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Secret base

    作者:程可

    “我回来了。”玄关处传来了三上崇水的声音,他匆忙换了运动鞋,鞋架旁的指针已经转到了十二点过半,过了三上家午餐开饭的时间。 “哥,你好慢。”干净的声音自里屋传来,那是崇水的弟弟三上雪哉,“菜都冷得差不多了。”“抱歉,整理资...

  • 斗鬼

    作者:白蓝

    薄暮中,一辆黑色的警车缓缓地驶过清寂的巷子,停在了一盏坏掉的路灯下。司机走下车,绕过车头来到另一边的后座,打开车门弯腰摇醒熟睡的杜仲。“杜先生,您到了。”仰头睡在后座的杜仲猛地一惊,因为他刚好做了一个噩梦。不,那不是噩梦...

  • 缺角的公证书

    作者:阿蛮

    巫秀梅在宏理建筑公司当会计刚一年就死了。所有的人都很意外,又都觉得她死得很可惜。巫秀梅很年轻,刚22岁,原本工作也不错。都认为她不该这么早就死去的。但她毕竟是死了,这是事实,很明显。还有一个事实就不那么明显了。巫秀梅是被...

  • 马文轩的最后一案

    作者:曦奥

    马文轩是个推理小说迷,做“私家侦探”完全是出于兴趣。马文轩二十六岁的时候父亲出车祸意外死亡,却一直没有找到肇事司机。他一度意志消沉下去,后来在妻子朱秀丽的扶持与开导下,办了一家私家侦探事务所,做起了侦探。马文轩却是真的有...

  • 端木月之死

    作者:戚嘉麟

    一点火光划破了黑暗,勾出一道大弧形,向街中心跌坠下去,那点火光在柏油路上弹跳了几下,最后静止了下来,看清却是一只烟蒂。端木琛倚着阳台的栏杆,满脸忧色地,刚弹走了一个烟蒂,这时又重新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大口,然后徐徐...

  • 风流命案

    作者:许城

    牛鹏程遇到一起非常棘手的案子,已是天气渐寒的十月。吴满银的诉状上写得很清楚,他女儿吴雅仙在一天夜里去董士清家的棉地里偷棉花,遭遇了醉酒的董士清。董士清将吴雅仙要挟到地头看棉花的小草棚里,实施了奸淫,致使吴雅仙怀有身孕,羞...

  • 九连环之牵机毒

    作者:爱巧克力奶

    石头村位于凤凰坡南,有几十户居民,近几天发生了许多怪事。张二婶家灶上炖的白菜豆腐,开盖时变成了一锅马钱子。小锁子上山放羊,领头的不知怎么站到了树梢上,口吐人言,痛、痛、肚子痛。里正梁仲达家的井,一夜之间冒出了血。村子里谣...

  • 九连环之紫玲珑

    作者:爱巧克力奶

    太原府衙门公告栏前,站着两个人。一个是身材颀长的青年道士,灰道袍洗得发白。另一个是年轻姑娘,约十八九岁年纪,穿轻黄衣裙,梳一条麻花大辫子。两人正全神贯注地看一张告示:“三月十五日于飞龙阁举办义卖会,以接济乡里,有意者请找...

  • 九连环之永定渠

    作者:爱巧克力奶

    太原府城墙上,夜色浓重。强劲的东南风,一阵阵刮过,呜呜作响。汾河像一条狂暴的巨龙,从北方奔腾而来,到城下骤然减速——一道八丈高的巨坝横亘在河面,仅中央留三个桥洞。河水在大坝下激荡、回旋,掀起滔天巨浪。一名站岗的士兵缩了缩...

  • 金色梦乡

    作者:程可

    我的名字叫做田园美嘉,由于美嘉和蜜柑的发音很像,所以也经常有人叫我蜜柑。父亲在镇上一个罐头加工厂里当会计,每天的晚饭时间,都要听在电视台担任编导工作的母亲讨论新闻,这已经成了家里的惯例。今天也毫不例外。“现在我才觉得,当...

  • 黑.月

    作者:深瞳白溯

    房间里很暗,只有台灯依稀亮着。破旧的桌子上散乱地摆着档案袋和文件夹,上面的标签已经模糊不清了,但那里面记载的每一宗案件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分配到秦淮警局的案子,总是有那么点儿惊悚和诡异,让人很难忘却。就比如现在我手中拿的...

  • 孤魂海葬

    作者:曾野绫子

    窗户不知被谁打开了,站在船舱的通道里,就能够看到铅色的天空和深沉的海面,一派黯淡,芝浦地区阴云密布的景色也渐渐地映入了眼帘。从窗户吹了进来的北风,在耳畔响起呜呜的呼啸声。荒崎守是山景丸这艘货船上的一等航海士,此时他走出房...

  • 来不及

    作者:程可

    沿着濑户内海东侧的海岸线一直向外延伸,临近伊予滩的地方有几个相连的小镇。这几个小镇合称万天,它们虽经济繁荣却相对封闭,类似巫术妖魔一类的东西,还是被大多数人相信着。顺着东万天有一条建到一半废弃的铁路,由于万天四周矗立着险...

  • 疑神疑鬼

    作者:魏东宁

    盛夏的天空成了太阳撒野的天堂。它让天空一碧如洗,却让地面热气袅袅。灼热的光线像无数根看不见的琴弦挂在天地之间,只要有人穿行其间,就会奏出恼人的和弦。电视台“大众探案”节目编导(那是一档以案例和观众互动,最后,达到真相大白...

  • 女警接连死去

    作者:穆玉敏

    舒秀丽在周广武身下拼命挣扎:“你是我媳妇!”周广武说着,手伸向舒秀丽两腿间。舒秀丽惊恐哭喊……舒凡赤着脚跑过去:“妈妈!妈妈!你又做梦了!”舒秀丽被女儿摇醒,坐起来。“妈妈,是不是因为昨天参加苏伯伯的葬礼闹的?”舒秀丽擦...

  • 九连环之画中猫

    作者:爱巧克力奶

    长安城郊外,阳光明媚杨柳青青,新落成的芙蓉山庄内,本年度第五届文艺座谈会正在进行中。山庄主人叫李思训,乃皇室宗亲,曾任幽州大都督等要职,因武氏垂帘后风向不对,识趣地退隐赋闲,以吟诗作画为乐。尽管如此,他在朝野中的声望仍非...

  • 昆仑之泪

    作者:漆雕醒

    “号外!号外!‘昆仑之泪’诅咒再次灵验!持宝人暴毙家中,绝世珍宝不知所踪!号外,号外……”小报童们扯直了嗓子在大街小巷上窜下跳,脸上挂着“号外”专属的幸灾乐祸。明凤桢买下一张报纸。黑色的大标题赫然入目:昆仑之泪。诅咒之泪...

  • 浸血的鸡冠花

    作者:施勤勤

    张三当上老板,身后跟着鲜靓的小蜜;李四中了大奖,三年换俩老婆;就连刚脱贫的王五,也曝出了一夜情的绯闻。跟人家一比较,于连元觉得自己的日子没法过了,身为工商银行金库保管,成天面对的除了厚厚的铁门,就是林岚那张肚肺脸。章静路...

  • 归途

    作者:长耳

    蝾螈咖啡店的那名店员,据说是被扼死的。那时候,临时调查员林殊正站在咖啡店门口,对整片花园的景色目瞪口呆。细润轻柔的人造阳光轻洒在满园绿树红花上。亭中的一方水池里盛开着淡紫花瓣的睡莲。爬山虎攀上窗棂,茂密的菟丝子堆在园中一...

  • 吻吻我吧

    作者:陶一笑

    层峦叠嶂的摩洛山宛若一朵硕大的青色莲花,郁郁葱葱地盛开在波平如镜的龙潭湖之畔,是清源和江城两座城市交界处的风景胜地。一条小溪从山岭间蜿蜒而下,洁白如练,汇入湖中。站在远岸观看,但见湖光山色,含翠吐碧,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

  • 逃离进行时

    作者:康焕龙

    这是戴洋第三次押着刘平出来寻找被他们抢劫的那二百多万元的银行巨款了。前两次他们押着他走了发案交界地带的三个省区,结果一无所获。抢劫银行的三名犯罪嫌疑人已逮住两名,下面加紧追捕另一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才是工作的重心所在。然而作...

  • 谁会在路上等你

    作者:晗光

    半个月前,我还坐在北京燕山脚下的画室里,咬着根牙签,对着画架子上雪白的画布发呆。半个月后的今天,我已经到了这里。这里是甘肃省的武威,古称“凉州”的地方。在路上,我总是很早就醒。我拉开窗帘,天刚蒙蒙亮,街头一片热闹。小地方...

  • 神秘旅行客

    作者:康焕龙

    当晏云被救起并经景区卫生所医治返回到宾馆后,那轮如薄纸般的弯月,如影随形地悄然跟了进来。“我没事,仅是擦破点皮。”受到惊吓脸色苍白的晏云朝前来探望她的人说。“没事就好。”率团的导游小姐袁小月如释重负地长长地嘘出一口气,“...

  • 双花扣

    作者:许诚

    傍晚时分,天气阴阴的。何家大院的红漆大门紧闭,门前一对石狮子犹如黑夜里的两盏灯,祥镇人却说那是何峰的两只眼,可就是睡着觉都睁着眼的何峰被一枚飞镖掠走了性命。县局刑警队队长肖劲带人撤离了祥镇,案子却没搁浅,何峰的死留下了诸...

  • 九连环之火烧石

    作者:爱巧克力奶

    深夜的山谷,万籁俱寂,到处覆盖着黑黢黢的树林,散发出神秘气息。其中,有一小片山壁光秃秃裸露在外,寸草不生。那是一块白色半透明岩石,平坦光洁,宛如美玉;再仔细瞧瞧,则会发现表层下有许多暗红色纹路若隐若现。一名姑娘跪在岩石前...

  • 啼血悲情

    作者:石桥

    清晨,一个小小的山坳里,黄玉臻静静地躺在那里:她的脸惨白,眼睛没有闭上,透蓝的眸子定定地望着蓝天;衣裳被撕开,裸露的乳房凝脂一样,挺挺地高耸着;下身裸露,左腿伸直,右腿稍微弯曲,显得更加颀长和美丽。映衬在粗粝的山石和绿草...

  • 螳螂的热情

    作者:高木彬光

    “今夜……真的吗?”绪方志郎两颊肌肉紧绷,以畏怯的眼神凝视着吉泽惠子。距两人所坐的树荫下草皮数公尺外,正午的阳光投下炙热的光影。“你只是开车而已。”“话是这样没错,但……”“你比我更被逼得走投无路呢!”绪方志郎咬紧下唇,...

  • 死亡导师

    作者:陶一笑

    雪,漫天飞舞。三个豆蔻女孩并排站在悬崖上,张开双臂跳了下去。女孩们的身后,一辆白色轿车绝尘而去。这是一场企盼已久的雪,铺天盖地的雪花,很快将女孩们的足迹和轿车痕迹消弭。一个星期后,雪渐渐地化了,一个攀岩爱好者在悬崖下发现...

  • 九连环之白老虎

    作者:爱巧克力奶

    华阴县城南的坊市中,一家新来的马戏班子正在演出。大帐篷内挤满了看客,人头黑压压,却鸦雀无声,人人屏息静气,紧张地注视着舞台上。从幕布后,响起一声低沉而凶猛的咆哮,紧接着,一只土黄色的斑斓猛虎走了出来。它体躯庞大、眼若铜铃...

  • 死亡速度

    作者:韩梦泽

    “预备——射击!”“砰——”刑警罗格呆呆地望着15米外的电子屏幕,手枪慢慢放了下来。硝烟味似乎格外刺鼻,他扭过头,眉头皱了一下,脸上的疤痕也皱了一下。“还不错!0.75秒。”欧阳夏雪边说边从小监控室里走出来。罗格叹口气,...

  • 新月形波斯弯刀

    作者:赵黎刚

    这天早晨,恒胜体育用品公司老板盖少雄醒来,懒懒地靠在床头点燃一支烟。吐出几个烟圈之后,他蓦地瞧见卧室的柚木地板上有不干净的印迹,定睛一看,是几个隐约的鞋印。盖少雄下床,套上丝绒拖鞋走到房间中央,蹲下身细看,果然是鞋印。从...

  • 天眼秘径

    作者:康焕龙

    姜源坐在火车上,两眼默默地望着窗外。三月的西北高原,依旧定格在冬季萧条的景象里。孱弱的阳光下,斑斑驳驳的残雪嵌印在荒茫无际的原野上。远处灰青的山峦和偶尔掠过的树影,逆透出一种原始而苍凉的色调。他并没有在意外面的景物,面色...

  • 啼血金钱

    作者:石桥

    深秋。秋雨绵绵。这是一个平常的夜晚——准确地说应该是凌晨了。细雨迷离的灯光下,清源市公安局的办公楼十分肃静。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陶大可神色疲惫,眼睛微微有些红肿。陶大可背对着探长欧阳夏雪和警官罗格,声音涩涩地说:“说说情况吧...

  • 旧友

    作者:(日)麻耶雄嵩

    我的叔叔有个朋友,名叫柳濑伸司。柳濑家,如果追溯它的渊源的话,应该属于鸿嘉家族的一个分支。当然,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到了他父亲这一代,只留下巴掌大的一块旱田,和镇上的其他大多数人家一样,不过是个极普通的家族了。所不同的是...

  • 波纹之声

    作者:长冈弘树

    谷村老师朝教室的窗边走去,把手伸进窗下的水槽里。不到三秒钟,她就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四处奔逃的五右卫门。就算失去了自由,这只小小的矶蟹还是挥动着它一双大钳,张牙舞爪。谷村老师一手高举着五右卫门,回到黑板前问坐在课堂里的学生...

  • 甜蜜的“毒药”

    作者:知念实希人

    “昨天傍晚六点左右,一名家住足立区的四十多岁妇女,喝了家附近便利店买的清凉饮料后恶心呕吐,被送进医院抢救。这名入院时已丧失意识的妇女现在已恢复知觉,暂无生命危险。目前,警视厅正在慎重调查,此事是否与上星期在足立区发生的多...

  • 杀手蛋糕

    作者:莱格翰恩·多布斯

    “雨点,不要!”莱克茜喝止着她那条正从后院栅栏上的缺口中钻过去的小狗,可是已经晚了。她来到邻居的后院时,正好看到雨点蹲在人家收拾得十分整洁的花园里。莱克茜跑过去,抓住雨点的颈圈,暗自庆幸自己没忘记带狗屎袋。右边一阵轻微的...

  • 十三片羽毛

    作者:罗恩·米勒

    我讨厌钟表。自从离开斯罗特斯基的时事讽刺剧团之后,我就养成早上睡懒觉的习惯,喜欢这种舒适的享受。可那天早晨,我的闹钟不知怎么的五点钟就响了起来。想到鲍勃餐馆里的咖啡和甜甜圈有助于改善我的气色,我便跌跌撞撞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 变形人·凶心人

    作者:那多

    《变形人》:建筑工地上工人一次不经意的打桩,上海市区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志丹苑就此诞生。围绕着志丹苑遗迹区,一宗又一宗的神秘事件接连发生:一种生活在沙里的热带鱼常常在沙里钻来钻去;一群无法杀死的蟑螂前后两段身体分开仍...

  • 真相推理师:破镜

    作者:呼延云

    夏夜,一场“恐怖座谭”上,在酒吧驻唱的歌女小青讲述了一个“镜子杀人”的故事:一位妻子和闺蜜合谋杀害了丈夫,后来这位丈夫的鬼魂一次又一次破镜而出,最终报仇雪恨……在场的樊一帆和杨薇认为小青是在影射她俩,一番争吵之后,小青离...

  • 隐居者

    作者:权建宇

    我需要一个能暂时避避风头的地方。“华城公寓一共有五层,只有楼梯没有电梯,水和电也统统没有。虽然是再开发区域,但是开发商一年前就跑路了,施工方也罢工不干了。当时,有一位没拿到拆迁补偿款的住户还因为这件事自焚了,之后华城公寓...

  • 凋谢(连载一)

    作者:王媖

    推开肯德基那厚重的玻璃门,一阵冷气扑面而来,原本是很舒服的,孟泛舟却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林雪儿收起那把漂亮的“天堂”伞,用手很夸张地拍着胸口说:“好舒服呀。我说嘛,来这里,多消暑呀!”孟泛舟却不以为然。他同意来这里,只是...

  • 浮物

    作者:陶子

    凉风袭来,拨开沈睿然额前的发,一张俊逸的脸上却嵌了一双迷茫的眼。修长手指快速移动鼠标,展现在沈睿然面前的是一张怪异的照片。照片上显现出一座悬崖,不高,但却陡峭。峭壁上硬生生地横插了无数木桩,上方还黑压压地覆盖着一个个长方...

  • 恐怖笼罩的列车

    作者:(日)山村美纱

    来往于新干线上的“光24”号列车,经新大阪开往东京的时间是14点50分,比正常发车时间推迟了四十分钟,原因是关原一带下起了少见的大雪。一月二日。大概是因为这个时间正好在年末开始连休的中间吧,在年末休假开始时挤满人的车厢内...

  • 落空的算计

    作者:(日)佐野洋

    见友子下床穿衣,准备要走的样子,浅越一脸不悦:“怎么,这就走了?不多待一会儿?”他斜躺在床上,一边望着微暗的天花板,一边抽着烟。“我倒不是急着要回去……只是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友子并没有停下穿衣的动作。“你今天有点儿不同...

  • 六小时后你将死去

    作者:(日)高野和明

    还有六个小时——原田美绪盯着手表。确切地说,还有六小时十分钟。美绪加快了脚步。时间明明还绰绰有余,可她却总觉得有种好像被什么催促着的心情。马上就要二十五岁了,四舍五入的话就是三十岁了。美绪一边穿越亮着绿灯的十字路口一边思...

  • 独家采访

    作者:(美)托马斯·阿奎莱亚

    通常情况下,报纸都是每天凌晨两点出版。不过那天报社里的资深新闻编辑麦克有点儿头昏脑胀,早早就回家休息了,把其余的工作都扔给了年轻的皮特森。可是,麦克并没有睡多久,电话铃把他吵醒了。他昏昏沉沉地拿起话筒。电话那头儿是皮特森...

  • 戈壁滩上的坟茔

    作者:藜藜草

    黑色桑塔纳在西北高原国道上奔驰。车窗外的视野就像电影里的空镜头摇出广袤无垠的戈壁滩,北面的天山恢宏苍莽,荒芜的戈壁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戈壁与灰蒙蒙的天边混合一体,辨不清哪是天空哪是大地。黑色桑塔纳从内地B市一路尾随三千多公...

  • 查有此人

    作者:彭祖贻

    方述平到招待所敲门的时候,刘仁杰正在QQ上与李小小吵架。刘仁杰是双流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督察警,在支队从事文秘方面的工作,人称“笔杆子”。近期公安部在全国公安机关开展“清网”追逃行动,督察部门全方位介入,这样一来,人手就更...

  • 再来一杯

    作者:(芬兰)塔尼·巴格

    经过大门时,我绊了一跤,客厅里的地板像老朋友一样朝我冲了过来,迫不及待地迎接我的到来。为什么呢?在此之前,我已经在这个鬼地方住了差不多六个月。电话铃响了起来。我慢腾腾地走进办公室,一把将电话线拽了过来,将听筒贴近脑门,心...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