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死亡黑名单

    作者:周祥先

    2001年4月8日傍晚,市刑警大队队长赵勇刚坐到饭桌前端起饭碗,手机便响了。是局长打给他的,叫他立即赶到阳明宾馆,说阳明宾馆的老板郑阳明被人杀死了。赵勇无奈地对老婆、孩子做了个苦脸,放下饭碗便冲出家门。

  • 守墓人痴恋亡女

    作者:张铁成

    残阳西下,暮霭沉沉。一阵疾风掠过,那稀疏的树林里发出飒飒的声响,宿鸟惊飞,寒鸦聒噪,这本来就已显得凄凉的坟地,又凭添了几分萧索,几分阴森。说起尹家这块坟地,大概已有几百年了,原来只不过是块乱葬岗子。坟地里荒草萋萋,白骨粼...

  • 莫奈的池塘

    作者:赵玫

    而此刻弈已经倒在地上。身体慢慢变得僵硬。她最后说,不是因为冷,而是心碎而亡。然后她歪过头去,不曾丝毫留恋地,气绝身亡。她没有因杀人而死,而是因为不能停止的忧伤。从此她随风而去,带走了所有的秘密。这充满悬念的命案最终不了了...

  • 瓦棺奇缘

    作者:邹林海

    故事回溯到十年前的2006年6月21日。这天一大早,天气极好,风轻云淡,朝霞满天。在湖北通城县通达物流公司货运中心的货场上,五十岁的货运司机张秋生站在他的东风牌大货车前,望着天边白絮般的云朵,古铜色的脸上露出孩童般的微笑...

  • 漠地

    作者:张行健

    在那难耐的苦痛里,古漠阳的意识里幻化出的是他正在上初三的儿子,再有不长的时间,儿子就要中考了,就要迎接他人生的第一个挑战了,儿子在等待他这个父亲的归去呢……忽然,儿子的脸庞变幻成了汪蕴砾那张脸,汪蕴砾是一张美丽而苍白的脸...

  • 神鞭孟大壮

    作者:王福海

    光绪三年秋天的一个深夜,文登县孟家庄的孟奎老汉同儿子孟大壮赶着马车途经昆嵛山口的黑虎夼,从阴森森的松林中蹿出一伙强盗,抢走了车上的货物,并且砍伤了孟奎老汉。要不是孟大壮钻到驾辕的大青骡子底下躲起来,恐怕小命早没有了。孟大...

  • 大道士

    作者:林深

    人类自古便有鬼怪之说,书载口碑流传世界。若真考据,至多是某某人他的爷或他的祖曾见过鬼,怎样如何,实无亲眼所见者。倒是这世界上代代都有一些同鬼战斗的斗士。诸如钟馗,便是鬼的克星。钟馗有法,是道士。道士谓方家。但世人多称方士...

  • 变态宦官的意外下场

    作者:高占祥

    元前473年的冬天,越国大军攻破吴国都城姑苏,吴国灭亡。越王勾践得胜还朝的当天,即令绝代佳人——吴王夫差的宠妃西施侍寝。越后妒火中烧,必欲将西施置之死地而后快。寒夜,钱塘江波光粼粼,万籁俱寂。一条大船驶向江心,伴随着女子...

  • 大年奇案

    作者:孙方友

    那个乡下女人来公安局报案的时候,正值大年初一早晨八点钟。那天是吴征值班。吴征负荷着去年的倦怠看了那女人一眼,用目光问她大年初一你报什么案?那乡下女人说她的男人给一个专业户当雇工,除夕夜还未回家。她等了一夜,直到邻家响起了...

  • 诡计生成器

    作者:轩弦

    因为第三者的介入,我的婚姻结束了。我有尝试挽回,但没有成功。我痛苦不堪。李雨微啊李雨微,曾经,我俩形影不离,我们的感情,让旁人羡慕。然而现在,我对你却只剩下恨。我甚至想要杀死你!但我一直不敢动手。虽然,作为推理小说爱好者...

  • 此案无法定性

    作者:萧伟 智凌

    记者文刚是地方电视台的一名普通记者。说普通也有点冤枉他,上到省里领导下到街道办事处主任、乡长、镇长一般都是熟人,走遍全省,就是两个字,好使。文大记者在一般情况下确实是比较好使的。不过这也不能就此说他不普通,这个地方台虽然...

  • 穿越生死线

    作者:陈孝荣

    “日本人杀人啦!”“日本人杀人啦!”喊声从屋外破门而入的时候,我还睡在床上做美梦。近几天,老天一直闹脾气,阴雨哭哭啼啼,连绵不断,所以跑进来的喊声也是湿漉漉的。我没能听清他们喊的什么,但声音里的紧迫却一下子把我的睡意全部...

  • 船王之死

    作者:毛家旺

    许云山的死讯2008年11月10日,长江下游某省发行量超百万的晚报在社会新闻版头条位置刊出消息——《我省造船业巨头疑因资金链断裂自杀身亡》:本报讯昨天,从我省最大造船基地——中国滨江船城传出噩耗:造船业巨头许云山疑因资金...

  • 刺刀

    作者:刘诚

    刀者,凶器也。用之则凶,藏之则不吉。企业家付存德急病新丧,享年五十二岁。人说老付走得匆忙,且时辰不好,若在北方安葬,恐于生者不利。中国文化里这些神秘的禁忌,说不出什么道理,只是生存不易,谁也不敢拿性命福祉冒险,于是葬礼移...

  • 穿越黑戈壁

    作者:郭地红

    小四川驼子一挑门帘,兴匆匆地奔到吸大烟泡的驼王面前,压抑不住兴奋地说:“驼王,一个大货单送上门来了。”别看小四川个不高,可心眼不少,算盘珠子扒拉得精,十个竹节似的手指,劈劈啪啪打得一手小九九,颗颗不错。他不但打得一手好算...

  • 边城怪尸

    作者:依屯

    这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这是一份共和国密封的档案。现在案卷揭秘,只是为了让人们记住那些已经融入了历史的人和事。——代题记一一九五六年秋天的边城芒市,是一个多雨的芒市。十一月十四日这天晚上,风飕飕地刮着,下了好几天的雨依然...

  • 被噩梦追赶的人

    作者:李浩

    警察来过的第三天,早晨,肖德宇再次被自己的噩梦所惊醒。坐起来,阳光已经照在第三根窗棂上,它们泛起一片片细细的波纹,他的那个梦,也缓缓沿着波纹的方向褪去,被收拢到一个很小的点上——但噩梦中那种心悸的感觉还在,它压在心脏的上...

  • 背后的眼睛

    作者:郭牧华

    事情发生以后,刘小水躺在看守所里反复地想着事情的前后经过。他现在有的是时间进行思考。他总是觉得吴大川的死与这事有着直接的关系。刘小水听到那一阵刺耳的警笛声时正坐在餐桌前喝最后一口牛奶,也就是说他的早餐正进行到最后阶段。当...

  • 被映山红焐热的石头

    作者:蒋玉珊

    大头气得要死。大头噔噔地往回赶,头上挂满汗珠子,呼哧呼哧的出气不赢。“少爷少爷!你不看戏了?”牛儿在后面喊。噔、噔噔……大头越跑越凶。终于看到鲤鱼阁了!这是一座远近闻名的楼阁——楼阁前面有石牌楼,上书“鲤鱼阁”三字。石牌...

  • 夺命晚餐

    作者:常大利

    夏季,城里一些游客总爱开车到小城月光湖风景区附近的农家饭店用餐。在这里一是清静,二是可吃到原汁原味的农家饭菜。一些餐桌摆在室外的院子里,让人们不但能领略到室外的凉爽,还能观赏室外花丛中飞舞的蝴蝶。月光湖在月光山脚下,湖四...

  • 残魄

    作者:张艳荣

    黑夜,玉贞就这么悄悄地走了,不想惊动任何人。三十一岁,她自己都觉得年轻。理应是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那样死得其所,可是,她是自杀。一九四八年沈阳的冬天真冷啊!玉贞就是要选这一天离去。十年前,也就是一九三八年,在一个细雨霏...

  • 夺命滩客

    作者:墨农

    出杉坪镇,东行二里,便是奔龙滩。平水河蜿蜒曲折地流经了三州五县,再也耐不住低沉平缓的节奏,遂集中力量,劈开青猪岭,闯出一条长达数华里的陡坡峡道,奔腾而下。顿时白浪翻滚,水声如雷;陨石雨一般坠落滩中的大小礁岩,更给水道增添...

  • 夺命密室

    作者:华依狄

    贺克士名声大噪。自成功地侦破侦探所成立以来最大的“遭遇战”式的“真假公主”案之后,各种媒体进行了铺天盖地的夸张和渲染,什么“中国福尔摩斯”,“当今华夏第一神探”,“超人智慧和杰出推理”,直至“一面罪犯无可遁形的神奇照妖镜...

  • 夺命码头

    作者:孙方友

    颍河镇距寿州老远,可镇子里却多有寿州人,多得组成了一条街。寿州出了个孙状元,淹三年,旱三年,淹淹旱旱二十年,富豪人家卖田地,穷苦人家卖儿男!据传皖地不宜出官,出官就是遭晦。先前出曹操,六十年不停地动刀枪,不但亳县遭殃,连...

  • 哆嗦

    作者:吴励生

    吴稽觉得他的生存是客居。美国垮掉的一代老说他们是生活“在路上”。吴稽是中国人,他不知道“在路上”是什么感觉,也不想知道是什么感觉。吴稽生活在20世纪中国的九十年代末,他始终感觉自己是生活在一个“半瓶子”的社会里。吴稽本来...

  • 被特赦的原罪

    作者:绛云

    冉副市长坐立不安。省里来调查市委王书记的专案组就要撤退了。专案组进驻前后的所有举报线索,都被王书记一一掌握,并巧妙地掐断了。如果扳不倒王书记,人家一把手要整他这个副市长的话,简直是裤裆里捏鸡鸡,手到擒来。更何况,谁的屁股...

  • 被轻蔑的英雄

    作者:库玉祥

    耿禹最不愿意开会了。原因有两点,第一点,他认为领导虽然话讲得铿锵有力,但落实起来却是另外一码事了;再一点就是,开会还得穿警服。他今年四十七岁了,还扛着三级警督的警衔,与同龄人相比,不免自惭形秽。这天早晨耿禹刚进办公室,搭...

  • 别想让我放过你

    作者:姬妮

    这起轰动全城的恶性凶杀案发生的那天晚上正好是平安夜,或者说也就是西方人那个圣诞节的凌晨了。这些年改革开放的确引进了西方不少的东西,当然,好的东西还是主流,但糟粕也不少,就连西方的节日也引进了不少,包括什么情人节呀、玫瑰节...

  • 藏匿的药瓶

    作者:李浩

    突然醒来的菡子首先看到的是一片黑暗,床头上那盏昏暗的小灯也不知从什么时候熄了。她睡着的时候,那盏灯还昏昏沉沉地亮着,那时秋子没睡,他有个人的忙碌。黑暗在漫漫地变薄,变淡,菡子一点点适应着眼前的光线,她的额头和手心存有细细...

  • 凡人皆有一死

    作者:自然

    清明将至,每年这个时节关于“死亡”的话题便显得不可回避。一名白事师傅目睹了各式各样的死亡故事。凡人皆有一死,但面对死亡的态度却不尽相同。“凡人皆有一死”,没错!这是《权力的游戏》里面一句经典台词。这句话太深奥不能细想,可...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