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危情解码

    作者:戎亚坤

    嘎达、嘎达……楼梯尽头响起两声迟疑的脚步声。忽然,二楼走廊的声控灯亮起,一个长头发女人惊慌地倒退了一步。女人望了望两边的门,确定没有人出来之后,她才咽下一口口水,小心翼翼地向三楼走去。女人的长发烫成了大波浪,但看得出久已...

  • 殊途同行

    作者:漆雕醒

    这是一次没有目的地的逃亡。直到看见第一个高速路收费站我才知道自己正驶往成都的西南方,眼泪已经彻底风干,车窗玻璃映出一张黯淡恍惚的脸,模糊造就的陌生感让我在一瞬间错觉那并不是自己的影子——而是一只如影随形的幽灵。其实我常常...

  • 金属狂人

    作者:韩梦泽

    严寒笼罩了初春的清源城。午夜时分,昏黄的路灯下是衰败的四季青,每个叶片都是冰凉的。罗格趴在阳台上,第三支烟了。客厅里的电视正在播放着一则相同的体育用品广告,连续三次,每次十五秒,那场欧冠足球联赛还没转过信号来。四季青猛然...

  • 杀气

    作者:晗光

    我上学早,从地区中师毕业才十八岁。照我老爹的意思,是让我去我们县宣传部干,将来像他一样也混个一官半职。当时工作都已经替我找好了。可我那会儿已经对画着了迷,看别的都跟狗屁似的,遂一意孤行到县二中当了个美术老师,教初二四个班...

  • 背后一刀

    作者:杨山林

    “唉呀,这个在咱市投资的于兰原来这么年轻啊,跟电影明星似的!我还当是个富婆哩,原来是个漂亮富姐啊!”侯俊挥着当天的报纸,指点着头版上那占了半版的大美人照片,两眼放光地大叫着。大案结束,新任务还没下来,加上晚上队长请客庆贺...

  • 度祥、秘笈与我的尸体

    作者:普璞

    我的职业是物理老师,是典型的完美主义者,也具有典型的天蝎座性格,这体现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在房间里的时候,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若是隔壁来了一个扰人的邻居,或者他们有一只会夜里狂吠的小狗,这是我所不允许的情况。我会在第二天...

  • 地狱蝴蝶

    作者:叶梓

    余丽虹拉着皮箱走下出租车,拿出钥匙正要开门,却见门虚掩着。她心里诧异,老公也太大意了,竟忘了锁门?推门进屋,余丽虹突然看到眼前飘起一片黑云,黑云层层叠叠地朝着她扑过来,像一片诡异可怕的黑斗篷,又如招魂时飞扬的纸钱一般。余...

  • 黑细胞

    作者:吕舒怀

    “错过”这个词应该比“过错”更中性一些,它表明你错过一次幸运或者一个危险,好像根本不存在第三种可能性。蒋利民临跨出报社门口那一刻,被一个陌生人绊住了脚,整整耽误了二十分钟,错过了与名模辛丽丽见面的时间。这二十分钟属于生死...

  • 海怪湾迷案

    作者:陈维

    银灰色的凌志车行驶在深秋的夜色里,滨海大道两旁路灯映照的椰树舒展着枝叶,在风中摇曳。驾车的是位苗条的女士,她的乘客聂柯四十来岁,身材修长匀称。他脸部轮廓硬朗、双眸略陷,深邃的目光很具穿透力。“很庆幸能亲历您办的案子。”许...

  • 死亡之岭

    作者:米泽穗信 杜海清

    踩下汽车刹车,歌声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早知道就不该一路上无休止地播放这让人听得耳朵起茧的CD。但转而一想,开着这台破旧的二手车从小田原出来,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寻寻觅觅三个小时,若没有音乐相伴,这滋...

  • 702疑问

    作者:杨少衡

    路线图什么的也就是一个说法,没上路时想着上路,上了路就有另外的感觉,不知道走着走着,会把自己走到哪里去。有些事其实不能做,但是还得做,一边做心里免不了一边感慨:眼下这些家伙都怎么啦?这样下去还得了?事件发生的前几分钟,在...

  • 琥珀烟斗

    作者:甲贺三郎

    即使到了现在,一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我仍会毛骨悚然。那是东京大地震发生刚过不久的事!那天晚上10时过后,天空的样子开始不太对劲,随着台风的呼吼声响,豆大的雨滴哗啦啦地洒落。由于早上见到报纸上写着“台风今天午夜将侵袭帝都”...

  • 两朵玫瑰

    作者:王媖

    正是下午两三点钟的光景,阳光透过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雾霭及已经泛黄的法国梧桐的叶子,懒洋洋地洒在墙上,留下了一些很抽象的橘黄色的影像。衣然靠墙坐在那些影像的对面,正在认真地做着手工,一种市面上正在流行的女红活计,叫做“十字绣...

  • 遁形三角

    作者:师承燕

    钟新明今天要乘机赴京。他怕睡过了头,误了航班,昨天特意嘱托秘书今早打电话叫醒他。秘书讨好地说,那又何必呢,订下午的航班多好,从容一些。秘书是新来的,不清楚钟新明的规矩,他喜欢乘早班飞机,为什么喜欢,钟新明总解释说是图个精...

  • 东京搏杀

    作者:姬妮

    那天早晨我正在亲贤街附近的一家小酒吧门口和我的搭档麦克蹲守一笔毒品交易,那会儿目标还没有出现,麦克说在车里闷了大半夜了堵得慌,要出去透透气。我打开了车上的调频收音机,就听到了东京地铁出口发生大爆炸的消息,现场已发现十几具...

  • 没有目击者

    作者:芦泽央

    “看来,你真的是出道了!”山岸高兴地拍了拍修哉的肩膀说,修哉听了一头雾水。顺着山岸手指的方向,他看到了墙上贴着的“上月销售业绩表”。还是老习惯,修哉在最底下寻找自己的姓名,但最末尾是别人的名字。他一个个往上找,终于在抬起...

  • 三番馆的酒保

    作者:鲇川哲也

    山手线电车已经转了五圈半,梅冈品子终于下定决心站了起来。她乘坐的是内环绕线,电车徐徐驶入新宿站台,车门一开,稀稀落落的乘客下了车。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大半的男乘客都是醉眼蒙眬的样子。这些人在车上的时候坐得东倒西歪,可一到...

  • 冒名顶替

    作者:(日)北川步实

    福山淳也站在了被明晃晃的路灯照射下的三层楼的公寓前。在金属护网的铁板上写着公寓的名字。他转过栅栏进到了里面,看到了邮箱。在 “302”室的邮箱上写的“芝草”的名字。芝草理奈的公寓肯定是这里。淳也上了楼梯,但他又退了回来。...

  • 黑金(长篇小说连载二)

    作者:冯锐

    因盗窃国家原油遭打击的黑恶势力头目被枪决,按说应该大快人心,不料社会上非议不断,说警方打十保一,他们保护的那个,才是真正的油田大盗;出身于三代石油工人之家的两兄弟,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一个是为打击涉油犯罪不惜牺牲生命的...

  • 黄金泪(一)

    作者:晗光

    事情来得突然。那个黑魆魆的庞然大物出现在路虎的视野里时,车里的人微微一愣。就在这时,对方占据了内侧车道,咆哮着迎面冲过来,远光灯和车顶上的一排大灯瞬间齐亮,形成一片炫目的光晕。双方车头即将接触的瞬间,路虎下意识地向右打轮...

  • 黄金泪(二)

    作者:晗光

    事情来得突然。那个黑魆魆的庞然大物出现在路虎的视野里时,车里的人微微一愣。就在这时,对方占据了内侧车道,咆哮着迎面冲过来,远光灯和车顶上的一排大灯瞬间齐亮,形成一片炫目的光晕。双方车头即将接触的瞬间,路虎下意识地向右打轮...

  • 天使之泪

    作者:戎亚坤

    “我只睡一下下……一下下就好……千万不要被发现……我好累……好累……”唐冰琳一边默念着,一边闭上眼睛,靠在K房的沙发上,很快睡着了。昏黄的灯光投射下来,令她那咖啡色的眼影变成了珍珠色,桃红色的唇彩变成了淡粉色。尽管这间K...

  • 催命痨

    作者:司马子桓

    大解镇的捕头温江流在街上巡视一周后走入了一家纸扎店。纸扎铺的掌柜燕惜春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此刻正一手支着下巴靠在柜台上小憩。温江流走上去,用剑柄敲了敲他的桌子,掌柜手一歪,脑袋磕到桌上,醒了。温江流笑问他大白天做生意怎...

  • 九面夏娃

    作者:戎亚坤

    镜中的我,是个集清纯与妩媚于一身的动人尤物。果绿色的连衣裙将我浑身的曲线包裹得十分完美,构成了一个令人窒息的弧度。我对镜中的自己微笑着,带着欣赏、带着得意,甚至带着挑衅。想到几个小时后举行的婚礼上,在我动人仪容下黯然失色...

  • 不洗内裤的保姆

    作者:李亚廷

    冬梅因不给主妇洗内裤跟主妇吵了起来,于是一甩手走人了,炒了主妇的鱿鱼。冬梅是保姆。这家的主妇叫赵娜,是某家医院的护士长。冬梅是她二姨花卉介绍给赵娜做保姆的。花卉和赵娜是老同学,冬梅来城里打工也是花卉的主意。冬梅和赵娜见面...

  • 别墅里的鱼腥味

    作者:施勤勤

    黑色轿车逶迤前行在能见度极低的晨雾中,穿过开发区大道向东拐了个陡弯,驶向迷雾笼罩的花园别墅。车稳稳地停在楼前葡萄架下,司机小王熟练地打开车门,广袤集团董事长疲惫地走下车来。四十三岁的黄伟业迈步跨进沁园。这所豪华别墅是他三...

  • 灰楼无颜色

    作者:石桥

    实验室里没开灯,只有工作台上一盏台灯亮着,昏黄的灯光照在萧教授脸上。萧教授端坐在工作台电脑前,一头稀疏的白发纹丝不乱,神色安详,双目炯炯有神而又专注,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不仔细看,真的不知道萧教授已经死了。刚才,欧阳夏雪...

  • 青铜面具

    作者:韩梦泽

    大雨,下伤了地,雷霆轰击下的清源城汪成一个水世界。罗格坐在吉普车内,注视着面前的雨水。万支雨箭似乎要刺破挡风玻璃,冲撞进来。但此刻他的心是宁静的,就像一片荷叶浮在晴朗夏日的湖面。失恋,对于每个男人来说反应是不同的。罗格下...

  • 一生二世

    作者:陶一笑

    “我们飞起来了!亲爱的,来,拉着我的手!”“你为什么不回答?”“你去天堂,我到地狱。”烟雨霏微。李心洁雕塑一般伫立在墓碑前。令人困惑的是,竟然是一块无字碑。纵观历史,只有武则天立了一块无字碑,以示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那...

  • 伊藤老人的小屋

    作者:山口光一

    鹿儿岛市城山町,正如其名所示,这座城市位于城山东侧一带的山坡上,是一座历史古城,西南之役时,西乡军曾把这里作为抵抗官军的最后据点。如果登上城顶的展望台的话,那么市区街道和樱岛的风光都可以尽收眼底,所以,这个地方一年四季总...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