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啼血悲情

    作者:石桥

    清晨,一个小小的山坳里,黄玉臻静静地躺在那里:她的脸惨白,眼睛没有闭上,透蓝的眸子定定地望着蓝天;衣裳被撕开,裸露的乳房凝脂一样,挺挺地高耸着;下身裸露,左腿伸直,右腿稍微弯曲,显得更加颀长和美丽。映衬在粗粝的山石和绿草...

  • 啼血金钱

    作者:石桥

    深秋。秋雨绵绵。这是一个平常的夜晚——准确地说应该是凌晨了。细雨迷离的灯光下,清源市公安局的办公楼十分肃静。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陶大可神色疲惫,眼睛微微有些红肿。陶大可背对着探长欧阳夏雪和警官罗格,声音涩涩地说:“说说情况吧...

  • 天眼秘径

    作者:康焕龙

    姜源坐在火车上,两眼默默地望着窗外。三月的西北高原,依旧定格在冬季萧条的景象里。孱弱的阳光下,斑斑驳驳的残雪嵌印在荒茫无际的原野上。远处灰青的山峦和偶尔掠过的树影,逆透出一种原始而苍凉的色调。他并没有在意外面的景物,面色...

  • 死亡速度

    作者:韩梦泽

    “预备——射击!”“砰——”刑警罗格呆呆地望着15米外的电子屏幕,手枪慢慢放了下来。硝烟味似乎格外刺鼻,他扭过头,眉头皱了一下,脸上的疤痕也皱了一下。“还不错!0.75秒。”欧阳夏雪边说边从小监控室里走出来。罗格叹口气,...

  • 新月形波斯弯刀

    作者:赵黎刚

    这天早晨,恒胜体育用品公司老板盖少雄醒来,懒懒地靠在床头点燃一支烟。吐出几个烟圈之后,他蓦地瞧见卧室的柚木地板上有不干净的印迹,定睛一看,是几个隐约的鞋印。盖少雄下床,套上丝绒拖鞋走到房间中央,蹲下身细看,果然是鞋印。从...

  • 九连环之白老虎

    作者:爱巧克力奶

    华阴县城南的坊市中,一家新来的马戏班子正在演出。大帐篷内挤满了看客,人头黑压压,却鸦雀无声,人人屏息静气,紧张地注视着舞台上。从幕布后,响起一声低沉而凶猛的咆哮,紧接着,一只土黄色的斑斓猛虎走了出来。它体躯庞大、眼若铜铃...

  • 杀手蛋糕

    作者:莱格翰恩·多布斯

    “雨点,不要!”莱克茜喝止着她那条正从后院栅栏上的缺口中钻过去的小狗,可是已经晚了。她来到邻居的后院时,正好看到雨点蹲在人家收拾得十分整洁的花园里。莱克茜跑过去,抓住雨点的颈圈,暗自庆幸自己没忘记带狗屎袋。右边一阵轻微的...

  • 甜蜜的“毒药”

    作者:知念实希人

    “昨天傍晚六点左右,一名家住足立区的四十多岁妇女,喝了家附近便利店买的清凉饮料后恶心呕吐,被送进医院抢救。这名入院时已丧失意识的妇女现在已恢复知觉,暂无生命危险。目前,警视厅正在慎重调查,此事是否与上星期在足立区发生的多...

  • 波纹之声

    作者:长冈弘树

    谷村老师朝教室的窗边走去,把手伸进窗下的水槽里。不到三秒钟,她就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四处奔逃的五右卫门。就算失去了自由,这只小小的矶蟹还是挥动着它一双大钳,张牙舞爪。谷村老师一手高举着五右卫门,回到黑板前问坐在课堂里的学生...

  • 旧友

    作者:(日)麻耶雄嵩

    我的叔叔有个朋友,名叫柳濑伸司。柳濑家,如果追溯它的渊源的话,应该属于鸿嘉家族的一个分支。当然,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到了他父亲这一代,只留下巴掌大的一块旱田,和镇上的其他大多数人家一样,不过是个极普通的家族了。所不同的是...

  • 十三片羽毛

    作者:罗恩·米勒

    我讨厌钟表。自从离开斯罗特斯基的时事讽刺剧团之后,我就养成早上睡懒觉的习惯,喜欢这种舒适的享受。可那天早晨,我的闹钟不知怎么的五点钟就响了起来。想到鲍勃餐馆里的咖啡和甜甜圈有助于改善我的气色,我便跌跌撞撞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 变形人·凶心人

    作者:那多

    《变形人》:建筑工地上工人一次不经意的打桩,上海市区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志丹苑就此诞生。围绕着志丹苑遗迹区,一宗又一宗的神秘事件接连发生:一种生活在沙里的热带鱼常常在沙里钻来钻去;一群无法杀死的蟑螂前后两段身体分开仍...

  • 真相推理师:破镜

    作者:呼延云

    夏夜,一场“恐怖座谭”上,在酒吧驻唱的歌女小青讲述了一个“镜子杀人”的故事:一位妻子和闺蜜合谋杀害了丈夫,后来这位丈夫的鬼魂一次又一次破镜而出,最终报仇雪恨……在场的樊一帆和杨薇认为小青是在影射她俩,一番争吵之后,小青离...

  • 独家采访

    作者:(美)托马斯·阿奎莱亚

    通常情况下,报纸都是每天凌晨两点出版。不过那天报社里的资深新闻编辑麦克有点儿头昏脑胀,早早就回家休息了,把其余的工作都扔给了年轻的皮特森。可是,麦克并没有睡多久,电话铃把他吵醒了。他昏昏沉沉地拿起话筒。电话那头儿是皮特森...

  • 查有此人

    作者:彭祖贻

    方述平到招待所敲门的时候,刘仁杰正在QQ上与李小小吵架。刘仁杰是双流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督察警,在支队从事文秘方面的工作,人称“笔杆子”。近期公安部在全国公安机关开展“清网”追逃行动,督察部门全方位介入,这样一来,人手就更...

  • 六小时后你将死去

    作者:(日)高野和明

    还有六个小时——原田美绪盯着手表。确切地说,还有六小时十分钟。美绪加快了脚步。时间明明还绰绰有余,可她却总觉得有种好像被什么催促着的心情。马上就要二十五岁了,四舍五入的话就是三十岁了。美绪一边穿越亮着绿灯的十字路口一边思...

  • 戈壁滩上的坟茔

    作者:藜藜草

    黑色桑塔纳在西北高原国道上奔驰。车窗外的视野就像电影里的空镜头摇出广袤无垠的戈壁滩,北面的天山恢宏苍莽,荒芜的戈壁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戈壁与灰蒙蒙的天边混合一体,辨不清哪是天空哪是大地。黑色桑塔纳从内地B市一路尾随三千多公...

  • 落空的算计

    作者:(日)佐野洋

    见友子下床穿衣,准备要走的样子,浅越一脸不悦:“怎么,这就走了?不多待一会儿?”他斜躺在床上,一边望着微暗的天花板,一边抽着烟。“我倒不是急着要回去……只是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友子并没有停下穿衣的动作。“你今天有点儿不同...

  • 恐怖笼罩的列车

    作者:(日)山村美纱

    来往于新干线上的“光24”号列车,经新大阪开往东京的时间是14点50分,比正常发车时间推迟了四十分钟,原因是关原一带下起了少见的大雪。一月二日。大概是因为这个时间正好在年末开始连休的中间吧,在年末休假开始时挤满人的车厢内...

  • 隐居者

    作者:权建宇

    我需要一个能暂时避避风头的地方。“华城公寓一共有五层,只有楼梯没有电梯,水和电也统统没有。虽然是再开发区域,但是开发商一年前就跑路了,施工方也罢工不干了。当时,有一位没拿到拆迁补偿款的住户还因为这件事自焚了,之后华城公寓...

  • 凋谢(连载一)

    作者:王媖

    推开肯德基那厚重的玻璃门,一阵冷气扑面而来,原本是很舒服的,孟泛舟却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林雪儿收起那把漂亮的“天堂”伞,用手很夸张地拍着胸口说:“好舒服呀。我说嘛,来这里,多消暑呀!”孟泛舟却不以为然。他同意来这里,只是...

  • 浮物

    作者:陶子

    凉风袭来,拨开沈睿然额前的发,一张俊逸的脸上却嵌了一双迷茫的眼。修长手指快速移动鼠标,展现在沈睿然面前的是一张怪异的照片。照片上显现出一座悬崖,不高,但却陡峭。峭壁上硬生生地横插了无数木桩,上方还黑压压地覆盖着一个个长方...

  • 爆炸的秘密

    作者:一把快刀

    身着蓝色泳衣的女人趿着拖鞋,向海边走去。男子放下双筒望远镜,用眼睛寻找着女人的位置。虽说是九月,湘南的大海边依然挤满了游客。何况,今年流行蓝色泳衣。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女人的身影。这时,她在海边踏着波浪,一甩掉拖鞋后,...

  • 寻找薇薇安

    作者:

    阴谋!什么阴谋?故事的开始发生在华盛顿。一天晚上,一个叫玛格丽特的女人下班回家,她一边看新闻,一边做晚餐。玛格丽特有着和所有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此时,电视里正在播放一条车祸的消息,并且放出了死者生前...

  • 连环血案

    作者:姜永育

    惨剧发生在十年前。那年夏天,二十三岁的王晓聪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小城的一家化工厂上班。工厂设在城郊的一座小山上,过去是荒无人烟的地方。据说,解放前,被官兵捉住的土匪,全都拉到这里来受刑砍头,无人认领的尸体,便被人们用草席一...

  • 再来一杯

    作者:(芬兰)塔尼·巴格

    经过大门时,我绊了一跤,客厅里的地板像老朋友一样朝我冲了过来,迫不及待地迎接我的到来。为什么呢?在此之前,我已经在这个鬼地方住了差不多六个月。电话铃响了起来。我慢腾腾地走进办公室,一把将电话线拽了过来,将听筒贴近脑门,心...

  • 解救金发女友

    作者:(美)杰克·布鲁迪斯

    “姑娘啊,姑娘啊,漂亮的姑娘啊!”我扯起嗓子朝那些来巴尔的摩臭名昭著的街区寻找刺激的男人们喊道,“这里有金发女郎、黑发女郎,还有红发女郎。趁她们热情似火,赶紧来吧!”1947年,也就是二战结束的第二年,这里唯一穿制服的就...

  • 纠缠

    作者:猫郎君

    他看似安静地坐在角落里,身体里的杀意却像阴云在聚集。实验室里有点冷,瓷砖和仪器的不锈钢外壳在日光灯下闪烁着清冷的光,有些不太像人间。近十年来,他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度过的,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在中国和美国大学的这十几年读书生...

  • 谁杀了鲍勃

    作者:(英)斯蒂芬·克雷格

    室外冷得要命。上个月是自有记录以来最冷的月份,现在刺骨的严寒已经露出减弱的迹象。冰雪统治着外面的景象和唯一通向那座房子的道路,这条路穿过的一座小木桥已经摇摇欲坠。白天,明亮的太阳悬挂在晴朗的天空上时,融化的雪水从屋檐上往...

  • 殊途

    作者:长耳

    高速公路上,一辆高速行驶的霜车疾驰而过,突然车上响起一记震耳欲聋的枪响,急促的喇叭声响彻云霄。司机太阳穴上顶着一把乌黑的转轮手枪,枪管尚微微发烫,一边的地面上散落了满地车载监视摄像器碎片。“靠边停车。”劫车人躬身凑近司机...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