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赊刀人

    作者:大肥兔子

    你遇到过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卖菜刀的吗?别人想买,他却不卖,只肯卖给你。给他钱又不收,笑着告诉你,等两个馒头能换媳妇时再来收账。如果遇到了,千万不要以为捡了便宜,因为你将付出的,绝不止一把菜刀钱……

  • 狐瞳

    作者:骑马钓鱼

    九岁那年,我因为发烧患下眼疾,成了“瞎子”,等我再次睁开双眼看到光明的时候,我拥有了一双神奇的眸子。看穿恶鬼邪神,洞察星辰天下。这一切尽在——狐瞳!

  • Suddenly Missing You

    作者:程可

    小谷花芽和良田奏一年前从神奈川的一所艺术大学毕业,虽说念的是导演系,但是毕业之后真正能从事导演工作的人少之又少,这点无论是花芽还是在大学就组了电影拍摄小组的良田都心知肚明。毕业后他们俩和三四个同校的朋友到东京生活,这里和...

  • Dead run

    作者:程可

    荷田夏绪到达事发现场,是快六点的事了,天色已经亮了大半,同行的还有一样身为搜查科警员的同事野口泰辅。死者是住在这幢豪华公寓四层的单身男性井上一郎,他的邻居在出门晨跑时,发现井上家的大门敞开,在门外喊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后,...

  • 杰克,只是开膛手?(2)

    作者:

    2012年8月7日在保罗·曼克尔被捕前,大众对他有着各式各样的猜测。因为他用的是“开膛手杰克”的作案方式,人们普遍以为他是一个高大强壮的凶悍男子。然而,当爱德华押着他走出他躲藏的旅馆房间时,媒体哗然。他矮小单薄,个头只有...

  • please stay with me

    作者:程可

    钥匙只转了一圈就打开了门,家里有人。椎名零岛在玄关脱了鞋子,朝家里喊了一声:“我回来了。”从厨房出来的母亲疑惑地看着他:“今天上午不是有足球队的训练,怎么回来了?”零岛含糊地应答着,三步两步跑到饭桌边的椅子上坐下,从口袋...

  • 藏杀

    作者:无声无息

    夜缓慢爬来,陆明远将自己身体尽量卷缩,藏在属于自己的天地里。睡梦中的他突然感觉到了微微的寒意,像是有人悄悄走到他近旁,在他耳边吹气。陆明远近乎本能地睁开眼睛,同一瞬间,他的手摸向了枕头下的金丝剑,剑如丝,温柔细致,但同样...

  • 盗中奇局

    作者:洛水真儿

    自上次破了苏青鸢死亡之谜后,雪衣圣门在江湖名声大震,于是各路江湖人物纷纷登门拜访洛阳城紫云巷,并且指命道姓非要见门主白慕衣不可,一开始白大门主还颇为得意,把自己当日推理的全过程,不厌其烦地和来访者一一道来。这种日子过上个...

  • 机器人侦探阿熏③

    作者:R·钉子

    我的右手斜插在工装裤口袋里,身无分文。今天是15号,离发工资还有半个多月。也许等不到发薪那天,我可能已经饿死路边了,身着名牌服饰体面地死去。而我之所以还有力气在这里唧唧歪歪,因为就在刚才,我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赴死之前...

  • 点春

    作者:刘念夕

    我,李大旗,威猛镖局镖师榜排行老么。虚度二十二年华,本人特征:英俊,英俊,英俊。你只要记得英俊这点就可以了。陆威猛,我师傅,镖局大当家。特征:心同观音,面似如来,嘴跟唐三藏有得一拼!阿娇,我师傅之女,美貌不可方物。年方十...

  • 愤怒青年

    作者:小涅

    翡翠别墅是S市最奢华的五星级宾馆之一,顶级套房高贵奢华,而此刻却笼罩在死亡的恐怖中。“尸体是今天一早被发现的。”勘查现场的警员汇报说,“死者名叫陈乐天,男,24岁,演员,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12点左右,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

  • 鬼舞者

    作者:小涅

    私人医院窗外正下着暴雨,医生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个晚上加班了,也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合过眼。可即便如此,夏洛特的情况还是越来越糟糕。他想她之所以能奇迹般的支持到现在,是因着对重返舞台的、无比强烈的渴望,可他实在不知道自己是...

  • 薨之灵(二)

    作者:

    该说说法医吕鸿的故事了。此时她正赶往一个案发现场。城市已经入睡,喧闹渐渐停息,在行进中,吕鸿从越来越厚的寂静中辨别出一种声音。对于这个声音,她久违了。那是蟋蟀的叫声。不是因为城市中很难听到蟋蟀叫,而是,这种叫声,在吕鸿的...

  • 幻影

    作者:R·钉子

    五月的夜晚,气温下降得特别快,和白天的炎热形成强烈的反差。路上没什么人,孤零零的路灯立在街道的两旁,发出凄冷的光晕。喝得醉醺醺的我,腆着肚皮摇摇晃晃地从酒吧里歪出来,外面竟叫不到一辆空载的出租车。我沿着马路走走停停,一阵...

  • 别让我孤独

    作者:桐野夏生

    摊贩推车擦掠过我鼻尖般横过面前,渐行远去。车上摆放很多玻璃水槽般的东西。只是,里面有些什么,因被推车男人遮挡而看不清楚。男人烫着卷发、身穿演艺圈常见的鲜艳夏季套头衫,肥短的脖子上,金项链闪闪发光。“啊,是猴子!”一旁响起...

  • 鸽子没有往事

    作者:刘念夕

    星期二,放学后。我斜跨着包一个人慢慢地走着。刚出校门就被人大力拽到一边!惊魂未定,看清来人更加心烦意乱。“华哥你怎么来了?” 压抑住心虚,我眼睛只顾盯着脚尖。“还好意思问我?今天我打了那么多电话都不接!”说话的男人顶着枯...

  • 鬼话

    作者:苑世云

    警笛声打破了这个依河而建的小村庄的宁静。紧靠河堤的一座砖包皮的四间老房前,聚集了这个三百多口人的小侯村中的一半人。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这小子也该死!赌博不算,还经常把媳妇打得死去活来,只可怜他那受罪的媳妇竟和他一起...

  • 变影

    作者:大袖遮天

    在这个小区内住了快一年了,邻居却还是不认识几个。除了那几个当初买楼的时候一起找过开发商麻烦的“难友”,唯一认识的,就是在我之前就已经买下这里房子的同事赵宁,以及楼下那一群经常聚集在一起打麻将的老头老太太——也只是认得脸,...

  • 刺青者

    作者:

    他喜欢刺青。在光滑的肌肤上点一下,一股清烟扶摇直上,刺痛中带着一点微痒,带出一抹幻觉。一个蓝点紧接着另一个蓝点,起初看不到整个图案,只有一些破碎的点。但是他很有耐,一个点接着另一个点,一幅图案迟早便会魔术般地显现在皮肤上...

  • 薨之灵(一)

    作者:

    该说说法医吕鸿的故事了。此时她正赶往一个案发现场。城市已经入睡,喧闹渐渐停息,在行进中,吕鸿从越来越厚的寂静中辨别出一种声音。对于这个声音,她久违了。那是蟋蟀的叫声。不是因为城市中很难听到蟋蟀叫,而是,这种叫声,在吕鸿的...

  • Walking in the Air

    作者:程可

    正值夏秋交替的季节,台风一如往常袭击了名古屋。青乙高中在瑞穗区二丁目附近,是一所口碑很好的老牌私立高中。距离二年三班的户井萌子失踪,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天时间。按照萌子父母的说法是,他们的女儿从一个月前开始变得有些奇怪。虽然...

  • Here Is Somewhere Else

    作者:程可

    那慵懒略带贪婪的声音在空荡的公寓里响起,朝比奈离闭着眼睛伸开双臂舒展身体,白色的薄被卷动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朝比奈微微皱起眉头跟着音乐摇晃着头,午后的阳光肆意地覆盖在他的眼皮上,连脑海里都浮动出闷热的腥红色。当这首《s...

  • 保加利亚外交官之谜

    作者:查卡利亚 尔祯克里格鲁

    新世纪初,歇洛克·福尔摩斯无与伦比的推理能力在欧洲大陆几乎是家喻户晓,尽管有很多案子给予他展现推理艺术的舞台,但鲜有案件会涉及到如此多的显赫人物和离奇的结局。那是在1903年二月的一个傍晚,寒风刺骨,我和好友歇洛克·福尔...

  • 剑胆

    作者:大袖遮天

    天黑的时候来了一个人,他在暮色中穿过院子里的灌木丛,手指头在树冠上掠过,发出沙沙的声音。大部分人没发现他。我正坐在窗边,透过窗户,看见黑魆魆的灌木不自然地摇晃着,那个人的身影与黑暗融合,看不出胖瘦。我完全没察觉这是怎样一...

  • 不止是错杀

    作者:老家阁楼

    罗伍像个木头桩子似的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如果说人真的有七情六欲,那么此刻都被拧成了一个死结套住了他的脖子,紧紧的。张晓红,他的前妻,死了,就躺在他的脚下,后背插了一把水果刀,鲜血已经浸透了衣服,正滴滴答答往地板上漫延。凶手...

  • 案号

    作者:泠歌

    “你确定这回不是骗我去相亲?”坐在副驾驶席上,时骏不厌其烦地问着正在开车的霍刚。霍刚一脚刹车狠狠踩下去,愠怒地盯着时骏。饶是他这般的好脾气也被问得心烦,他指着时骏挺翘的鼻尖:“时骏,你已经白痴到记不住我的话了?这件事你问...

  • 伤童

    作者:第七夜

    2010年春,沈阳市,塔湾小学。放学后,母亲接楚翔回家,在路过家乐福超市时,她想买些东西,便让楚翔在门口等她一会儿。商场门口,一只巨大的玩具熊正在手舞足蹈地向路过的孩子发放小礼品。这是很多商家吸引顾客的一种方式。楚翔背着...

  • 灵魂殇(下)

    作者:

    农庄里出现了“刘亦安连环杀人案”受害者的肖像图,高毅从中找到线索查到“卓玛屋顶”,原来被胁迫的画师尚羽可正是葛舟的男朋友,吕鸿跟高毅再次陷入危急之中……高毅再次返回唐卡制作室——卓玛屋顶。夜色像逐渐变浓的雾一般缓慢降临。...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