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虚拟自我

    作者:沐一

    中午十一点方睿才从被窝里苏醒,第一件事就是掏出手机刷微博。首页上的热门信息一如既往,明星八卦,社会新闻,各种段子层出不穷。方睿随便扫了几眼,不感兴趣的哗哗哗用指尖划过去了。第一条:“用一句话证明你是吃货”。还用得着证明么...

  • 湘西匪事:二爷爷传奇

    作者:汪祖雅

    二爷爷一边打枪,一边喊:“我是汪二,是你们的二爷爷!”二爷爷是一个枪迷,但他不是神枪手,不过他的枪法也不错。在湘西匪乱的时候,二爷爷的枪就要过土匪的命。有一回土匪围村劫粮,二爷爷就用一支三八步枪,48颗子弹,头一回和他们...

  • 雨,活埋与飞缘魔

    作者:拟南芥

    咦,什么是飞缘魔,是飞头蛮吗?飞头蛮和飞缘魔,名字虽然很像,但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妖怪哦,前者是能头身分离的怪物,后者可是美人,绝世美人!【活埋】金六郎睁开了眼睛,然而眼前还是一片漆黑,耳内的嗡嗡声越发聒噪,急速升高,如鹞...

  • 相对失踪

    作者:花想容

    秋天的雨太缠绵,连着下了三天三夜还没有停的迹象。陆小词的内心犹如天气一般积累了太多的阴郁,有点烦躁不安。好在是周六不必上班,可以窝在家里听着雨声舒服地睡觉。只是她心里一直在纠结晚上要不要去舞校上摩登舞课。路有点远,天有点...

  • 英雄之歌

    作者:钱琨

    2130年,加拿大,育空地区。天空中灰蒙蒙的,漫天飞舞着各色沙尘,这是一片丘陵;夹杂着臭味的风从丘陵北方山脉的隘口向丘陵里灌来,一百余年前,这里曾是动植物的天堂,现在,沙化的土地上唯一的绿色就是河边数厘米高的小草。黑色的...

  • 翻越天城

    作者:叶荣鼎

    三十多年前,我第一次翻越天城。我那时十六岁,是从下田街道徒步翻越山顶,经过汤之岛去修善寺的。当时脚上没有穿木屐,是光着脚丫;我也没有穿裙裤,但上身穿的倒也是藏青底色和白色碎点花纹的衣服。我家是下田街道的铁匠铺。家里有父母...

  • “雅院”真凶

    作者:曹斌

    将近六十年前的事了。观前街附近的一座私家院宅。午夜时分,随着一声沉闷的枪响,凶案发生了。此院是苏州巨商夏斯祺的私邸,因其由乃父夏雅亭传下,故得名“雅院”。雅亭在世时曾为苏州商会会长,祖上便经营姑苏丝绸,如今夏斯祺依然做丝...

  • 戊子大谋杀

    作者:冰夫

    公元2008(中国农历戊子)年6月13日上午,东北重镇关东城著名民营企业家墨东生毙命于自己的办公室。关东城刑侦支队女刑警简迎迎与男刑警黎敏军接到队长李道根电话,立即赶往案发现场。案发现场在“墨东生房地产公司”12楼。这套...

  • 现场课

    作者:邱振刚

    邱振刚文学硕士,任职于北京某新闻媒体,工余从事文学创作,发表严肃文学及类型文学作品多篇。推理小说写作受松本清张影响巨大,以日系风格为主,著有以退休刑警笠部英二为主人公的系列作品,另有以经典老歌为主题的“时光留声机”系列。...

  • 波斯王军传奇

    作者:桂花著雨

    大唐宣宗年间。日已偏西,几匹快马驰骋在长安城内的朱雀大街上,马上骑手个个年轻英俊,神采飞扬。跑在前面的马上端坐着一个文雅的书生,到了十字街口,他勒住马缰,逡巡着回望身后男子,疑惑地问道:“十二郎,你说的地方就在这里么?”...

  • 藏宝图动杀案

    作者:冰夫

    双阳市公安局特案队队长,复姓巫马,名正白,男性,三十一岁,不高的个头,略胖的身材,微黑的皮肤,还有些木讷的神情。但是,藏在那双豹眼后面的精明和睿智,那套常常出人意料令人匪夷的思维程序,却让他破获了数不清的疑难案件,成为关...

  • 乌鸦与麻雀

    作者:最推理编辑

    清晨刚展露灰白的一角,雾霭仍未散尽。对面五楼阳台上,女孩像往常一样,穿一条飘逸的长裙子,小提琴架在肩膀上。她伫立在玻璃窗后,侧着头,琴弓在空中挥舞,忽而轻盈忽而激昂,宛如蝴蝶翩翩。小马在对面,三楼,从下往上看去,女孩的身...

  • 捕虎行动

    作者:张永军

    这是一个飞雪的冬天,外兴安岭被一场一场的雪封山了。山林原野中的食草类动物面临着缺少食物的季节,獐子、狍子、野鹿,开始从深山里走向迁徙之途。以食草类动物为食的食肉类猛兽或者集成群落,或者远随食草类动物迁往他乡。无论什么动物...

  • 悬案奇情

    作者:燕歌

    早上刚过六点,像往常一样,何小河第一个走进了剧场,她站在舞台上,先是定了定神,然后脸一扬,起了一个云手,眼睛里立时放出光来。这出《穆柯寨》她是刚学,想要演出穆桂英那种英气勃发而不失娇艳的气质并不容易,所以何小河很努力。天...

  • 凤头鸡

    作者:何洪金

    相传很久以前,峨眉山有一种神奇的野鸡,尾很长,毛色火红鲜亮,头上长着好看的花冠,看上去既像孔雀又有些像传说中的凤凰,因此被叫作凤头鸡。这种鸡居然不吃叶,不吃草,更不吃瓜果粮食,独独只吃一样东西——蜈蚣。它真正神奇的是能治...

  • 苍天有恨

    作者:孙方遒

    五月的乡村。清晨。堂屋的前方,摆放着一口漆黑的棺材。棺材前,点着一盏忽明忽暗、闪烁不定的煤油灯。田振宇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拨了拨灯花,在父亲灵前呆呆伫立了好大一会儿,转身走出了大门。低空中,飘浮着淡淡的烟雾,好像一股淡淡的...

  • 新妇借道

    作者:俞青君

    李唐皇朝的南边境,野炊袅袅,山野遍绿。一处名为临风的山谷村落之中,今日,村头来了陌生的访客。那是一列送亲的队伍,从南至北来,乐人们吹着合欢唢呐,声响传遍山谷。“贵方是哪个村过来的?”村口塔楼上,放哨的吴三大声问这支队伍。...

  • 心魔

    作者:泠歌

    青山翠林之间镶嵌着一汪湖水,湖面上偶有几只水鸟掠过,激起层层涟漪。微波荡起的水面映衬着湖边小亭子的尖顶,日出的阳光从山的那边倾泻过来,连同湖边五彩斑斓的花丛一并染上绚丽的美色。岸边,淡粉色的雏菊随着风儿摇曳,映衬着花丛中...

  • 马修

    作者:最推理编辑

    马修给自己倒了一杯热咖啡,他拿着这杯咖啡来到了书房,在一张书桌边坐下。书桌上早就准备好了纸和笔。他喝了口咖啡,望向窗外的高架桥,正值早班高峰期,通往高速公路的入口堵成一片。马修将眼神收了回来,他放下杯子,拉开左手边的第一...

  • 戏剧人生

    作者:最推理编辑

    私人侦探雷纳德·法尔科今年30岁,身材高大,抹了油的深棕色头发柔顺服帖地贴在英俊的脑袋上,两只眼睛锐利得像一只猎鹰。侦探事务所只有他一个人,不是请不起人,而是他相信自己一个人就能完成所有事情。事务所不大,但打理得干干净净...

  • 险像丛生

    作者:夸克

    魏振是晋州市电视台《新闻调查》的记者,是晋州甚至国内都小有名气的“揭黑记者”。这几年,他揭露了不少本市著名的黑幕,但因此也没少得罪人。这天晚上,魏振去晋州郊区看一个朋友,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车走到天虹桥附近,忽地...

  • 壮士断腕 英雄暮年

    作者:谌旭彬

    东吴基业的继承者与开拓者孙权,于赤壁之战大败曹操、白衣渡江之战生擒关羽、夷陵之战力挫刘备,这样显赫的战绩足以力托起他“英雄”的称号。然而,他的晚年似乎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昏庸,《三国志》作者陈寿也毫不客气地将东吴日后覆家亡...

  • 昨日瘦刀

    作者:王珂

    冬雨过后,燕子湖畔竟是笼上一层淡淡的白汽,蛰伏水下的鱼儿此刻争先恐后地潜上湖面,都争着呼吸雨后的新鲜空气。这可乐坏了一直候在湖畔的几位垂钓老者,手中长长的鱼线便纷纷落下,静等鱼儿来吻。白雾之中,燕子湖心的那块巨岩,远远望...

  • 舞女血泪

    作者:余飞鱼

    “小世界”舞厅是丰城一个非常出名的舞厅,霓虹影里,帅男靓女,云鬓厮磨,如音乐中漂浮的水草,互相纠结着扭缠着,翩翩起舞。梅子,是其中的一个舞女。梅子长着一双细长的眉毛,弯弯的睫毛拢着两汪水灵灵的大眼睛,望见人,会淡淡一笑,...

  • 橡胶女人案

    作者:戴冰

    其实在听说那个橡胶女人之前,县一中高一年级的学生李开桃就已经见识过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了,比如铆在一起的男女小铁人、印刷精美的人体扑克,以及十二块一套的骨牌等等。骨牌串在两条银灰色的绸带上,每一块的正反两面都刻有一幅男女交...

  • 无法确认的谋杀

    作者:李久实

    高焕灵的老婆让人给“忙活”了,却不知道这人是谁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某县小灵村。晨曦微露。小灵村生产队长高焕灵的肚子咕噜乱叫,急得他从炕上爬起来就往茅房里奔。这泡稀屎拉的时间长了点,好不容易走出茅房,只见一老者慌慌张张地推开...

  • X时空调查Ⅱ:仕女图

    作者:楔子

    成化十五年,京师的大雨从八月下到九月,已经是第十天。昏暗的夜色中府门紧闭,滂沱的雨水落在台阶上,发出噼噼啪啪的水声。道口有马车靠近,车子前后的随从军士走在大雨中,依然步伐沉稳不失威严。开路的军士手提着两排明亮的防风灯笼,...

  • 午夜情歌

    作者:秋星

    妻子马佳从西安给我打来电话,说三天后回家,到时让我到机场接她。她是一家杂志社的编辑部主任,这次是去参加一个笔会。下班后,我想去看望老岳父马益民。我到超市买了一包酱牛肉和一包香干,老岳父平时爱喝二两,别看前年中风偏瘫了,可...

  • 二重犯

    作者:高枕

    外表看似18岁少女,内心却住着一个48岁抠脚大汉的90后射手座女屌丝。重口味,资深美剧日漫迷,恐怖电影B级片发烧粉。脑洞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拖延癌已弃疗。一觉醒来,你发现四周有些不对劲。首先是家具摆设。你意识到这里既...

  • 屋顶上的泥脚印

    作者:袁永海

    近半个月来,只要唐咪一个人,她就感到周围总有一双鬼鬼祟祟的眼睛盯着自己。有时候,她依稀都能听到尾随她的脚步声了,甚至一种粗重的呼吸声都能听到。可回头,却什么也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咪自己也说不清,唐咪只是一天比一天害...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