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手机控

    作者:莫争

    这世界好像有雾。但在她拾起手机的那一刹那,一切焕发出无限的光明,耀不可视。云开雾散,她叫江心月。江心月欢喜地凝视着手机,像欣赏一个刚出生的娃娃。江心月是独自在商场逛街,只为了摆脱失恋的阴影,那个男生极其厌恶逛街。其实每个...

  • 祸根

    作者:尾巴卷卷

    门铃骤响的时候,拉拉正一边哼着歌一边挥舞着小铲子在厨房里做糖醋排骨。很显然,门铃打扰了拉拉的雅兴,她愤愤地走到门口,猛地拉开门,我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报纸正好瞧见罗天元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拉拉左手叉腰右手挥舞着小铲子指着...

  • 狼哮

    作者:狂笑

    半夜时分,布美站在了二楼走廊最尽头的房门前,房门上挂着核辐射的警惕标记。里面没有病毒,住的是布美的异卵双胞胎的弟弟布宅。也不知道死去的老爸是怎么取名字的?女儿叫个布美,却是学校里的校花,儿子叫个布宅,却已经辍学在家宅了一...

  • 伤痕的记忆

    作者:叶聪灵

    DDA,disaster detective agency的缩写,你可以叫它‘灾难研究所’,也可以叫它‘灾难侦探所’。总之,它是一个和灾难研究以及破解由于灾难而导致的离奇案件而有关的机构。叶镁是丁锌的双胞胎妹妹,她漂亮,...

  • 深瞳

    作者:王珂

    暮色下的似水城如同一只安静的巨兽,偶尔可以听见它微微的喘息。黎斯走入了弄堂,月光已经开始落下了。弄堂深处招摇着一块门匾,用鲜艳的红色涂抹着几个字:“有来客栈”。“捕头,在这里了!这里了!”黎斯刚刚迈入,年轻捕快吴闻就已经...

  • 容貌复原术

    作者:草野唯雄

    垃圾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呢?一言以蔽之,是东西的残骸——即使是在世界上不可一世、风靡一时的东西,也都会老朽,都会被使尽,被抛弃,最后是灭亡。在这些东西中,无论是纸屑、破袜子还是三角裤,无论是果皮、菜叶还是残羹剩饭,不管他是伟...

  • YY的悲剧

    作者:梅庭芳

    睁开眼。床头柜的闹钟显示:六点一刻。还早呢,让我再多睡会儿。和往常一样的贪睡想法让我翻了个身,旋即发现枕头边伏着一堆发尾反翘的柔顺青丝。它属于一个女孩。一个五官精致,睡相迷人,身穿小天使图案睡衣的可爱女孩。啊啊啊啊啊!发...

  • A Reason

    作者:程可

    桌上摆放着刚做好的午餐,蓝白条纹的碗内盛着鸡肉丸子酱汤。这是清水杏最喜欢吃的东西,加入了碎葱的鸡肉丸子和蘑菇高汤先在一起煮,然后再将味噌溶入汤中。她面前还摆放着用秋葵、家山芋当配料制成的金枪鱼,拉丝奶酪和虾肉做内陷的洋式...

  • 孤寻

    作者:轩弦

    “又是我输?”夏寻语嘟哝道。慕容思炫扭动了一下脖子,淡淡地说:“现在你欠我十一筒曼妥思和二十三盒TicTac糖。继续?”夏寻语扁了扁那如樱桃一般的小嘴,有点不服气地说:“我知道你很聪明,比我聪明多了,所以象棋、国际象棋、...

  • 莫清烟探案之未名谷

    作者:爆米花花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冬去春来,万物复苏,正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莫清烟惬意地骑在马背上,偶尔抬头望一眼天上或聚或散的云,心里闪过无限憧憬。此刻,她是快乐的,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而她,现在也只想安安静静,自由自在地欣赏无...

  • 万年住院者

    作者:铁拳无敌

    我是个纯属业余的恐怖小说作者,南于兴趣的原因,也为了寻求灵感,我对倾听别人的离奇经历有着浓厚兴趣,哪怕那些经历并不像作者宣称的那样“真实可信”,而只是神经质的幻想。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我在常去的论坛上有着良好的人缘,因为我...

  • 大海的公主

    作者:伊海焕

    从部队退伍后,我住进了忠宣大学后门旁边新建的公寓里。位于三清洞221号的这个公寓,为创建忠宣大学的贝克传教士的后代郝德森夫人所有,名字叫作贝克家,非常有名。之所以有名是因为这里住着一位名叫薛录秀的人。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

  • 杀死杜丘

    作者:伍维平

    在这个春风荡漾的都市之夜,霓虹灯下的一切事物是如此地沉醉而倦怠。杜丘斜靠在客厅长沙发上,孤独地享受着周末这难得的休闲时光。电视是开着的,却是有图像无声音;一本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老派侦探小说扔在一边,也是有心无意,翻到哪页...

  • 缉毒神探

    作者:三月竹

    2006年1月某日傍晚,A市公安局招待所。一个多月来协助A市警方侦破一宗缉毒大案的林剑锋忙了一天,回到招待所的房间,独自坐在沙发上想歇一口气。他今年45岁,中等个子,身板结实,方正的脸上透出成熟和沉稳,一双有神的眼睛流露...

  • 窗外有张脸

    作者:伍维平

    一个春末夏初的晚上,地处桂北湘南的高州城雷鸣电闪、风雨大作,已经下了两天两夜的雨不仅未风停雨住,反而越下越大。夜渐深,雨更猛,风裹雨打枝,雷挟电破云,整个高州城仿佛笼罩在一片世界末日的恐惧之中。林南生坐在灯火通明的红房子...

  • 密室暗枪

    作者:河津小五郎

    还差几分钟就到晚上八点了。一栋中高档写字楼的大门口,一下子涌出一群男男女女,这些丽丽贸易公司的白领们穿着清一色灰色公司制服,为首那个叫方妮的一出了门就开始一路小跑,落在她后面的几个人一面向对面职员宿舍所在的荷苑小区快步走...

  • 千年桃花劫

    作者:清花盼盼

    小倩端着茶水走过来,听到老头的话,又俯到老头耳边,笑嘻嘻地说:“老祖宗,我跟您说过了,现在不兴叫银子,改叫人民币了。”遇见小倩明远喝完杯中最后的水,抓过自己的折伞,走出公司大门。外面雨下得正急,明远晃动着手中的伞,脸上浮...

  • 惊天奇案(上)

    作者:何马

    深夜一点,大街上空无一人,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忽明忽暗地闪着。吴志光眼皮直打架,却还得硬撑着,没办法,谁叫他拉了一卡车钢材呢?货很急,必须在早上七点前送到,可偏偏碰到个好哥们,没办法,说什么也要去喝一杯。货车驶进城里,当时...

  • 灵异事件

    作者:(日)若竹七海

    我刚迈出脚,突然感到背后生风。我霍然转身,已经来不及了,不如索性从楼梯上跳下去好了。不知为什么,每当我意识到正确的做法时,总是为时已晚。蓦地我看见那家伙的脸,是苍蝇男。他挥掌就向我的胸袭来,我已无立锥之地。身体向后跌落下...

  • 教授之死

    作者:黄建东

    A市理工大学教授邹世振,不仅学术成果丰硕,而且多年来一直坚持在教学第一线,可谓桃李满天下,其所带的博士、硕士研究生,如今不少已成为学科带头人。这天,邹世振教授从教三十周年的庆祝活动,如期在A市理工大学的礼堂内举行,尽管并...

  • 航展惊魂

    作者:谭必久

    中国两架最新型飞机将赴新加坡参加国际航空展,引起某国的极大恐慌和嫉妒,竟丧心病狂准备在途中实施偷袭破坏,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就此惊心动魄地展开……新加坡宣布举办第18届国际航空展的第二天,新华社发出一则消息称,中国将派出...

  • 如影随行

    作者:王永震

    张小北一个人坐在车里抽烟,他看了一下烟灰盒里的烟蒂,这已经是第七支了。外面下着雨,很大。雨水肆无忌惮地冲刷着车玻璃,留下一道道毫无规则的雨痕。一道闪电划破黑暗,让张小北的心紧了一下。那一瞬间的光亮,让他想到了老六临死前,...

  • 乡村教师的情感谜局

    作者:马汉卿

    那年,我从师范院校毕业,背着简单的行囊到华安县文山中学报到。文山中学从前是农业中学,主要招收想读书又考不上中学的学生到这里半工半读。“文化大革命”开始,文山中学改为普通中学,归属公社管辖。学校坐落在山坡上,校园风景秀丽,...

  • 擒“狼”记(二)

    作者:(苏)列·萨波日尼科夫 格·斯捷潘尼金

    已经更残夜尽了,又是一个通宵。有些人家的窗里已经透出了灯光。那些上早班的人正在起床;而另外一些人,那些幸运儿,还要舒舒服服地再躺一会儿。可是我还没有躺下睡觉呢。事情多极了,因为我担任着代理处长的职务。昨天一天真是忙得不可...

  • 载满少年罪犯的大篷车队

    作者:小畑耕一

    “父母?我没有父母,就我一个人。”亚里桑那州出生长大的白人少女贝克(15岁)粗鲁地回答了我们的提问。这位乐观的姑娘喜欢和女职员摔跤,在强大的寒流面前,她也没有停止欢闹。在她看来,“这点寒流算不了什么。”但一涉及到家庭问题...

  • 一封电报

    作者:(日)赤川次郎

    警视厅搜查一科被一种平静的喜悦包围着。尤其对这两个人而言,这几天无事可做,简直是值得祝福的日子。这两个人就是箱崎科长和25岁的井上刑警。“喂,井上。”箱崎科长叫道。“是,科长。”“你和那个可爱的姑娘进展如何?”“嗯,啊嗯...

  • 一床旧梦

    作者:春眼秋手

    佳禾从梦中醒来,发现身边躺着一个女人。有一刻她以为自己没有醒,自从用了这架明代黄花梨拔步床之后,她就常常做一些奇怪的梦,梦中一切清晰得如同真实,醒来再回想,又记不得了,只记得是怪诞的,与真实根本搭不上边。佳禾略动了一下,...

  • 死人的来信

    作者:(日)三好彻

    这封寄到B报社“读者来信部”的怪信,是四月份的事。“读者来信部”是总编室下属的一个部门,专管选登读者来稿和答复查询事宜。这个部门较之社会部和经济部要冷清得多了。部里年长的居多。日常的工作,就是阅读桌上堆积如山的来稿,分门...

  • 青蝶(上)

    作者:星晨

    染儿心神迷茫之际,一个淡淡的身影出现在她身后,接着一个隐秘如魅的声音在染儿耳边轻轻道:“染儿,想不想来做个游戏?一个很有趣,很好玩的游戏!”“砰”的一声,偏室的门再一次重重地关了起来。“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

  • 目标

    作者:(日)夏树静子

    西条时子经常是星期三的下午2点钟左右到我一个人住的公寓里来访。因为我工作的美容院的休息日是星期三。时子比我小两岁,已经34岁了。但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的样子。她面目清秀、气质高雅,特别是她那白皙的肌肤配上鸭蛋形的脸蛋,常使...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