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舞女掀开死神的面纱

    作者:高寒

    七乳螺洲是中国南海南沙群岛的一个珊瑚礁小岛。史书记载:远在春秋时期,中国人就到过南海诸岛。南海诸岛的许多岛名,都是中国人取的,像“千里长沙”、“万里石塘”、“九乳螺洲”等等。1917年,日本有一个叫平田丰治的,还有一个叫...

  • 天下第一箸

    作者:张蒲

    江南合州城里,正街上有家专门卖筷子的店铺叫商记制箸坊,老板姓商名福山,祖上本是雕刻名家。店里出售的各种筷子,金筷、银筷、象牙筷,红木、檀木、乌木筷,全都是精雕细琢,筷身上刻着人物走兽或绘着花鸟虫鱼什么的。走进这古色古香的...

  • 天涯明月

    作者:顾斌

    九月的天空雷声大作,偌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阳台的玻璃上,又依次像条水蛇般蜿蜒而下,勾勒出一幅朦胧的画。江晓川站在窗前,嘴里叼着棵烟,嬉皮笑脸地看着对面楼上贴出的一张大标语,红纸上几个黑体大字赫然醒目:蟊贼再来,阉了再埋...

  • 无神村

    作者:韩永明

    我能看见鬼,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我第一次看到鬼时,还只有两岁,不会说话,是在家公的葬礼上。我看到一些穿着稀奇古怪服装的人像影子一样在空中飘来飘去。我觉得很好玩儿,伸手去抓它们,却抓不住。它们像一股气。回来后,我找来半边瓦块...

  • 天梯遗案

    作者:杨晋林

    玉池凹的顺子根本没有想到今天要闹地震;他也没想到汶川的地震会波及到黄土坡上的玉池凹来;他更没想到地震的一刹那还要死人,而死去的人又跟地震毫无瓜葛。玉池凹周围的山峦叫丛蒙山。想要走出玉池凹是件很费力气的事情,首先要爬上村北...

  • 挑战

    作者:徐舟

    春风得意马蹄疾。用这句话形容庄焱此刻的心情,一点儿不为过。公安大学刑侦系毕业生,分配到市刑侦大队顺风顺水得心应手,接连破获几起案件,在谯城小有名气,被市井坊间传颂为大有作为的青年神探。这次分配到神山镇当片儿警,明眼人一看...

  • 天殇

    作者:葛水平

    葛水平:1966年生于山西省沁水县,长治市戏剧研究院编剧,长治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本刊今年第一期曾发表她的中篇小说《甩鞭》、《地气》,分别被《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等多家刊物...

  • 我不能不杀你

    作者:张新荃

    西瓜还没有成熟,奎屯河畔的连队就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对连队来说,这是连队有史以来的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连队每天都发生事,婆媳吵嘴,两口子打架,丢鸡骂街,寡妇偷汉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但像杀人,两口子被杀的案子,在连队还是第一...

  • 泄密

    作者:袁亚鸣

    新颖的题材,独特的体验,真切的感受,紧凑的故事和情节,作者将各色人等置于期货这一独特的商界战场考察,细致深刻。这是作家凭想象力难以企及的小说,精彩好读。头寸的说法在期货交易中被广泛使用。在期货交易中建仓,买入期货合约后持...

  • 天算

    作者:李治邦

    在这里讲述的故事,隐蔽了人物的姓名,但发生地点和时间是真实的。2011年是中国收藏业最复杂的一年,出事最多,故事也最多。孙海阁的父母就在这年清明后遇难,他们在春天去云南的腾冲兑购缅甸玉,结果碰上一批上等的好货,于是两个人...

  • 远村

    作者:罗布次仁

    第一声枪响之后的数月里,只有普布一家人搬出了村子。村里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搬走的,更没有人知道他们搬到了哪里。从那以后,酱布家的房子一直空着,村里人谁也不敢进他的家门。其实,村民们都想进去看看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

  • 阴阳先生

    作者:周羡文

    狼洞沟镇裕民粮油贸易公司总经理柏清林在一次意外交通事故中死了。车祸发生后,抹着鬼脸儿的李半仙儿跟头把式地跑到了事故现场,就见司机赵伟德满脸是血打横死在了公路上。当他看见裕民粮油贸易公司的总经理柏清林时一下子惊呆了,他是板...

  • 我的婚变

    作者:柳溪

    北平,四个年代初。我挎着书包,从教育部街的女生宿舍走出来,神经还是那么紧张、麻木,昨日在西单六部口电车站一名日本少佐被枪杀,据目击者说,枪手是一个麻脸青年,于是从昨天下午起,一直到今天早晨,宪兵队在全城搜查,已经逮捕了好...

  • 我不是工具

    作者:杨昌龙

    审讯室里。栾警官经过审讯,对案情已了如指掌:此犯必须严惩!他是那种恶贯满盈、又死硬到底、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者之一。于是,他便拧紧笔帽,合上案卷,刚想起身,忽觉言犹未尽,又紧盯着翘着二郎腿、坐在对面的犯罪嫌疑人,就沉默了一会...

  • 古玩笔记(传奇篇)

    作者:齐州三爷

    传在藏地,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另有一吉祥瑞相:阿莫提观音,乃是观音菩萨为降服一切凶邪魔怪而化——为坐骑金毛犼法身,光明殊胜、百求百灵。大明初建之日,世袭燕山侯孙将军,于元宫大内获得一副藏地狮犼观音唐卡,历经岁月,铸造为泥金...

  • 牡丹灯记

    作者:卢一萍

    村子里一直流传着关于鬼的传说,而翻身贫苦农民刘长腿被自家人当作恶鬼打死,好好的大活人如何变成了鬼?个中蹊跷,众说纷纭。刘长腿被自己家里人当野鬼打死的事一直是几水乡的奇闻。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在流传。我去年回乐坝村时,人们提...

  • 匿算

    作者:康焕龙

    陶宇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不住咽着唾液,就是说不上话来。良久,他才模糊地挤出两个字,“证……据,证据……”“问得好,能够设计出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骗杀案的人,定然会忘不了申要确凿的证据,”欧波不疾不徐道,“刚才那条螺栓你已经看...

  • 牌和一张(中篇小说)

    作者:海桀

    这与贪官喜欢拜佛,乐于参加放生节的心理大概是一样的。那些鹩哥原本是好品种,都已适应了当地的气候,白羊岭上林木茂密,食物丰盛,只要没有人为干预,有十几年寿命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可你根本没有见过那个名叫秦峰的人呀!我的确没有见...

  • 我们在哈瓦那的人

    作者:(英)格雷厄姆·格林

    怪不得是马尔克斯的文学偶像!格雷厄姆·格林是21次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传奇大师。《我们在哈瓦那的人》入选美国推理作家协会百大推理小说。1959年,被改编成同名电影,由世界著名导演卡罗尔·里德执导,是影史上的经典之作。 这本...

  • 女人蔡根香

    作者:李辉

    死掉的人是村里的支部书记崇罗山。女人蔡根香是在崇罗山掉进河里淹死后的第三天傍晚被传唤进村部的。村部里的情况不正常。正常情况下坐在里面的是村干部,女人蔡根香的男人黄金福就经常坐在里边。眼下村部里是一屋子面无表情的公安。公安...

  • 密室收藏家

    作者:(日)大山诚一郎

    一本揭开所有诡计的密室说明书!第13届本格推理大奖获奖作品。2013年“本格推理十大佳作”。推理大师绫辻行人、麻耶雄嵩强烈推荐!世上所有的诡计,不过是抓住了人的贪婪和恐惧。有一个神秘人,只要发生密室杀人案,他就会出现并迅...

  • 人性的因素

    作者:(英)格雷厄姆·格林

    怪不得是马尔克斯的文学偶像!格雷厄姆·格林是21次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传奇大师。《人性的因素》是被马尔克斯誉为完美的杰作。马尔克斯:说真的,我喜欢格林的所有书,但我更喜欢《人性的因素》,这是一本接近于完美无缺的小说。《人性...

  • 杀无罪

    作者:蔡其康

    东窗事发,戎雁儿不想连累马世柱,当天就去派出所自首了。县公安局经过仔细调查,认为戎雁儿是自卫杀人,但她和忻云飞拍档诈骗他人钱财,也有罪孽。只是她肚子里怀有马世柱的孩子,已有三个月多了。按刑法规定,可予以保释,监外执行。这...

  • 铁证难寻

    作者:王伏焱

    从晌午开始一直飘着米糁子一样的小雪。刚入冬的头场雪,下得静,人就睡得死。这样的天,有些人就该蠢蠢欲动了。张胜利本来也睡得很死,因为白天和徐阔一块儿吃了一顿鸡。兴许是肉吃狠了的缘故吧,夜里肚子有点儿丝丝拉拉地闹,就硬挺着起...

  • 死亡黑名单

    作者:周祥先

    2001年4月8日傍晚,市刑警大队队长赵勇刚坐到饭桌前端起饭碗,手机便响了。是局长打给他的,叫他立即赶到阳明宾馆,说阳明宾馆的老板郑阳明被人杀死了。赵勇无奈地对老婆、孩子做了个苦脸,放下饭碗便冲出家门。

  • 玩火

    作者:高占祥

    陈艳是个典型的白领丽人,从北京一所名牌大学的新闻系毕业后,被分配到E省省城锦辉市一家电视台当记者。由于她面孔漂亮,身段惹火,口齿伶俐,没多久,便跳槽当了电视台生活栏目主持人,收入也达到一个理想的高度。两年后,春风得意,有...

  • 莫奈的池塘

    作者:赵玫

    而此刻弈已经倒在地上。身体慢慢变得僵硬。她最后说,不是因为冷,而是心碎而亡。然后她歪过头去,不曾丝毫留恋地,气绝身亡。她没有因杀人而死,而是因为不能停止的忧伤。从此她随风而去,带走了所有的秘密。这充满悬念的命案最终不了了...

  • 守墓人痴恋亡女

    作者:张铁成

    残阳西下,暮霭沉沉。一阵疾风掠过,那稀疏的树林里发出飒飒的声响,宿鸟惊飞,寒鸦聒噪,这本来就已显得凄凉的坟地,又凭添了几分萧索,几分阴森。说起尹家这块坟地,大概已有几百年了,原来只不过是块乱葬岗子。坟地里荒草萋萋,白骨粼...

  • 瓦棺奇缘

    作者:邹林海

    故事回溯到十年前的2006年6月21日。这天一大早,天气极好,风轻云淡,朝霞满天。在湖北通城县通达物流公司货运中心的货场上,五十岁的货运司机张秋生站在他的东风牌大货车前,望着天边白絮般的云朵,古铜色的脸上露出孩童般的微笑...

  • 神鞭孟大壮

    作者:王福海

    光绪三年秋天的一个深夜,文登县孟家庄的孟奎老汉同儿子孟大壮赶着马车途经昆嵛山口的黑虎夼,从阴森森的松林中蹿出一伙强盗,抢走了车上的货物,并且砍伤了孟奎老汉。要不是孟大壮钻到驾辕的大青骡子底下躲起来,恐怕小命早没有了。孟大...

  • 漠地

    作者:张行健

    在那难耐的苦痛里,古漠阳的意识里幻化出的是他正在上初三的儿子,再有不长的时间,儿子就要中考了,就要迎接他人生的第一个挑战了,儿子在等待他这个父亲的归去呢……忽然,儿子的脸庞变幻成了汪蕴砾那张脸,汪蕴砾是一张美丽而苍白的脸...

  • 此案无法定性

    作者:萧伟 智凌

    记者文刚是地方电视台的一名普通记者。说普通也有点冤枉他,上到省里领导下到街道办事处主任、乡长、镇长一般都是熟人,走遍全省,就是两个字,好使。文大记者在一般情况下确实是比较好使的。不过这也不能就此说他不普通,这个地方台虽然...

  • 诡计生成器

    作者:轩弦

    因为第三者的介入,我的婚姻结束了。我有尝试挽回,但没有成功。我痛苦不堪。李雨微啊李雨微,曾经,我俩形影不离,我们的感情,让旁人羡慕。然而现在,我对你却只剩下恨。我甚至想要杀死你!但我一直不敢动手。虽然,作为推理小说爱好者...

  • 穿越生死线

    作者:陈孝荣

    “日本人杀人啦!”“日本人杀人啦!”喊声从屋外破门而入的时候,我还睡在床上做美梦。近几天,老天一直闹脾气,阴雨哭哭啼啼,连绵不断,所以跑进来的喊声也是湿漉漉的。我没能听清他们喊的什么,但声音里的紧迫却一下子把我的睡意全部...

  • 变态宦官的意外下场

    作者:高占祥

    元前473年的冬天,越国大军攻破吴国都城姑苏,吴国灭亡。越王勾践得胜还朝的当天,即令绝代佳人——吴王夫差的宠妃西施侍寝。越后妒火中烧,必欲将西施置之死地而后快。寒夜,钱塘江波光粼粼,万籁俱寂。一条大船驶向江心,伴随着女子...

  • 大年奇案

    作者:孙方友

    那个乡下女人来公安局报案的时候,正值大年初一早晨八点钟。那天是吴征值班。吴征负荷着去年的倦怠看了那女人一眼,用目光问她大年初一你报什么案?那乡下女人说她的男人给一个专业户当雇工,除夕夜还未回家。她等了一夜,直到邻家响起了...

  • 大道士

    作者:林深

    人类自古便有鬼怪之说,书载口碑流传世界。若真考据,至多是某某人他的爷或他的祖曾见过鬼,怎样如何,实无亲眼所见者。倒是这世界上代代都有一些同鬼战斗的斗士。诸如钟馗,便是鬼的克星。钟馗有法,是道士。道士谓方家。但世人多称方士...

  • 穿越黑戈壁

    作者:郭地红

    小四川驼子一挑门帘,兴匆匆地奔到吸大烟泡的驼王面前,压抑不住兴奋地说:“驼王,一个大货单送上门来了。”别看小四川个不高,可心眼不少,算盘珠子扒拉得精,十个竹节似的手指,劈劈啪啪打得一手小九九,颗颗不错。他不但打得一手好算...

  • 刺刀

    作者:刘诚

    刀者,凶器也。用之则凶,藏之则不吉。企业家付存德急病新丧,享年五十二岁。人说老付走得匆忙,且时辰不好,若在北方安葬,恐于生者不利。中国文化里这些神秘的禁忌,说不出什么道理,只是生存不易,谁也不敢拿性命福祉冒险,于是葬礼移...

  • 船王之死

    作者:毛家旺

    许云山的死讯2008年11月10日,长江下游某省发行量超百万的晚报在社会新闻版头条位置刊出消息——《我省造船业巨头疑因资金链断裂自杀身亡》:本报讯昨天,从我省最大造船基地——中国滨江船城传出噩耗:造船业巨头许云山疑因资金...

  • 边城怪尸

    作者:依屯

    这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这是一份共和国密封的档案。现在案卷揭秘,只是为了让人们记住那些已经融入了历史的人和事。——代题记一一九五六年秋天的边城芒市,是一个多雨的芒市。十一月十四日这天晚上,风飕飕地刮着,下了好几天的雨依然...

  • 被映山红焐热的石头

    作者:蒋玉珊

    大头气得要死。大头噔噔地往回赶,头上挂满汗珠子,呼哧呼哧的出气不赢。“少爷少爷!你不看戏了?”牛儿在后面喊。噔、噔噔……大头越跑越凶。终于看到鲤鱼阁了!这是一座远近闻名的楼阁——楼阁前面有石牌楼,上书“鲤鱼阁”三字。石牌...

  • 背后的眼睛

    作者:郭牧华

    事情发生以后,刘小水躺在看守所里反复地想着事情的前后经过。他现在有的是时间进行思考。他总是觉得吴大川的死与这事有着直接的关系。刘小水听到那一阵刺耳的警笛声时正坐在餐桌前喝最后一口牛奶,也就是说他的早餐正进行到最后阶段。当...

  • 被噩梦追赶的人

    作者:李浩

    警察来过的第三天,早晨,肖德宇再次被自己的噩梦所惊醒。坐起来,阳光已经照在第三根窗棂上,它们泛起一片片细细的波纹,他的那个梦,也缓缓沿着波纹的方向褪去,被收拢到一个很小的点上——但噩梦中那种心悸的感觉还在,它压在心脏的上...

  • 夺命晚餐

    作者:常大利

    夏季,城里一些游客总爱开车到小城月光湖风景区附近的农家饭店用餐。在这里一是清静,二是可吃到原汁原味的农家饭菜。一些餐桌摆在室外的院子里,让人们不但能领略到室外的凉爽,还能观赏室外花丛中飞舞的蝴蝶。月光湖在月光山脚下,湖四...

  • 残魄

    作者:张艳荣

    黑夜,玉贞就这么悄悄地走了,不想惊动任何人。三十一岁,她自己都觉得年轻。理应是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那样死得其所,可是,她是自杀。一九四八年沈阳的冬天真冷啊!玉贞就是要选这一天离去。十年前,也就是一九三八年,在一个细雨霏...

  • 夺命滩客

    作者:墨农

    出杉坪镇,东行二里,便是奔龙滩。平水河蜿蜒曲折地流经了三州五县,再也耐不住低沉平缓的节奏,遂集中力量,劈开青猪岭,闯出一条长达数华里的陡坡峡道,奔腾而下。顿时白浪翻滚,水声如雷;陨石雨一般坠落滩中的大小礁岩,更给水道增添...

  • 夺命密室

    作者:华依狄

    贺克士名声大噪。自成功地侦破侦探所成立以来最大的“遭遇战”式的“真假公主”案之后,各种媒体进行了铺天盖地的夸张和渲染,什么“中国福尔摩斯”,“当今华夏第一神探”,“超人智慧和杰出推理”,直至“一面罪犯无可遁形的神奇照妖镜...

  • 哆嗦

    作者:吴励生

    吴稽觉得他的生存是客居。美国垮掉的一代老说他们是生活“在路上”。吴稽是中国人,他不知道“在路上”是什么感觉,也不想知道是什么感觉。吴稽生活在20世纪中国的九十年代末,他始终感觉自己是生活在一个“半瓶子”的社会里。吴稽本来...

  • 夺命码头

    作者:孙方友

    颍河镇距寿州老远,可镇子里却多有寿州人,多得组成了一条街。寿州出了个孙状元,淹三年,旱三年,淹淹旱旱二十年,富豪人家卖田地,穷苦人家卖儿男!据传皖地不宜出官,出官就是遭晦。先前出曹操,六十年不停地动刀枪,不但亳县遭殃,连...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