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站:
  • 失心鱼儿

    作者:云冉草纤

    小说讲述的是三位刚出校门谋职的女大学生在求职路上的故事。当她们的希望一次次被风沙覆盖,又一次次被春风吹醒,重复在点燃无数火焰与光芒被烧灭之后,仍然紧握着迟钝的根芽。直到某一天,风轻云淡,眉眼俱笑,却不知在迎面而来的新生活...

  • 落泪的天鹅

    作者:CheeLing

    一场怪病,使他不得不背井离乡,负笈海外,意外中解救了一只会流泪的天鹅。这是一个描述他和几位性格迥异的女子之间纠缠不清的故事。 她,多愁善感,是他青梅竹马的伙伴; 她,讷口少言,一生只能在輪椅上度日; 她,性格爽...

  • 被切除

    作者:向春

    眼前这乌泱泱的人,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提着花红柳绿的包。女人的包尤其大,仿佛把一个家装在里面,累了能跳进去睡一觉。我的工作是做色彩设计。色彩学中的色相,是一个名词,就是色彩的相貌,红的还是黄的。佛教中的色相指红尘万象,看...

  • 夏日妍笑

    作者:夜灵儿

    我们是即将奔四的八零后,跨过三十五岁的坎,青春便和我们渐行渐远。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十六岁的我们,懵懵懂懂,情窦初开,我们的青春便从这里开始。 花样年华,似水流连,每一段小故事,每一个小插曲,都是我们人生的小美好。 光阴...

  • 为了职称

    作者:桑杰才让

    眼看着评职称的时间快要到了,梅朵曲忠心急如焚,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掰着指头掐算,学校里像她一样达到了聘任中高职称的教师有好几个,而且都比她工龄长。如果按工龄聘职称,那怎么算也轮不到她。但是她又狠下决心,无论如何年内一定要拿到...

  • 实验室的风波

    作者:董晶

    王小娅颇感幸运的是,来美国的第三年就进了一家著名的生物制药公司。公司在依山傍海的城市尔湾。尔湾位于加州洛杉矶与圣地亚哥之间,受墨西哥暖流的影响,四季如春,气候宜人。它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开发建设的新型城市;有著名的大、中...

  • 丽人行

    作者:西湖编辑

    众生平等话自然没错,可初绽嫩芽的柳条傲娇地迎风摆动,满缀黄花的迎春藤却谦卑地匍匐在水边,叫人不得不疑惑:等级的出现,大概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倒春寒天本来就冷,再加上会议室里那种冷森森的高大上氛围,更觉料峭逼人环形的会议桌上...

  • 灵魂仓库

    作者:陈孝荣

    聪明的狗铲子终于找到了一份称心如愿的好工作:前往鄂西武落钟离山当保管员。据我们所知,这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一份好工作。因为这份工作并非世界发善心给他提供,而是来自于他本人的独特发现和创造。也就是说,这是由他的绝顶聪明所产生...

  • 空港

    作者:叶小辛

    已是深秋,加德满都的夜很冷。王泳第一次到这个城市出差。不过跟以前差不多,这几天她没离开过机场区域,开会、检查、吃饭,全在这一片,她不知道这地方长什么样。这就是在航空公司工作的代价——飞得多,看得少。航务经理老周一路送她过...

  • 落红无数

    作者:李春平

    女人是生产力,美女是更加强劲的生产力。21世纪的女性解放,是现代生产力的彻底解放。解放的必然结果是美女经济的初步形成并逐步完善。这是罗达钦看到T型台上的美眉时突然迸射出来的思想火花。一般来说,走在T型台上的女孩都叫模特儿...

  • 马跃长天舞朝阳

    作者:王国伟 王海波

    如果不是看到公司大门上“司马煤矿”四个强劲有力的大字,我们断不敢相信这是一个集采煤、洗煤、配煤、经营于一体的大型煤矿企业当我们进入厂区,又看到如骏马般昂首的主井井架时,我们才真实地知道,这就是年轻的司马煤业,这就是追求卓...

  • 零下五十五

    作者:刘长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人际关系远没现在复杂,捅捅后门,象征性地送点儿礼,不算严格意义上的行贿受贿,大事小情的也就办了。那时候,滨洲西部线依旧处于蒸汽机车时代,机务段的整备车间,都是那种搬不动砸不坏的铁桌椅。日勤7点15分、...

  • 盲弈

    作者:张光宇

    袁会东神情专注地和我对弈的时候,橘黄色的阳光漫进了屋里。猛然间,一只呆头呆脑的小麻雀,扑棱棱地飞进来,发出啾啾的心无城府的欢叫。

  • 猎头

    作者:季宇

    “猎头,英文叫做head hunting。”白伟在讲台上侃侃而谈。这是一个长相很“知识”的男子,金丝眼镜,头发铮亮,皮肤白净,举手投足都充满了自信和久经沙场的老练;他的发言也很精彩,引经据典,口若悬河。“这种说法起源于远...

  • 女性职场必修课

    作者:卢岚岚

    朱梅年轻、漂亮,在大公司工作,受到经理的重用,这一切在外人看来是多么令人羡慕。然而,真实并不如外表一样美好,经理的重用是有代价的,她愿意用身体和尊严换得那些利益吗?在现实面前,问题并不那么容易得到答案……为了面试的衣服,...

  • 女主播安然

    作者:李广宇

    从录音棚里出来,安然浑身湿漉漉的。这已经不是安然第一次过来录音,可还是不适应,那些令人身心躁动的语句,让她感到某种强烈的饥渴。黝黑的走廊尽头有一间很小的主控室,每次安然经过那里,门都会很及时地打开,一个面目模糊的矮壮男人...

  • 梦语京都

    作者:何素

    已是半夜时分,老板依例尽地主之谊为每个员工订了盒餐。公司里难以推行法治,只有人身依附关系,这是事实。一顿盒餐不知湮没了多少次的愤愤不平,这次也不例外。几个男女刚抹完嘴,便又扭转椅子,复对屏幕,随着拖动的鼠标神采飞扬起来。...

  • 如果种子不死

    作者:周瑄璞

    拿着省美术家协会的会员证,章玉树来到单位的机关办公室,问询给他的奖励问题。他记得单位有规定。职工中有人业余时间坚持学习。拿到文凭,获得奖项,加入书协作协美协等团体的,有相关奖励。当年他拿到职工夜大的本科毕业证书,奖励了一...

  • 绳子为什么会断

    作者:黄金明

    体育老师孟东和数学老师张林辉积怨已久,在黄花初中这个弹丸之地,两人的矛盾尽人皆知。矛盾肇始于一位姓白的女教师,据说该女教师异常美貌,但美到什么程度我却不得而知。当我来黄花初中读书时,该女教师已经调走了。我问过高年级的同学...

  • 让我来帮你

    作者:九河

    黄隐对突然来临的一切,竟有几分说不出的紧张和犹豫那个周六的下午三点,黄隐刚刚把夏利车开进所住的小区大院,正准备存车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摁了拒接,但手机马上又响起来,他不得不拿起手机接听,一个非常动...

  • 师傅不是传说

    作者:张大朋

    有段时期,我总想结束自己的工厂生活。我不喜欢工厂。我对工厂那种单调、刻板和森严冷酷厌倦已久。我的“不喜欢”和“厌倦”多少带有那么一点儿追赶时髦的时代通病,这么说吧,我觉得,“不喜欢”和“厌倦”正在日渐演化成为一种风潮和时...

  • 曲波的心事

    作者:孙学军

    早餐老婆特意煮了鸡蛋,曲波平时不咋喜欢吃鸡蛋,尤其是煮鸡蛋,可是看老婆一本正经地把鸡蛋端上来,觉得过生日也该应应景,就拿起来一个。老婆让他把鸡蛋放在餐桌上,用手按着往前滚动,说是滚滚运气。曲波觉得自己这一阵子确实不大顺利...

  • 你闻到了什么

    作者:草白

    在他们眼里,做这一类工作,总要有一个异于常人的鼻子。事实上,我的鼻子很普通,它实在是太过普通了,甚至还有点丑呢,它的外形有些塌,上面有个不易察觉的挖痕,是小时候生水痘留下的印记。偶尔也会感冒鼻塞,数日不闻气味,甚至,吭哧...

  • 商战情斗

    作者:陈笑海

    楚州市有家装潢公司,名称叫“超郅室内装潢”,公司经理秦超郅今年刚满三十岁。因为得天时地利,加之秦超郅本人也精明强干,公司的生意做得很好。老婆竺桃花和秦超郅是大学同学,比他小两岁。竺桃花人如其名,腰肢生得纤细婀娜,貌若桃花...

  • 溺水

    作者:杨猎

    陈姗脸色阴郁地跨进办公室,发现徐敏一脸得意地在整理抽屉里的东西。陈姗心里有些惊诧,无缘无故整理抽屉干吗?走过徐敏身边时,徐敏突然反常地朝她笑笑说,陈科长,有什么事赶紧吩咐我哦。陈姗今天心情特别差,就冷着脸径直往自己座位上...

  • 秋在枝头

    作者:刘镜圆

    韩丽莎第一次看清秋部长的嘴脸,是全市统战工作现场会结束后的那天下午。散会以后,秋部长悄悄将市委统战部的李部长一行留了下来,在招待所的雅间里开了一桌很上档次的晚宴。秋部长满面红光,酒未沾唇便三分醉意,端着酒杯环顾了大家说,...

  • 烧脑记

    作者:鄢然

    桑晓蓉来到我办公室,挤眉弄眼:听说他俩在一起了!我装糊涂:他俩?哪个他俩嘛?你就装吧。桑晓蓉转身而去。我当然知道她指的是谁,只是没想到,咱们所里如今成了多事的春秋。第一眼看到王菲菲时,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引出那么多事儿,让...

  • 内刊编辑部

    作者:李培俊

    马奔和小潘到底搞到一起了!这是桑麻得出的结论。桑麻是在四楼编辑部休息室门口,得出这个结论的。从四楼下来,桑麻抑郁之气难平,嗵的一声坐回座位,把红线串着的钥匙啪一声扔到玻璃板上。玻璃板下压着小潘的彩照,小姑娘笑眯眯地望着桑...

  • 年度考评

    作者:红日

    年底机关考评,项目之繁琐细碎令人咋舌。县文联主席蒙可以一个人要接受来自教育办、司法局、基层办、美丽办等无数“婆婆部门”五花八门的考评,他是如何挪转乾坤完成这些考评的呢?这部机关考评大全演绎的“下有对策”令人捧腹。老蒙在他...

  • 日子在高处

    作者:王玉峰

    首先声明,我是一所乡镇中学的语文老师,我一直把老师这个高尚的职业当做我唯一的身份,但遗憾的是,眼前我干着民工的活儿,城里人称呼我为民工,我是犯了错误被清除出教师队伍的,当时我正面临最后一批民办教师转正,多少年的苦行,将要...

畅销新书

VIP人气

热搜图书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