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霸业

    作者:周祥先

    霸业(家仇·亲仇·父子仇)这是一个分崩离析的混乱世界,到处充满了地狱般的黑暗和仇恨。——题记。身世日本,东京羽田机场。晴空万里,一架由美国纽约起飞的波音747豪华客机徐徐降落。司徒俊提着小皮箱走下飞机,在出口办好入境手续...

  • 暗害

    作者:杨友桐

    他来了,怀着豪赌的心情,带着复仇的烈焰,义无反顾地来了。虽然是初春时节,但对于东北的林区来说还十分的寒冷。这是一个不太陡峭的山坡,长满着成片的森林,主要有杠树、椴树,还有白桦、红桦和红杉松之类,密密麻麻,很笔直地矗立在那...

  • 暗杀左宗棠

    作者:李滋民

    清光绪年间,大风卷着黄沙,肆虐在漫无边际的戈壁上。狂风在沙丘,红柳丛中发出一阵阵怪叫。黄昏时分,四个骑马的人来到疏勒河边。走在前面的人,中年,肥胖,他叫朱文贵,是个商人,往返于俄罗斯、新疆、甘肃做生意,紧跟着他的一个黑衣...

  • 滴血钻戒

    作者:伍维平

    1952年寒冬的一天早上,桂州市祥福珠宝斋的店员陈林生像往常一样去店里上班。天很冷,北风硬如刀子,陈林生裹紧棉衣,低头伏胸碎跑着取暖,一路跑到店门口,掏出钥匙抬头一看,发现店里的二道门竟然都已经打开了。他甚感诧异,因为住...

  • 第四个大款即将被杀

    作者:周祥先

    2001年4月8日傍晚,市刑警大队队长赵勇刚坐到饭桌前端起饭碗,手机便响了,是局长打给他的,叫他立即赶到阳明宾馆去,说宾馆发生了凶杀案。阳明宾馆的老板郑阳明被人杀死在宾馆。赵勇无奈地对老婆、孩子做了个苦脸,放下饭碗便冲出...

  • 暗物质

    作者:杨帆

    如果这世上有一个人在午夜还清醒,一定是蒋小花。蒋小花何许人也?一个有着很牛逼职业,很牛逼外表,不疯魔不成活的人物。夜光杯,高跟鞋,莹亮口红,大框眼镜,是驶向她生活的一只只飞船。无垠的夜空中,一只只隐秘闪光的飞船穿插交错,...

  • 倒影

    作者:陈荣力

    除夕的夜晚天地一片昏暗,往年这个季节江南少有的雾气,此刻正酽酽地弥漫在枫陵江两岸以及整个枫陵城。宋大伟站在临江的露台上,独自望着江两岸此起彼落的烟花出神。虽然雾气是少有的浓重,但那些烟花依然在雾气里发着倔强的光。静静地看...

  • 滴血的刺青

    作者:叶雪松

    霍焱现在的目标是老疤。这些年来,他一直做着这刀头舐血的买卖。这次,买主林峰出的价码是五十万。霍焱已经踩好了点儿,他知道,老疤就藏身在公园附近的一个小别墅里。最近这几天晚上,老疤都会到这里来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富姐约会。霍焱顺...

  • 倒序谋杀

    作者:花想容

    “我杀人了。”在只有她们两个人的办公室里,方筠对陆小词说。如果换成别人,陆小词肯定会觉得这句话是开玩笑。可是方筠不同,她不是开这种玩笑的人。而且,方筠说这句话的时候极淡定,就好像在说:我吃过饭了。“什么时候的事?”陆小词...

  • 偷袭战俘营

    作者:黄凯伦

    1969年10月的第二个星期六,是侵越美国空军的“黑色周末”:从基地起飞的28架轰炸机返回时只剩9架,其余的全被越共击落。当天深夜,越共在电视台里讽刺道:“又有13名美国飞行英雄加入了战俘行列。至此,被我军民俘虏的美军飞...

  • 大唐神捕之伽蓝草

    作者:钟晓生

    一队侍卫巡逻经过宫门前,迎面遇上了刚从外面进宫的宫女晓云。晓云低下头退到一旁,右手紧紧攥着左手的袖子。若是有人多观察她几眼,定能从她脸上看出慌张来。不过侍卫们并没有注意她,很快就走远了。眼看着侍卫们离开了视线,晓云捏了把...

  • 非典型性调解

    作者:刘太白

    和所有后来酿成群体性事件的案子一样,康志顺案刚一发生就闹得满城风雨。襄南城小,城东死了一只鸡城西立马就会知道,何况死了一个人呢?人命关天啊。康志顺,男,三十八岁,原系襄南市经济开发区失地农民,现为市恒发水产有限责任公司锅...

  • 铁老大(3)

    作者:夏业斌

    蜀官非被地方检察院羁押一事在银都局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但不久蜀官非即被移交回了银都铁路检察院。蜀官非以为这下没事了,对自己在东区检察院的供述来了个“一风吹”,全不认账,甚至说东区检察院对他搞了“逼、供、刑”。地方检察院抓他...

  • 凋谢

    作者:沈银法

    焦江市的女模特傅果红自杀身亡。这个消息在焦江市引起一阵不小的震动。傅果红本是一个服装模特,曾因为参加全国模特大赛得了第二名,从此在焦江名声大噪,两年前她更是一脱到底,做起了人体模特,那苗条而不失丰满的身材,引爆了多少人的...

  • 暗杀时代

    作者:赵柏田

    狙击本文故事开始的1905年,按干支纪年为乙巳年,属蛇。新世纪的最初十年,犹如一幕大戏,至此正好演到剧半,正派反派,主角配角,尽是龙盘虎踞的一时之豪,就是那些暂时跑龙套的,台下作看客的,也都不安于一时之运命,或拿血一拼,...

  • 地震圆舞曲

    作者:叶临之

    王坤申他来找我的时候,就犯了点事儿。电话里,王坤申强调说他惹了麻烦,他让我记下细节,以备适时的时候好好想想。电话的时候正过安检,他捂住他的包不让开袋检查,以他平时的个性,犟了句嘴。警察说,那请去办公室一趟吧。当即天墨黑,...

  • 善终中篇小说

    作者:张弛

    一名特警在击毙一个劫持人质犯后,对劫持犯的动机产生了疑问,遂开始了漫长的追查过程。谁是罪犯?谁很无辜?谁被伤害?结局令人深思。据说,人如果在密闭空间里关上两个小时以上,其本性深处的东西就会难以遏制地发作起来。比如此时在南...

  • 杀人事件

    作者:洪水

    臭水沟每年都从浑河里边引水。刚刚开春,渠面上的冰已经全部化透了,水面上冒着徐徐蒸腾的阴冷水汽,浑河的水就开始往这明渠(臭水沟)里边注入。人们的冬服还没有全部换去,正是二八月乱穿衣的季节。明渠两边的树枝在春风中舞动,渠东边...

  • 杀人者说

    作者:金石

    我杀了人。这不是在做梦,我的头脑很清醒。我确确实实杀了人。杀人的凶器还在我身上。是一把菜刀,一把普普通通的菜刀,和每家每户厨房里用的菜刀一样,不锈钢的,刀背不厚,刀刃也不锋利,份量很轻。我砍了他两刀。第一刀砍在他的锁骨上...

  • 杀手

    作者:舒怀

    直至死到临头,大康才觉得那天不该去兄弟媳妇金珠家在那个阳光很好的下午,他稀里糊涂地成了杀手那天大康坐在金珠家的沙发里,浑身上下不自在其实金珠家的沙发很好,牛皮的,奶白色,意大利产,前年装修房子时,金珠特意从香港订购的金珠...

  • 杀手的背影

    作者:张运祥

    1942年7月23日,中共淮西县委接到一项命令,一名前往淮西县委任职的干部,由于沿途日伪军封锁,现正滞留在葫芦湾村一位交通员的家里。要求县抗日大队前去接应。接受任务的是县大队的侦察班长黄栓成。他天黑时分出发,打算赶在天亮...

  • 杀手返乡

    作者:施伟

    我别着一把长剑在街市找寻下手的目标。江湖上流行一种说法:初级杀手别一把剑,中级杀手别两把剑。别三把或者三把以上剑的则是卖剑的小商贩(高级杀手倒是不别剑的,他们飞花摘叶即可夺人性命,手中无剑,胸中有剑——凭的就一股杀气)。...

  • 山洞深藏杀机

    作者:窦强

    啊!山洞。这个意外发现、得而复失又重新找到的山洞,是侵略者精心设计、用许多人生命和眼泪凿成的,里面藏着的是中国人失去的、如今应该找回的、能够燃烧出火热、能够放射出光芒、能够融化和照亮冻土荒原的精灵……半夜响起枪声李来喜端...

  • 杀人的棉花

    作者:吕松柏

    丁二嫂丢花寻短见,牛支书因故受牵连。“精灵人净做糊涂事”,这乡间的俗话,确实不假丁二嫂不就是位“一扯头发梢,脚底下都动弹”的精灵人么,可谁知道她是踩了哪门子邪,为了区区百十斤棉花被人偷走的事,一时想不开就喝了农药你说说,...

  • 杀人的紫丁香

    作者:周珂羽

    一九八一年的初夏,天气特别地好。亚得里亚海温暖的季风轻掠着壮美的罗马古城。这一天中午,圣彼得教堂的洪钟敲响十二点的时候,一辆崭新的豪华奔驰小轿车驶进了罗马市郊一座叫作“橄榄林”的别墅。通过长长的甬道,小轿车停在别墅主楼跟...

  • 红血女王1:血红黎明

    作者:(美)维多利亚·艾薇亚德

    如果不是逃难,梅儿不会遇见卡尔;如果不是选妃大典出了意外,梅儿不会被许配给梅温。在危机四伏的王宫里,在兄弟二人之间,她只有彻底抹掉过去,才有可能在权力争斗中抓住一线生机。

  • 谋杀(中篇小说)

    作者:刘伟林

    时间,决定一切。近来。史希克产生了一种莫名而可怕的思想。想到这个问题,他就不寒而栗。但是这个问题长期如鱼骨一样地梗在他心里——他要去干掉一个人。这是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农历十五晚上的月亮照着小镇医院的上空,到处都清新如洗...

  • 女匪花蝴蝶

    作者:王跃斌

    王桂兰很漂亮。在汪清西北那一带,人们说起美女,往往都拿王桂兰做比方:有王桂兰白净么,有王桂兰光亮么,有王桂兰样式么。甚至有人说,这女子嫁给猎人王炮,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瞎了。说这话的是汪清数一数二的大地主陈有财。陈有财...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