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茶马古道的枪声

    作者:沙湖

    清晨,一骑黑炭般的快马从德钦飞驰而来,从两面城廓式的山崖中穿过,直奔梅里雪山的一处修行洞。马上人腰间插着20响手枪,还背着一杆长枪,马背上驮着两只羊皮袋,他在一处贴着绝崖盘旋而上的修行洞不远停下来。这是一个面孔黝黑高大魁...

  • 好汉,上路哉!

    作者:海千帆

    十全街上的三大名楼,别说是姑苏城,即便放眼整个江南,也是首屈一指的,三大楼的买卖各有所司,大凡一个人的正常嗜好都能在这三大楼中找到归属:举凡是人,多有赌性,位于街西头的“望月楼”便是赌坊,整日开放,无论贫贱、无论男女,只...

  • 寒江·雪

    作者:残月寒

    风急,雪飘,大地一片苍茫。寒江冰冻,蜿蜒曲折,盘绕远去,天地似乎凝成冰雪一色,凄清孤寂中透着无边的萧瑟。老树枯枝,斜伸向天,在寒风中摇摆狂舞,仿佛沉沦在炼狱之中不甘的冤魂张开干枯的鬼手,向着苍天发出凄惨尖怖的绝望嘶吼,凭...

  • 海盗岛

    作者:自在天

    夜黑风急,沉闷的潮声遥遥传来。一把刀“沙沙”穿过齐人高的蒿草,拨开一丛杂草。草后藏着一男一女两个稚童,正惊恐地抱在一起。见被发现,男孩突然拿出什么东西往空中扔去,一缕幽蓝光芒随即升空而起,他扯着女孩,往乱石堆里狂奔,丝毫...

  • 诡谜坊

    作者:佟婕

    西江沿岸一隅,有座老城区的故街巷名“禹门坊”,数百年来临江而立,每年春夏江水高涨时节,就如浮于水面的孤岛一般。据街坊老尊长们说,好几十年前,那里曾是一户姓冷的人家的居所,后来人家搬走,不知怎么房舍拆毁,就改做祭祀某位神仙...

  • 蔡家大院

    作者:柴泽青

    临朐东南一带,自古喜爱植桑喂蚕。冬去春回,年复一年,便有了这无边无际的桑。在这无边无际的桑田中央座落着蔡家庄,住着蔡老家族。不管皇帝的龙袍披在了谁的身上,不管黄河干了底还是水漫上了天,卧在沂蒙山脚下的蔡家庄总是四平八稳。...

  • 参王计划

    作者:俞泉江 沈一

    郑孝胥阴恻恻地道:“一旦得到这两件宝,你两人将荣华一生,如若抗旨……”深夜,寒风凛冽。北京火车站笼罩在几盏黄豆似的灯下,忽然幽灵般驶来几辆小轿车,悄无声息地停在了火车站大门前,车门一开,跳下几个身穿黑衣的人,扶出一个披着...

  • 刑场上的较量

    作者:李亚廷 杨晓峰

    黄半仙刚把猪赶进猪圈里,忽然趔趔趄趄跑进一个人来,浑身是血,见了黄半仙,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小兄弟救救我,后面有日本人追杀。”黄半仙来不及细问,就把他藏进猪圈里,又往他身上抹了许多臭泥巴,直到看不出人和猪来方罢休。黄半仙...

  • 鬼头刀传奇

    作者:张景得

    李金彪的职业是杀人。祖传一口极沉重的铁合金大刀,上端铸着小鬼脸,嘴衔铁环,一动便发出悦耳的撞鸣声,如飞檐下的风铃。刀槽宽而深,将血畅快地引渡过来,直流到小鬼脸嘴里。饮多了血,刀也有了精神。刀是灰蓝色的,光泽凝重却不轻浮,...

  • 心网难逃

    作者:蓝风

    早晨五点半,刘晓东准时从梦中醒来。干检察官五年来,这生物钟比闹钟还准。他习惯躺在床上把昨天的事从脑子里过一遍,然后再把今天要做的事做个初步安排。今天占据他整个脑子的都是巨峰集团涉黑案。那个田峰作恶多端,可偏偏是老奸巨滑,...

  • 血染棒桔草

    作者:叶雪松

    叶雪松原名叶辉,男,满族,生于七十年代。主要从事通俗小说和故事的写作,1999年起职业写作,现已发表各种体裁的文学作品计二百万字左右,系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2007年毕业于辽宁文学院新锐作家班,现居家从事职业写作。编者按...

  • 诡秘毒踪

    作者:杨贵星

    容州市近段时间毒品泛滥,吸毒人数大幅增加。上边责成警局尽快查明毒源。雷清警官接到任务后,感到非常棘手。容州地处中原,一向对毒品控制非常严格,对毒贩打击力度非常大;再则,毒贩子从境外往内地贩毒品,路途遥远,途中经过多处关卡...

  • 血诲扬帆

    作者:楚香帅

    深夜,腊月的寒风肆意地吹打着浔阳城,让人从心底直生寒意。浔阳城总捕头——“鬼捕”张一弓却无法入眠,在房中踱来踱去。数十年来,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棘手的案子。在他的案头上,摆着一份处决令:凶犯江一帆,男,现年二十岁,因致人...

  • 杭州惊雷

    作者:狄保寿

    明朝中期,多事之秋。落日余辉里,微风习习,通向杭州的道路上,两骑快马正向杭州方向疾驰。虽然两匹马上的骑士都是便衣打扮,但人们不难看出他们气质与众不同。骑在前面红马上的中年人,相貌斯文,目光睿智,一副超凡脱俗的感觉;骑在后...

  • 何家口的二太太

    作者:正早

    西流河中游有一个何家口。这个“口”,大概取的是“通商口岸”的意思。何家口的小街窄,白日里,门对门可以谈家常;夜静更深,听得见对门窗户里头的私房话。街西头有一座大木桥,桥下有码头。生意人把江西的瓷器湖南的锅、咸宁的红苕应城...

  • 海啸计划

    作者:臧勇强

    1949年2月,一个细雨迷蒙的傍晚,国民党驻上海某工程部队少校军官何忠良,拎着一只精致的红皮箱,神色紧张地回到家中。妻子江水静见箱子上溅满了雨水,拿起一块干布正欲擦拭,何忠良触电似地跳了起来,喝道:“别碰!”江水静吓了一...

  • 无尽之夏

    作者:蔡骏

    六个好友,用一场追凶之旅来告别青春,重获新生。1997年,香港回归前夜,年轻的女教师聂倩失踪。十六岁的我是聂倩最喜欢的学生,也是最后一个见到她的人。酷爱推理小说的我,断定老师被出租车司机绑架,被掳往崇明岛的海岸线,危在旦...

  • 侠女

    作者:苏七

    有一个歪理,在凌晨三点三五十分的时候还无法安然入睡的人,这一整晚他就再没办法睡着了。李震坐在床上看着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是三点三十六分。他点了根烟,抽了两口,站起身套上一身运动服,拿上钥匙,换上运动鞋出门了。他在铁马市的...

  • 恐怖节目

    作者:苏七

    十年前,有一档深夜怪谈节目红极一时,主持人有三位:一位大师,两位美女。他们常去热带国家拍摄外景,美女主持人穿比基尼,在深夜的坟场、废弃医院、旧兵营寻找当地流传的恐怖故事,大师负责招魂,听取孤魂野鬼冤情,也负责净身,为美女...

  • 编号1021

    作者:莫青雨

    张赫又做了那个梦。像是铁锈一样颜色的梦境,昏黄的灯光摇来晃去照着冰冷的牢笼,有个看不清脸的女人咿咿呀呀地唱着歌,然后铁牢被打开,女人被拖了出去。不远处好像有隐约的惨叫声,还有鞭子挥舞时带起嗖嗖的风声。张赫看着女人光着脚一...

  • 黑风口

    作者:张建华

    姜成这几年跑运输赚了些钱,不但盖起了小洋楼,还娶了媳妇有了儿子,成了姜家寨的首富。可他并不满足,还要发展,想赚更多的钱。他刚给儿子做罢满月,就把那辆老掉牙的破“解放”卖了,又取出家里的全部存款,告别妻儿直奔省城,要再买一...

  • 奚水巷

    作者:半壶秋水

    六月盛夏,烈日中天,蝉鸣声从繁茂的枝叶间倾泻而下。树底下有间茶肆,铺面不大,但环境清幽。正是晌午时分,茶肆里来了不少客人,三三两两坐了几桌,一边饮茶一边听着窗外的蝉鸣,倒是十分惬意。茶客中有两个年轻女子,靠窗而坐。其中一...

  • 鬼胎山

    作者:俞青君

    我叫钟石,是个外科医生。出了基地轮转后,我跟着老板去了漳州支医。去的时候刚好赶上夏季疫病高发期,县级卫生站要打发一个人再下基层,带着医疗队去村子里驻扎下来打疫苗。老板是不可能去的,这个活自然就落到我身上。第二天我就打包行...

  • 海上大洗劫

    作者:吕舒怀

    1934年6月,一个酷热难耐的中午。天津卫太沽码头人山人海,鼓乐喧天,好不热闹。停泊在码头的一艘崭新的豪华游轮昂首挺立,船上张灯结彩,旗幡飘飘,格外引人注目。这艘英商所属的太沽公司的新型豪华客轮,取了个中国名字———“顺...

  • 鬼洞

    作者:马桂晨

    云冒岭大山下青杨沟屯的林柱和他的奶牛一起失踪了,他的父母急得心头上火。找了两天也没有踪影,林柱的爸爸林树元只好向警方报案。县公安局接到林树元的报警后很重视,很快成立了专案组。专案组组长是有名的神探赵剑,他带领助手李建男、...

  • 血溅花瓶泪

    作者:刘杰臣

    小菲和张茜是一对非常要好的姐妹,她们是省城警官学院大四的学生,一个擅文一个擅武。两人商量好了,毕业后一起报考本市公安局的公务员,张茜当刑警,小菲做行政。可小菲忽然接到了父母的电话,说她远在欧洲的哥哥已经在德国给小菲找好了...

  • 学徒侦探

    作者:魏思孝

    这天早上,镇派出所的小胡接到区里协查一起案件的任务。他驱车来到镇下属的辛留村,经村口热心妇女的指点,找到王东家门。大门敞开,小胡并没在铁门上敲一下示意,而是径直走进庭院,一股说不上来的粪便味扑上来。西边的茅厕门敞着,他捂...

  • 血龙瓶

    作者:燕歌

    庙堂里漆黑一团,不见灯火,以至于连佛龛里供奉的神祇都看不清模样。寒风从门缝隙里吹进来,将悬挂的幔帐吹得飘荡而起,那声音如同夜里的蝙蝠在振翼,听来甚是诡异。一个人影跪在佛龛前的蒲团上,正在恭恭敬敬地行礼,他连着磕了三个头,...

  • 血拳记

    作者:练霓裳

    这个天下是真他妈的一塌糊涂了。孙起捂着流血不止的脑门,一边踉踉跄跄地窜进一条小胡同,一边恨恨地想道。确实不是一般的乱。打春天时起,便陆陆续续有消息传来,说是山东、直隶的拳民越闹越厉害,人数越来越多,眼看着势力越来越大了。...

  • 邪恶催眠师

    作者:最推理编辑

    九月九日,上午八点二十三分。刑警队会议室。今天一早,梁音得知刑警队要借调自己,她的心情颇为兴奋。相较于法医这样的幕后角色,她更喜欢在第一线与犯罪分子展开面对面的较量。可是到刑警队与罗飞碰面之后,她才发现这事并不像自己预想...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