数只飞鸟展翅横空,碧蓝清澈的天色与湖水仿若相接,洞庭湖的美色尽览无余。“破衣裳,你说谢幽寒这笨蛋,究竟娶到媳妇没啊?”红衣少女站在船头,双手叉腰,一副凶悍模样,“那个臭酒鬼,...

  • 致命的邂逅

    作者:杜撰

    那是一个飘着毛毛细雨的深夜,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下末班公交车,一连好几天的加班让我全身都泛着酸痛,右臂几乎连雨伞都举不起来了。我叹了一口气,呵出的白雾如幽灵一般飘散在空气中,不由地打了个寒战。在这个湿冷的深秋之夜,我只想尽...

  • 乾达婆城

    作者:漆雕醒

    传说中有一种叫做乾达婆的乐神,不吃凡间食物,唯用香气作为滋养,“乾达婆”在梵语中有“变幻莫测”的意思,香气和音乐都是隐约缥缈,难以捉摸的,所以人们把海市蜃楼也称为乾达婆城。那高跟鞋落在地面的声音,活像一只妖冶的小手在轻佻...

  • The Last words

    作者:程可

    新潟县西部有一个小镇叫做浣,那里靠近海,却因为周围有一片浓密的林带无法直接看见海。浣是一个较为落后的地区,镇子上只有几台自动贩卖机,还是无法选择冷热的那种。浣镇上有一座桥,桥下是干裂的河道,曾有一条流向海洋的河。不过奇怪...

  • Jenny flower

    作者:程可

    故事发生在20世纪40年代的上海,那是一个繁荣糜烂奢华并存的地方,罪恶的笑容,充斥着歹毒计谋的算计,生活如同装在玻璃瓶里的洋酒,你要好好享受它,但是不能先醉了,因为这一醉,你有可能再也无法醒来,永远无法睁开双眼看着这世界...

  • 魂去,来兮

    作者:陶子

    老太监羋倒在地,吊桶被他最终摇了上来,只是……里面装了一个人!三更已过,夜凉如水。文华殿西,零碎地站了些人,那是殿内的皇城卫士。夜里值班当差,天寒地冻,我在门下站了半宿,只觉身体僵硬麻木,仿佛已经脱离了我的躯体一般。“赵...

  • 恼人的荷兰名画

    作者:德雷克·威尔森

    《最后一案》中福尔摩斯和宿敌莫里亚蒂教授在瑞士的莱辛巴赫瀑布决战,双双坠入瀑布之中。好友的不幸让我伤心欲绝,无力经营诊所,对身边的爱妻玛丽·摩斯坦也变得漠不关心,整天昏昏然。俗话说,时间是治愈心理创伤的良药。我开始着手把...

  • 青城

    作者:王珂

    青城山脚下的佛洛镇早早打开了城门,城内大街两侧已经开始叫卖起了各式的小吃买卖,黎斯进了一间面店,透过低垂的屋檐看不远的青城巨影,已经变得朦朦胧胧的不清晰。黎斯吃了没两口面,突然听到对面传来的喧闹声,他抬起头看过去。对面是...

  • 魔鬼档案

    作者:漆雕醒

    他很快发现了血的来源,就在档案陈列架第四层的最左侧,赫然放着一个牛皮纸档案袋,血正是从这个纸袋渗出来的,一部分沿着钢架不断往下蔓延,而另一部分则滴落下来。深夜,警察局的档案室仍然亮着灯。老管理员古慧东脚步沉重地走向门口,...

  • 春分日宇宙骑士杀人事件

    作者:元野

    从出生之后经历了许多奇妙的事情,去了很多特别的地方,遇见了很多怪奇人士,而现在的自己也正从事着有些不一般的工作。也不知在某天,我就突发奇想:把人生中遇见的有趣的东西,写成故事分享给大家应该不错吧?之后说做就做了——所以在...

  • 黑暗神曲自杀迷雾事件

    作者:十一

    顾褐不是没有想过自杀,他知道这个家除了他还有妹妹顾白、妈妈孙思言都想过死,这个家不想死的只有他爸爸顾卓。他看看钟,快12点了,顾白该吃药了。他拿起一杯白水与药丸走去顾白的房间。他知道妹妹懂事听话,但长期在病痛折磨下,她学...

  • 鸽子的眼睛

    作者:(日本)森村诚一

    “嘿!多么有趣的鸽子!”看见本山武夫这次旅行带回来的土产,津上富枝高兴得眯起了眼睛。她本来眼睛就不大,如今这么一来,简直就像闭上了眼睛。富枝搜集各地生产的木偶人和各种民间玩具,她的工艺美术品陈列架上搁满了木偶玩具,这些小...

  • 柏林,北方落日

    作者:童哲

    伊丽娜确认最后一页文件确实被烧成了灰,然后,便再也不在乎外面疯狂的敲门声了。“可恶!这个该死的苏联女人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把门从里面顶上了!”一个德国士兵狠狠地踹了一脚那纹丝不动的房门,然后回头向他的长官汇报道,“也许是沙发...

  • 心捕

    作者:五里珑

    湾州市发生了一起案件,受害者为湾州师范大学学生李姗姗,她是一家网店的兼职模特。刑警队长沈德立让见习女刑警岑晰溪访问精神病医生费大雷,希望对方帮助分析凶手的作案动机。费大雷接受任务之后,走访了案发现场,他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