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小八村的秘密

    作者:阿真

    金贵尊邸凶杀案发生在清晨。受害人是退休副省长胡建安家的老保姆李水露,今年六十五岁。接到报案的刑侦大队警官刘凯和马森等相关人员赶到出事现场时,李水露已被送到医院抢救。表面看,这似乎是一起城市里时有发生的入室抢劫案:九号别墅...

  • 网吧有狼

    作者:澜涛

    2006年2月28日,佳木斯市公安部门根据一名十三岁少年的举报,抓获了涉嫌强奸;杀害;分尸多名儿童的犯罪嫌疑人宫润伯;因警方的缄默,加之此前佳木斯市接连发生多起儿童失踪案,一时间,坊间传言纷起:有人说破案当日曾在现场搜出...

  • 小金刀的使命

    作者:田野

    听到小猪仔的惨叫声,有几条狗从集市的不同方向跑过来,站在距离方头十步左右的地方,围着方头和他的劁猪摊子看热闹。狗通人性,它们常年目睹方头像一个娴熟的外科大夫,手里金黄色的劁猪刀一伸一缩,那些猪马牛羊的屁股附近就会出现一条...

  • 萧府秘事

    作者:刘黎莹

    萧爷准备陪着太太到上海洋人开的医院看病去。萧太太病了快两个月了,镇子上所有郎中的药都吃遍了,还是不见好。萧爷又从县里请来一位最有名的老郎中。这位老郎中白白的头发,红红的面色。萧爷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位鹤发童颜的老郎中身...

  • 为死囚辩护的中国律师

    作者:季春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星期二,韩国釜山(时事快报)头版消息:六名杀人的中国劳工今日被釜山地方法院全部判处死刑汉城十二月二十五日电:釜山地方法院昨天判处了中国六名朝鲜族劳工。此举据悉与数月前发生在南太平洋海域的“沛斯卡...

  • 围城迷局

    作者:王学谦

    小田家两口子都姓田,女的叫田梅,男的叫田勇,听上去好像是两姐弟或者两兄妹两人虽说都姓田,其实结婚以前八竿子也打不到既不是一个村子里的人,也没什么亲戚瓜葛,只是同姓也就是赶巧了,马勺碰到了锅边,在茫茫人海中阴差阳错的正好就...

  • 伪皇宫御医王宝桐

    作者:欧阳军

    一九四〇年的八月中旬,赤日如火,康德皇帝突发奇病,已有三日。新京伪满皇宫的宫内俨如一个密不透风的蒸笼。那位被关东军拉扯上台当了几年傀儡皇帝的爱新觉罗·溥仪,忽一日患下一种奇病,大口大口吐血,每日约有碗余。溥仪这大口吐血的...

  • 金砖之谜

    作者:李文芳

    公元一九八二年五月二十九日,仲春的哈尔滨,正是新叶绽绿、丁香吐紫的好时光。清晨时分,教化广场东一幢小巧的俄罗斯式砖房,房门一开,走出一个身材极高、面目清瘦的老人。看上去,他不过七十岁左右,可实际年龄已八十开外。附近这一带...

  • 今夜酒冷

    作者:林茂

    本来我的嘴巴是最紧的。我老板钱总正是看中了我这张嘴,才聘我为他开车,每月五千,比起同我一批拿到大车驾照的方建波来整整高出两千。不过,方建波钻进的是米篓,财政供养,旱涝保收,何况方局长就是他三叔。我跳进的是糠篓,虽然眼前比...

  • 民国银币

    作者:曹斌

    初次盗宝民国三十七年冬的一个黑夜,寒风呼啸。时近半夜,在西摩路的一幢公寓楼房里,一个套间的主人方才入睡不久。这套公寓有四间屋子和一间客厅,南北相向的是两间卧室,紧邻北边的是主人的书房,紧邻南边卧室的是盥洗室。靠南边的壁炉...

  • 少年巡抚·沉沙骨

    作者:蒙莎

    白小舟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握着方澜的手也在一点一点地往下滑。他看着方澜的眼睛,低声说:“慕容遂把他的黄金和账本用火漆封在铁箱里,沉在山下的河里。那个地方,河岸上有一棵歪脖子柳树……”方澜怒吼:“闭嘴!”白小舟亮出一口白牙...

  • 密码

    作者:麦家

    日伪时期,杭州城区还没有现今的五分之一大,但这座城市的魂:西湖,一点也不比现在小,湖里与周边的景点、名胜也不比现在少多少,像著名的苏堤、断桥、三潭印月、孤山,和孤山上的西泠印社、秋瑾墓等,以及南边的白云庵、牡丹亭,北边的...

  • 柔牙(上)

    作者:迦楼罗火翼

    明晃晃的猎叉柴刀横七竖八架上肩头的那一瞬,年轻的香料商珀西·兰波才意识到这一点:之前的艰难险阻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已,正餐已经摆在面前了——荆棘遍布的黑暗之旅现在才刚刚开始。置身于二三十名剽悍山民的包围中,兰波转头看向此行的...

  • 柔牙(下)

    作者:迦楼罗火翼

    发现自己依旧停留在昏暗的黑石洞中,兰波遮住刺眼的神光向所罗门转过头去,却看见这个一无是处的家伙正带着不可捉摸的微笑看着自己,胸口突然小小地痛了起来,就像被温柔的獠牙轻轻咬啮着。就在这一刻,蔷薇色的朝霞突然照亮了山巅的青空...

  • 千佛杀

    作者:蒙莎

    奚朝元康三年四月,安阳巡抚梁恒突然暴毙而亡,死因不明。皇帝擢安阳辖下通州府府尹徐远松接任巡抚一职。徐远松接任不足一月,也暴毙而亡。死因,也不明。皇帝决定起复已退休的老臣白鹤。白鹤说自己年迈无力,恐有违皇帝的重托,不能履任...

  • 柔牙(中)

    作者:迦楼罗火翼

    四雷村不过是种植香料的御供豪农而已,为什么会用武官家的标志呢?虽然看不见,栉叶却能感觉出两位异国人的疑惑:“那是因为我们的先祖盘瓠是最骁勇的武士。”直到目前为止,栉叶讲述的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传说,甚至连兰波对此都有所听闻...

  • 沙尘刮起来

    作者:许开祯

    孟书凡决然不会想到,市委书记秦川牛会突遭车祸,险些将命送掉秦川牛是在南河回来的路上遭遇车祸的,据交警部门的同志讲,当时正是沙尘最强的时候,能见度很低,巨大的沙尘将白昼横扫成黑夜,三米以外,便昏暗一片车子刚驶出南河上了高速...

  • 梦游杀手

    作者:崔金生

    这时候汤局长突然睁开了眼睛,这双眼睛竟是异常的明亮,一点也见不到老年人的困顿与混浊,就如同他在年轻时候一样的澄澈透明。他的动作也非常敏捷,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跃跃欲试的旺盛活力,他步伐有力地迈向门后的一面镜子,整了整身上的...

  • 明·妖狐夜出

    作者:天下溪

    明,成化十二年。时值八月底,京城深夜暑热早已褪尽,萧凉秋意在坊巷胡同间悄无声息地流淌。一更三点后暮鼓敲响,进入夜禁时间,纵横交错的街巷便成了一张空荡荡的巨网,只有负责巡逻、防盗的铺兵火夫的身影不时晃过。黑暗中仿佛有什么东...

  • 青山祭

    作者:蒙莎

    “昨晚说到哪儿了?哦,那时场面大乱,我挥剑朝清河帮帮主砍去,被他用一招武当派的‘平沙落雁’格开。我虽然只学过一点点武功,但也不是能让他们随便欺负的。说时迟,那时快,我趁他反手要回刺我的时候点住了他的笑穴!”“哼,哼哼——...

  • 血月迷局

    作者:申不亥

    神秘的匿名电话,将东平市刑辩大律师池煜城逼入了扑朔迷离的少女分尸悬案,为了捍卫犯罪嫌疑人薛宇最后的人权底线,池煜城只身深入案件,抽丝剥茧,准备了无懈可击的庭审辩护,却遭遇薛宇当庭翻供,扯出一宗瞒天过海的血月迷案!一场精心...

  • 猫庄的秘密

    作者:于怀岸

    这个小说已经写完了,但我知道读者读起来还没过瘾。就像一道做完已经端上桌的菜肴却忘了放盐一样,似乎有点味淡。那么,就让我在结尾的时候用想象来复原一下赵成贵之死那夜的情形吧。我说了这段文字是想象的哟,因为我不可能找到当事人中...

  • 狩猎者游戏

    作者:赤碟飞飞

    看巫蛊高手如何利用动物作案;看众目睽睽下如何实施完美绝杀;看传国玉玺、乾陵金简等被史海淹没的千年遗码;看女真和契丹两个失落民族的绝密档案;看大辽和大清难以置信的血统怪圈;看蒋介石、汪精卫、婉容、溥仪等历史名人的家族秘史;...

  • 执剑者:心理画像师

    作者:梧桐私语

    三年前,神秘人GUIDE连续做下滔天罪案后消失在人海中,给警方带来极大压力,当年案件也成为悬案,更让省厅犯罪心理学家傅邵言失去了最好的伙伴。三年后,傅邵言在一起谋杀案中敏锐地发觉GUIDE的踪迹,他发誓要将GUIDE缉拿...

  • 傀面

    作者:陇首秋云飞

    这场斗争中,任何人都是输家。贪婪、欲望、背叛织成的网,网住了叶怀远、玉汝成、连席辉、凌枫,收割了他们的性命。受牵连的,是叶抛云、连凤嘉。莫名卷入的,是我和佟斐。洪登临这一次能笑到最后,下一次,也许就跌得粉身碎骨。锦绣秋意...

  • 行走的骷髅

    作者:周树山

    叶洛斯拉夫国王的儿子康斯坦丁王子只剩下一个随身的侍从了,个人名叫桑豁儿,是库蛮人。长着一头黑色卷发,薄削的嘴唇紧抿着,一双眼睛闪着冷酷的光芒。实在说,王子并不喜欢个人,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在远离祖上领地的钦察草原,到处会碰...

  • 茉莉的救赎

    作者:蒙莎

    那是实验楼的天台平面图。前天晚上,几个男生和欧阳晓藏在暗处,亲眼目睹了孙叶阳救回邱秋的全部经过。“茉莉诅咒”当然是真的。“茉莉诅咒”的真正执行者就是这个神秘的社团。只不过在这次事件里,真正被诅咒的人是邱秋。

  • 伤口的弧线

    作者:老家楼阁

    文山在梦中被吵醒然后匆匆赶到现场的时候,现场门口的人并不多,路过的行人基本没有,因为这里不是商业区,而是一个位于近郊的高档住宅区。守在门口的警察让文山进去,文山没有急着进屋,而是站在门口左右张望了一下周围环境,由大到小这...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