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000条大袖遮天相关的搜索结果

立即阅读收藏本书第二类死亡(罪推理事务所)

作者:
分类:
状态:
完结
更新:
2017-06-02
字数:
23.2万
简介:
这是一本先是哀伤、继而悲凉、最后凄厉的惊悚小说,一个关于失去与寂寞的故事。被所有人忘记,然后自己也逐渐忘记自己,这真的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这才是“第二类死亡”。如果小说中的事发生在你身上,谁还会记得你,你又会记得谁。时光如同停电的石英钟,忘了过去和存在,而未来是一片茫茫黑暗……

立即阅读收藏本书香血(罪推理事务所)

作者:
分类:
状态:
完结
更新:
2017-06-06
字数:
20.1万
简介:
当你的血有香味时,要小心了!人们会以为找到了长生的方子而扑向你,他们忘记了诅咒,恢复了人那原本嗜血的魔性。恐怖的失血,失控的人群,闻不到的香味。有香气的地方,就有死亡……

立即阅读收藏本书第7个

作者:
分类:
状态:
完结
更新:
2018-10-18
字数:
2.1万
简介:
许段拿着一张报纸,在街角站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他完全没注意到报纸上的内容,眼睛几乎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圣仁医院门。今对他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这是他接的第一个任务,完成这个任务之后,他就算是“自己人”了,想到今后将要过上的热血澎湃的生活,许段的心跳就情不自禁加快了。一个卖盐茶蛋的女人从他身边经过,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立即阅读收藏本书重置的房间

作者:
分类:
状态:
完结
更新:
2018-10-18
字数:
5.1万
简介:
我用5分钟把房间整理好,接下来便打算离开。房间里没有多余的东西,除了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就是墙上的一幅画,还有一口座钟。我的任务是将那幅画往右边挪动一下,将桌子和椅子靠墙放好,再将座钟的时针拨到6点整。其实做完这些连一分钟时间也不需要,但我不相信任务会这么简单,在真正动手之前,反复核对手上的图纸,确定没错之后才开始。这件简单的任务对我来说意义重

立即阅读收藏本书怪物1

作者:
分类:
状态:
完结
更新:
2018-10-17
字数:
3.2万
简介:
过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又开始刮风。灰尘扑头盖脑地朝脸上扑过来,风镜上很快糊了厚厚一层,视线几乎完全被阻挡。风刚起来的时候,检测器便发出了呜呜的哀鸣,李诺和唐勇飞快地将铁锨扛在肩上,转身就往院子里冲。即便如此,还是很快就被灰尘挡了视线,眼前一片模糊,只能依靠检测器的鸣叫辨别方向。灰尘如雨般落在身上,随着呼吸进入肺部。李诺抓起氧气罩罩在脸上,一边咳嗽,一边拽着唐勇。

立即阅读收藏本书变影

作者:
分类:
状态:
完结
更新:
2018-10-18
字数:
2.6万
简介:
在这个小区内住了快一年了,邻居却还是不认识几个。除了那几个当初买楼的时候一起找过开发商麻烦的“难友”,唯一认识的,就是在我之前就已经买下这里房子的同事赵宁,以及楼下那一群经常聚集在一起打麻将的老头老太太——也只是认得脸,却多半不知道姓什么。我所住的这个单元里,经常会出现一两张陌生的面孔。据物业的人说,是顶楼有一户人家的房屋用来出租,因为房东为人苛刻,租户换了好几个。顶楼的上一个租客是两个刚毕...

立即阅读收藏本书驯服

作者:
分类:
状态:
完结
更新:
2018-10-17
字数:
2万
简介:
在24楼,最的好处就是安静。这栋总高24层的厦,名字非常简单,就叫“24楼”。当初建成之后,这名字吸引了许多人前来购买。然而,一到跟前,还没上楼,人们又折返回去,打消了购买的念头。因为24楼没有电梯。楼梯倒是有两座,厦内一条普通楼梯,外部,环绕厦盘旋而上,如同一条长蛇的,是镂空的救...

立即阅读收藏本书怨灵

作者:
分类:
状态:
完结
更新:
2018-09-04
字数:
13.9万
简介:
爱之罪、不要回头看、恶诅村、谁入地狱、怨灵……荟萃了历来创作的经典短篇,身临其境的感觉、凄婉的情感、恐怖的气氛、悬念重重的故事,藏匿在我们身边,藏匿在网络世界、校园、白领办公室里面。抗拒恐怖的唯一方法,就是阅读恐怖故事,请翻开这本书吧,让人心惊胆战的世界正在向你招手……

立即阅读收藏本书肿瘤

作者:
分类:
状态:
完结
更新:
2018-10-10
字数:
1.5万
简介:
脑袋又开始一抽一抽地胀痛,明若涛从口袋里摸出两颗止痛片扔进嘴里,拧开矿泉水瓶盖喝了两口。眼前的景物变得有些模糊,手和脚似乎有些不听使唤,感觉一阵阵发麻。他在路边的花坛上坐了好一会,才感觉疼痛渐渐退去,头脑与这世界之间的屏障似乎变得稀薄了许多,只是脚底下有些发软。抹了抹头上的虚汗,他站起身来,甩甩脑袋,辨认了一下方向,便沿着马路往路边的一家茶馆走去。这家茶馆已经开了10多年了,这几年里,他经常...

立即阅读收藏本书套中人

作者:
分类:
状态:
完结
更新:
2018-10-10
字数:
1.8万
简介:
公墓永远是这么安静,一眼望去,无穷的山峦之间包裹着一片醒目的墓葬,密密麻麻的墓碑整齐排列着,有无数人躺在地底下,地面上却几乎看不见人。有时候想想会觉得毛骨悚然:如果墓碑的排列秩序代表着地底下人人睡的秩序,那么这满眼整齐的墓碑,就是一具又一具按行列摆放的尸体。“快点,我们放下花就走。”小贵说。小贵是我的同事,他的一个同学几前去世了,他正好在外地出差,没赶上葬礼,回来...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热门搜索

搜索排行